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強人丈夫,退化成嬰兒...瓊瑤:我摸著丈夫的臉孔說,請求你,最後一個忘記我

照片提供:天下文化出版社

那年十月,鑫濤忽然寫了一封信,要我幫他打字。我一看,是一封給兒女的信。再看內容,竟是交代他如果病到昏迷不醒時,不能做的各種醫療行為(和我寫給兒子兒媳的信類似)。我看了,深為贊同,但是對「昏迷不醒」四個字很有意見。我說:「昏迷不醒可能還能救,改成病危如何?」

他說他是參考葉金川給兒女的信寫的!我要怎麼改就怎麼改,我就幫他打字幫他改了。

關於醫療部分只有兩點,是這樣寫的:

1.當我病危的時候,請不要把我送進加護病房,我不要任何管子和醫療器具來維持我的生命,更不要死在冰冷的加護病房裡。

2.所以,無論是氣切、電擊、插管、鼻胃管、導尿管⋯⋯統統不要,讓我走得清清爽爽。

後面就是身後事的交代,跟我的看法不謀而合。

我讚嘆的說:「你寫的也是我想的,我也要寫這樣一封信給我的兒子,讓他照這樣辦!」

後來,我真的寫了,只是,我把所有的理由都寫出來,讓大家正向思考死亡,明白「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死不活」,可怕的是「生不如死」,可怕的是「苟延殘喘」,可怕的是「加工活著,卻什麼都不能做」。

那就是我3月12日在臉書發表的公開信!

然後有一天,鑫濤把那封信分別交給了他的三個兒女。

我問他:「他們對你那封信的看法如何?」

「我的兒女是走在時代前端的,他們比我們這一代更前衛!當然全部接受了,都說會依照我的指示去做!」他笑著說。

我想了想,說:「可是,你是不是也該給我一份?你還有沒有想添加的部分?要寫就寫清楚一點!」

他看了我很久說:「給他們,是不信任他們!到底跟我生活最久,了解我最深的是妳,不是他們!所以一定要寫出來讓他們照辦!妳我之間,還需要我交代嗎?妳不會讓我『不死不活』的!妳要學會的,就是到了我走之後,妳必須堅強的活下去!」

「你死之後,還管得到我嗎?你現在要學的,就是如何讓你自己健康,免得到時候讓我活不下去!」我說。

他摟著我,很感性的說:「老婆,很多事是歲月的問題,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妳只要答應我,以後再也不要幫我開刀,上次開刀真的太辛苦了!不開刀、不插管,讓我自然的走,然後妳堅強的活著,繼續妳的寫作,就是我們相愛這場最完美的句點!」

這種談話讓我想流淚,儘管我知道死亡是人生必經之路。現在回憶起來,這段談話字字句句,讓我心如刀割。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