凌晨12點掛號秒殺!第一名泌尿科醫師從「洗肝地獄」爬回來,成腎癌病人最後救星

攝影:吳佩芬

「腎臟癌之部分腎切除手術」是泌尿科最具有挑戰性的手術之一,台北榮總泌尿部一般泌尿科暨手術室主任張延驊,是這個領域的佼佼者,他所累積的病例數全台灣第一,更是許多腎臟癌病患們眼中的最後救星。

大部分的泌尿外科醫師依據治療指引建議,只願意幫腫瘤直徑小於4公分的腎臟癌病患施行部分腎切除手術,可是對張延驊而言,腫瘤大小不是問題,他會依據腫瘤位置及範圍,決定是否適用部分腎切除手術。而且,經術前評估後,可以接受「腎臟癌之部分腎切除手術」的病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位病人因為手術過程中遭遇瓶頸,而改為全腎切除。

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多名網友的票選中,獲選為「泌尿外科」第一名好醫師評價的張延驊醫師,除了醫術高超曾數度榮獲台北榮總「臨床教學績優醫師」,最被病人感念在心的,是他的醫德高尚。張延驊認為,泌尿外科的手術沒有難不難的問題,只有醫師願意不願意多花時間及耐心在病人身上。

掛號凌晨12點秒殺,榮總出了名的難掛號醫師之一

張延驊的門診,在榮總是出了名的難掛,網路掛號往往在凌晨12點一開放就秒殺。有位病人為了掛到張延驊的診,全家動員,4台電腦一起半夜上網搶掛號,簡直可媲美花東鐵路搶票盛況;還有病人一早6點就到台北榮總排隊搶現場掛號名額。

雖然張延驊門診限診50人,但實際看診人數都會超過限診量,只要病人願意留下來在現場等,張延驊往往都會同意幫病人加號看診。張延驊體貼的說,病人遠道而來卻掛不到號,豈不是白跑一趟,醫師從某種角度來說也算是服務業,病人有誠意願意等,他當然要幫病人看病。

雖然門診病患爆滿,而且以泌尿腫瘤病人居多,但張延驊看病絕不馬虎,除非病人只是因為攝護腺肥大定期回診拿藥,只要是病情嚴重的癌症病人,他從來不會只花3分鐘就「打發」病患。張延驊說,癌症病情較複雜,更需要花時間跟病人及家屬多溝通解釋。

除此之外,張延驊在台北榮總更有清廉之名,曾獲頒北榮及行政院退輔會「廉政楷模」。張延驊笑說,病人口頭上的感謝,他當然欣然接受,但送禮就可免了,他只是盡到身為醫師的責任,但是,碰到遠道而來拎著自己種的菜,自己製的點心的阿公及阿嬤,盛情之下,張延驊就很難推辭了。

集醫術醫德於一身的張延驊,最難得的是有顆同理病患的醫者之心,這背後有一段痛苦30多年的血淚故事。

猛爆性肝炎,全身什麽管子都插了,一度發病危通知

63歲的張延驊出生台南市的小康公務員家庭。就讀南一中期間,讓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每逢開學,父親就要忙著標會,張羅三兄弟的學費,有一次才開學沒幾天,張延驊瞄到父親的薪水袋所剩無幾,原來薪水、標會的會錢全都拿去繳學費了,當下張延驊立志,「上大學以後,就不要家裡再支付費用」。他果然如願考上不需要付學費的國防醫學院,每個月還有生活津貼補助。

然而更大的難關還在後頭,張延驊畢業後下部隊到空軍總醫院(現在的松山醫院)服役當醫官,卻在處理刀傷就醫的阿兵哥時,匆忙中忘了戴手套、破皮的手不慎沾到這位急性肝炎病人的滲血,2個月後,張延驊全身疲累,嚴重黃疸、意識譫妄而致昏迷。被傳染B、C型肝炎,引發急性猛爆性肝炎的他差點沒命。

攝影:吳佩芬

「所有病人身上可能裝的管子如鼻胃管、插管,我幾乎都使用過,打點滴打到找不到血管,歷經洗肝,因限制臥床而右臂橈神經受損呈現垂腕及肌肉萎縮、長過褥瘡...我很能體會身為病人的苦楚。」張延驊說,他被轉院送往三總急診部,當下急診醫師都覺得他沒希望了,連加護病房都沒送,就發出病危通知送往普通病房。

張延驊在國防醫學院的同學眼看苗頭不對,自動自發組成醫療團隊,協助他住進加護病房,幫忙看顧。當時在台北榮總工作的同學還向院方情商借「吸附式碳圈」以血液灌流來洗肝改善病情。

張延驊這一生病,昏迷在加護病房就住了10天,張延驊回憶,在加護病房洗肝醒來後,第一眼就看到雙親紅著眼眶站在加護病房床邊,都以為兒子沒救了。在三總住院半年後,張延驊的B肝痊癒了,但是C肝卻持續困擾了他整整35年。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