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命爭辯,不如道歉一句;討論策略,不如倒一杯水...夫妻不是同事,婚姻不是工作

心,是比耳朵更適合傾聽的工具

和對方討論事情時,
應該理解對方感受上的缺口,
而非只想要理性解決問題。

「你有看到抽屜裡一張摺起來的月曆紙嗎?」一進客廳,看見大律師翹腳在茶几上,好,我承認我是有備而來地開啟言詞辯論程序。

「什麼月曆紙?」他漫不經心地回答。

「就是在幾個日期上面畫了圈圈、我摺了好幾摺,收好放在抽屜裡的一張月曆紙,上個月的。」

「喔⋯⋯那個啊!我丟掉了。」語氣裡的平淡無奇,點起了我心中那把戰火。

「你丟掉了?為什麼你沒有先問過我?」他應該知道我在鳴戰鼓了吧!

「只是月曆紙啊!我想說沒有用。如果很重要的話,妳就應該要收好。」

「我收好了,我把它收在抽屜裡。」

「妳應該放在別人拿不到的地方。」

「這麼說,這抽屜只有你能用囉!」

「我沒有這麼說。」

「你就是這個意思。」

我們對峙著,誰也沒打算退讓。

可是,你知道嗎?有時候,當你拚命呼喊對方,對方卻聽不見,或許是因為你根本沒把心裡真正的想法說出來。你以為你正在說,其實你什麼都沒講出來。

「我覺得你根本不在乎不屬於你的東西。你只要問一聲就好了,但你懶得問,因為你覺得對你來說不重要,至於對我來說到底重不重要,你不在乎。我一直很介意你不把我的東西或我看重的東西放在心上。」

我很想這麼說,但好像又言過其實,結果在外面繞了這麼多圈,希望對方了解的心情,卻一句話也聽不進他耳裡。

為什麼不把話說明白呢?

你或許會有這種疑問,但很多人在情緒上來時、在鑽牛角尖時、在維持自尊時,就是無法我口說我心。

「我們搬出去住吧!」她實在受不了每天跟婆婆大眼瞪小眼,甚至勾心鬥角的日子。

「在家裡住好好的,幹嘛要搬出去!」他看著電視,應付著她三天兩頭就要來一次的催告遷移啟事。

「你好我不好,我覺得日子快過不下去了。」她今天非得吵出個結果不可。

「我們搬走媽會難過的。」

「我們不搬走我更難過,你到底搬不搬?」

「妳知道搬出去要花多少錢嗎?房租、水電、管理費每一樣都是錢,住在家裡多省。」

「我不管,我寧願多花點錢,也要跟你媽分開住。」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