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次,他就知道怕了!一個「前虎媽」告白:直到發生這件事,我才發現打小孩真的很荒謬

打一次,他就知道怕了!一個「前虎媽」告白:直到發生這件事,我才發現打小孩真的很荒謬

關於打小孩這件事,在姐姐2歲前…正確來說…該說在弟弟來到我肚子前,都沒有發生過。雖然有一直威嚇過,但我們根本捨不得動手。

那…打孩子這件事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發生的 ?

我想,是在周圍的長輩一直對我說:「該打了~該打了~」的時候。

之後,我便用手掌打過孩子兩次,再之後,便是母女兩個抱著一起痛哭。

不久,又是聽從長輩的經驗,從壞掉的竹蓆取來一支細細長長的長竹籤,然後我跟把拔居然還煞有其事的試打過…打自己,接著彼此還交換心得:

「嗯~~會痛ㄋㄟ...不過還好不傷...打了沒痕跡。」

接著便實行的3次所謂的「體罰」。

而這樣的體罰我真的覺得~~太好用了!

之前孩子拗起來,我得讓自己死掉上億個腦細胞,花上半個多小時解決讓她拗起來的事情跟情緒;不只要打斷手邊的工作,還得不斷深呼吸去撫平自己的怒氣。

而這一體罰之後,我雖不狠打,可是孩子一次就怕了,教養的時間整整少了9/10;因為只要一打,問題5分鐘就解決了。

不過,幾天過後我開始發現狀況越來越不單純,我以為我節省了9/10的時間,但是問題發生的次數開始*(乘以)10。

也就是說,錯誤的行為在我一次又一次的體罰壓抑下,孩子開始選擇讓它分次釋放,更令我心驚的是,以往連做「壞事」都坦蕩蕩的孩子,開始會眼神游移的在尋找你轉身的空檔,於是孩子變得有些畏縮、有些遲疑、有些不可愛。

甚至在晚上開始作惡夢。

問了孩子惡夢的內容,孩子說:「因為…馬麻好可怕。」

不否認,打孩子有一種快感(不要說我變態),除了我可以及時的制住孩子的行為,還可以為自己的情緒找到一個明顯又快速的出口。只是我開始變得不耐煩,而且是無時無刻的不耐煩。

奇怪的是,我並沒有感覺到不對勁,因為只要孩子一「犯錯」(這個年紀太容易了),我漲滿的情緒隨時有地方宣洩,還可以冠上一個虛偽又浮誇的藉口:我是在敎孩子。

所以無論孩子想跟你說話、提問、撒嬌、撒野,我會開始無所謂的打發,就等著孩子來觸動我轉得緊緊的發條,好讓我抄家法去。

結果,我差點毀掉母女間的信任。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