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內衣 vs 情趣內衣,男人心裡真正喜歡的,其實是這一種...

性感內衣 vs 情趣內衣,男人心裡真正喜歡的,其實是這一種...
性魅力與自戀

女性在選擇內褲時,大致上有兩個基準─其一不用說,就是性魅力。而另一個,就是自戀心理了。換一種說法,一個是考慮到男人的眼光,另一個則是自己的眼光。這兩者有的時候並不相符,而且在我看來,男人們似乎高估了這「性魅力」的選擇基準。

首先,性魅力與自戀這兩個選擇基準,通用於所有的流行趨勢上。但是,由於內褲無限地貼近性器官,因此男性才會誤以為內褲是直接的、性慾的東西。事實上,當天穿的內褲常常是一整天都沒有被任何人看到就脫下來了。但是男人們卻經常忘記,自己能看到女性內褲的時刻,僅止於內褲展現在自己眼前的那段短暫時間。

性魅力與自戀這兩種基準的不一致,造成了「大眾認為男性會喜歡的內褲」,以及「女性為了自己所選擇的內褲」兩者之間的差異,並且,這層差異更被清楚而進一步地視覺化。我透過身體形象的研究,更加確定了男性對女性身體描繪出的幻想,以及女性對自己身體所抱持的自戀性形象,有著非常大的落差。並且,男性們通常都不會意識到這種女性王國的存在。

男性幻想與女性執著的分歧

只要觀察一下以女性為客群的內衣型錄以及以男性為客群的(女人)內衣型錄,就可以了解箇中差異。在美國,有一種專門寄給男性的女性內衣型錄。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呢?─表面上是說,這種型錄可以「讓你選購送給妻子或戀人的禮物」。不過這當然只是好聽的說辭,就算男人沒有妻子或戀人,也是會買女性內衣的。有了妻子或戀人的男人,同樣還是會買。他們是為了自己而買女性內衣的。

郵購是相當完善的購物系統。他們會先進行慎重的市場調查,最後把型錄寄給目標客層的單身男性。印刷精美的彩色型錄單價並不便宜,所以在選擇目標客層時相當花精力。男性們只要寄出訂單即可,還可要求匿名以保護隱私,不消幾週就能收到商品。其中,甚至還有更謹慎的人,會要求在包裹寄出時不要在寄送人那一欄填寫任何名字。許多公司會使用迷人、美人之類不知所云但是無害的假名寄出。

這些寄來的內衣,不光只是單純的性感。有些甚至是為了性遊戲而設計的。例如只在胸部與私密處挖洞的內衣,或是有著縱向開縫的內褲。一種是為了彰顯而緊緊包裹女人身體,另一種則是毫無防備地裸露出女性的性器官。若是有伴侶,男性或許會真的用這些內衣來進行性遊戲。就算沒有伴侶,男性可能也會因擁有這些內衣而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吧。不過當然,也有的人會穿在自己身上,品味著這種性別錯置的喜悅。

就算是個性較為穩重的人,在選擇顏色或款式上,也遠比女性選擇的還要來得更狂野、更挑逗。女性真的會為自己選擇那種內衣嗎?女性以性魅力為基準來選擇內衣時,手法是更迂迴曲折的─女性會選擇她們認為會吸引男性目光的內衣,當然,這種選擇偶爾也會出錯。所以,女性在以性魅力為基準來選擇內衣時,早已自動把自己的身體「物化」了。

但是,在男性看不到的地方,女性對自己的身體卻似乎有著更自戀的執著。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些種類繁多的內褲,又怎麼會有人去消費呢?沒有觀眾的裙底下的劇場,建立了一個專屬於女性的王國。如果我們不了解這種女人對自己身體塑造的自我形象所抱持的特權性自戀心理,那麼我們就無法解開這個女性內褲之謎。

書籍簡介

裙底下的劇場:人為什麼要穿內褲?一部日本社會的性文明史
スカートの下の劇場
作者: 上野千鶴子
譯者:郭凡嘉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7/06/19
語言:繁體中文

上野千鶴子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富山縣,京都大學大學院社會學博士、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女性學和性別研究先驅。一九八○年代以後,以女性主義者身分引領時代、持續挖掘現代社會的各種問題。近年來更把觸角延伸至老年人、福利和照護等專業領域。一九九四年以《近代家族的成立與結束》榮獲三得利學藝賞,其他著作包括暢銷作《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聯合文學出版)、《家父長制與資本制》、《女遊》、《一個人的老後》、《一個人的午後》等。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