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擔心沒有工作收入,還能照顧爸爸多久?」有一種無奈,是明知離職是最下策,卻別無選擇

「我擔心沒有工作收入,還能照顧爸爸多久?」有一種無奈,是明知離職是最下策,卻別無選擇
無論臺灣或是全球,照顧的責任有很大比例是落在女性身上,這是不公平的強迫分工。若說男性要負擔經濟,所以女性負責照顧。這又是另一種偏頗,女性難道不能負擔經濟?照顧過程中有些揹負長者之類的工作,男性豈不是更適合?有多少照顧者的心情和我的朋友是一樣的呢?「照顧離職」是逼不得已的下下策!
朋友離職了,離開穩定發展中的公司,從小主管的位子下退下來,原因是她要照顧中風的爸爸。

「你是了解我的,在所有的方法都試過,所有的努力都用盡,所以資源都詢問過了,我才做出這個逼不得已的決定......」她說。

男性更適合擔任長照中負重的角色,為何總強迫女性一肩扛?

我想,人的一生中,都會有某些階段需要別人照顧;不管男人女人,年輕或年老。互相照顧是人類生存的必要條件,但無論臺灣或是全球,照顧的責任有很大比例是落在女性身上,這是不公平的強迫分工。

若說男性要負擔經濟,所以女性負責照顧。這又是另一種偏頗,女性難道不能負擔經濟?在工作表現上女性會比男性差嗎?男性為何不能照顧?照顧過程中有些揹負長者之類的工作,男性豈不是更適合?

她又說:「這半年下來,我自己可運用時間大幅減少,經常睡眠不足。後來我查資料,才知道負責照護的配偶或家庭成員,患憂鬱症或焦慮症比例較一般家庭高很多。照護者的免疫功能較一般家庭要來得下降,更容易生病。

即便照護者沒有身心疾病方面的病史,在長期面臨照護壓力責任和挑戰後,也容易罹患身心疾病。」

也有研究顯示;有些照護者在配偶去世後,憂鬱和孤單心理會持續一段很長時間。照護者對生活滿意度下降,甚至過早死亡。

長照政策看似豐富,實際卻看得到用不到

「你信不信,還是有很多民眾不知長照?」她一語道破大部分民眾面對長照的實際狀況。

「再來,就算知道長照服務,但到底要怎麼『用』呢?就算知道長照服務,我要怎麼申請相關服務?有時候不符合資格,可以協助到的真的很有限......」

「長照不是像很多人想的那麼單純,你知道嗎?就算知道長照了,也知道怎麼申請了,可是其他的家人、親戚,仍然給了很多惡批評或指責。像是:你明明有能力,為何不自己照顧?還要交給外人?之類的各種質疑之聲。」

「而且不是每個人都想讓別人知道,家裡的長輩失能了。」

停了一會,她又說:「我擔心沒有工作之後,收入停止,積蓄是否足以支應未來照護開銷?自己還能照護多久?我也擔心自己的照護品質是否夠好?萬一,萬一......自己先倒怎麼辦?我家沒人可以接手。」

「我更擔心,中風的爸爸狀況是否會好轉?是否因自己照護得夠好,而沒有惡化?雖然我已經知道那麼多的照護資訊了,但有時還是會很焦慮,我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有憂鬱症了。」

聽完她說完內心那麼多感受,我勸她:「一般來說,有三種情況,照護者較不容易罹患憂鬱症或焦慮症。」

「第一,病人沒有明顯惡化,甚至有好轉跡象;第二,獲得社會支持,如喘息服務支援;第三,經濟能力足以應付醫療與照護開銷。」

「妳現在要讓自己一直保持在正面積極的一面!例如『無論我做什麼,都無法改變他已經生病這個事實。』會比『我該如何讓他記得一定別忘了吃藥』來得更積極。」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