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12點掛號秒殺!第一名泌尿科醫師從「洗肝地獄」爬回來,成腎癌病人最後救星

大難不死,張延驊在病癒後,休養了一段時間就立刻跑去榮總申請外科住院醫師。昔日加入搶救張延驊醫療團隊的同學獲悉,當下的反應是「頭殼壞去了?大家好不容易合力把你救回來,結果你還跑去勞心勞力的外科?」

其實,張延驊早在榮總擔任實習醫師時,就立志要做外科醫師,這個決定從未動搖過。張延驊心想,已經選擇了這一行,總不能因為生病就打住,他覺得很不甘心。

「我還是比較偏愛臨床醫師的工作。」一句話道盡張延驊對臨床醫療工作的熱情,而這樣的熱情,不是嘴巴說說而已,而是日日夜夜、全神貫注地熱血投入,甚至即使差點賠上性命、也從不後悔。

攝影:吳佩芬(版權所屬:良醫健康網)

和肝炎抗戰35年,治療期間痛到每天吃止痛藥
「我很能體會身為病人的苦楚」

張延驊在獲得陽明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的博士學位後,曾赴美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進修膀胱癌的基礎研究,師承當代攝護腺癌手術權威Dr. Patrick Walsh,由Dr. Walsh所創的保留神經血管叢的根除性攝護腺切除手術獨步全球,病人術後仍可保有良好勃起功能。但再多的醫學成就、也無法減低他體內的肝炎病毒量。

張延驊和肝炎抗戰35年,C肝病毒量及肝功能一直降不下來,他接受過2次傳統的干擾素合併雷巴威林治療,都無法根治C肝。他說,在施打干擾素期間,非常痛苦,不但要忍受掉髮,還有全身關節及眼窩的疼痛,就像罹患嚴重的流行性感冒一樣,讓他每天都需要吃止痛藥緩解,甚至讓他無法完成第2次的療程。幸好,最近服用C肝抗病毒新藥後,張延驊肝功能回復正常,血中已測不到病毒量,根據報告新藥治癒率達9成以上,這次應該可以治癒困擾多年的宿疾了。

張延驊常以親身經驗告訴病人,在治療過程中可能面臨的困難,也了解疾病治療當下身體的不適,但是,這些痛苦、不舒服都是可以承受的。曾裝過鼻胃管的張延驊,無數次成功說服了許多排斥裝置鼻胃管的老病患,他告訴病人,他可以體會病人在接受大手術時的身心痛楚,他也願意陪伴病人一起走過這些煎熬。

一度被放棄治療的腎腫瘤病患,一個星期後竟奇蹟出院

攝影:吳佩芬(版權所屬:良醫健康網)

肝病纏身30多年,張延驊的意志力除了展現在對抗病魔,也從不放棄為病人追求最妥善的醫療。日前張延驊接獲從其他醫院轉診的一名50多歲女性病人,她接受腹腔鏡膽囊摘除手術後,依舊胸喘嚴重、下肢腫如象腿。

張延驊在覆閱電腦斷層影像後,發現病人左腎長了一顆大腫瘤,癌栓順著腎靜脈血管一路蔓延到下腔靜脈、肝臟、右心臟,並阻塞下肢及肝臟血液迴流,導致肝臟腫大,引發膽囊腫大發炎及嚴重下肢水腫。

由於病人合併有兩側肺動脈及腸骨靜脈血栓,嚴重貧血及營養不良,醫療團隊評估認為病人恐無法承擔手術風險,也不符合誇國新藥臨床試驗的收案條件,加上病人的腎癌細胞型態不適用健保標靶藥物的給付標準,幾乎無藥可用,為挽救病人生命,在切片確診為腎細胞癌後,不得已的情況下,經病患及家屬同意,張延驊大膽嘗試建議這名病人接受還在臨床試驗階段所使用的免疫製劑合併標靶藥物的治療,希望能先穩定病情、調養好身體,再爭取手術開刀切除腫瘤的機會。

由於張延驊正確地找出病因,加上對症下藥,病人用藥一星期後,體重便從94公斤降到70多公斤,下身水腫全部消退、不再胸喘,也拿掉氧氣罩、下床活動,順利出院,繼續藥物治療,調養身體準備接受後續更具風險的手術治療。

從本身就是一名重症患者,到行醫醫治病人,張延驊一路走來始終堅持信念,「任何情況下,都不輕言放棄治療,只要接受醫師建議之正確有效的治療,總會有一線曙光。」

小檔案_張延驊 醫師

經歷:國立陽明大學醫學院泌尿學科副教授、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醫院博士後研究

研究:主導泌尿腫瘤各類新藥臨床試驗

現職:北榮泌尿部一般泌尿科暨手術室主任 、泌尿癌症多專科醫療團隊召集人、臺灣泌尿科醫學會常務理事、國家衛生研究院 攝護腺癌臨床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及膀胱癌臨床專家諮詢委員

專長:泌尿腫瘤之診斷、手術(腎癌部分腎切除、機器手臂攝護腺癌根除術)及抗癌藥物治療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