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想當醫生,為什麼成大讓他這麼累...」連續工作36小時,27歲實習醫師之死

「我哥想當醫生,為什麼成大讓他這麼累...」連續工作36小時,27歲實習醫師之死

在我大六那年,發生一件影響我人生非常大的事件。這些年我的人生持續往前走著,但一位大我一屆的學長林彥廷醫師,他的人生在那年的春末夏初,就永遠定格在本該陽光普照、前程似錦的27歲。

林彥廷醫師是大我一屆的醫學系學長,自小就是基層勞工家庭,家境不是很好,靠著苦讀考上醫科。他每天笑臉迎人,是個超級好好先生。他喜歡打桌球,雖然他的天份不是頂好,但是他對桌球的熱愛真的是讓我覺得很驚訝。他有一些小興趣,通常都不太花錢,但是都會鑽研地很深入,我常覺得「哇靠連這東西都有這麼大學問?」「靠學長有沒有搞錯啊?這你也研究這麼透徹?」 

認真、善良、充滿熱情。林彥廷醫師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學長大七那年,我大六。學長離開母校,到成大醫院實習。那年的4月27日,我正在某區域精神科醫院見習,和同學們享受醫學生最後一段的輕鬆時光,但也緊張即將被丟進醫院開始沒日沒夜的實習生活。突然在臉書上看到消息,林彥廷學長在成大醫院宿舍的過世了,死亡原因還在調查。但我們知道學長在意外之前,已經連續工作了36小時(大家可能覺得驚訝,但這在我們那年代,是每個醫師都會經歷的工作時數)。後來新聞發展中,我們看到政府跟醫院持續互踢皮球,我就在網路上發起,希望大家能給學長的家人幫助,也要對制度提出改革。當時我收到學長的妹妹來信,以下是當年的信件原文,今天再讀起,還是忍不住眼淚直流: 

「事情剛發生時
我們家人完全無法接受
這樣健康沒有病史沒有住院開刀
才剛健檢完準備去當兵的人
突然沒了
到今天只要一閉上眼睛 想到我哥 眼淚就停不了
我想我哥到現在可能也不相信 他就這樣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
離開我們
我的心好痛
我好想他...
我家單親
從小我和我哥相依為命
他最疼我
可是他再也聽不到
我好想他 我好愛他...
剛開始時
我們很相信醫院
新聞媒體要採訪 我們也都拒絕
因為我們想等成大那方面的決定
但是3天過去
成大沒有跟我們有任何聯繫
接著我不斷看到報紙 新聞
成大公關部發言人說我哥沒有超時 值班正常
前天我去收拾我哥宿舍的東西
我們去醫院問社工為什麼醫院這樣說
他只是簡單地跟我說
都是記者亂寫 就這樣
昨天我哥解剖
高醫與我們密切聯繫
高醫知道成大沒有任何動作
覺得不可思議
所以去提醒成大
於是當天下午成大醫院內的醫生就收到
簡訊要大家募款
我們要的是真相
是公道
沒有人做檢討
沒有人有反應
所以我才決定上網
文章一出現
我才接到院長電話
如果沒有文章
沒有人討論
這件事是不是就默默地結束
我哥想當醫生
為什麼成大讓他那麼辛苦這麼累
他在醫院宿舍過世
當天聯絡我爸的人
竟然是警察
因為醫院沒有我哥緊急連絡人電話
我爸還要一直打電話
確定不是詐騙集團
才匆忙趕去急診室
我在台北接到我爸電話
全身發抖 還抱著一絲希望
到醫院
只能跟我爸兩個人抱在一起哭 看著我哥躺在那裏
成大的態度永遠都是被動 推諉
這是我們家屬沒辦法接受
我們不希望有第二個實習生
因為過勞而失去生命
我希望體制要改變
我們家人支持你們要到成大醫院抗議」

當初學長發生意外後,我在高雄台北到處東奔西跑,想要給他一個公道,好多個夜裡都是在夜班客運上睡著,隔天再繼續去醫院。當然為了這件事情努力的不只有我,還有許多前輩、學弟妹也都在幫忙。後來的故事,沒有美滿的結局。我們沒辦法要回他的公道,林爸爸為了學長的死到處陳情、奔波、訴訟,在幾年前不幸中風,只剩下妹妹可以照顧他,但妹妹自己工作也很辛苦,家境陷入困境。這些年,我們只能在偶爾聽說學長家裡需要幫忙時,一群有心人就一起集資出點錢,幫忙學長家裡度過難關。 

有些人可能會說,別的醫師也是這樣過來的,人家就沒事,他自己有事,那是他自己的問題。遇到這種人,我只能說,「我沒死不是我厲害,只是我運氣好而已。」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