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尿液衝到我臉上,不但不生氣,還很高興!」腎臟移植權威李伯璋,38年拯救千名腎友

李伯璋 (照片提供:元氣網)

健保署17樓署長辦公室裡,一幅優雅的表框書法懸掛在最顯眼處。「不要想太多,以平常心努力做事,別人看得到」,這幅書法並非出自名家,也不是摘錄歷史偉人的名言錦句,平實淺白的口語顯示辦公室主人、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董事長李伯璋從醫數十年來的心境:「凡事一步一腳印、努力做就對了。」

「牆上掛的這句話,是我哥哥勉勵我的生命態度。」 (照片提供:元氣網)

「牆上掛的這句話,是我哥哥勉勵我的生命態度。」 身為國內首屈一指的腎臟移植權威,李伯璋心中的偶像卻是自己的哥哥— —台大醫院肝臟移植權威李伯皇。武俠小說裡「南帝、北丐、中神通」 各據一方,國內器官移植醫學界,南、北也各有一名「李伯」 ,北部的「大李伯」 是李伯皇、南部「小李伯」就是李伯璋。

追隨哥哥腳步 兄弟都獲醫奉獎

李伯璋走上行醫與器官移植這條路,受到李伯皇影響很大,行醫38年,哥哥一直是李伯璋的良師益友。李伯皇於三年前得到醫奉獎,今年李伯璋追隨哥哥腳步,獲得醫奉獎特殊貢獻獎,成為醫奉獎史上難得一見的兄弟檔得主。

「生命有終,大愛無限」 是李伯璋推動器官捐贈的信念,從醫38年來,他協助上千名尿毒症患者重獲新生,更以實際行動,在台灣推動器官捐贈。

「我之所以踏入醫學領域,是受到哥哥的提攜。」李伯璋笑說,初中時自己愛玩,哥哥姊姊都已到台北唸書了。當年從雲林虎尾來到台北準備高中聯考時,考前一個月就與哥哥住在一起。

為了讓他專心準備考試,李伯皇每天幫他打點吃飯、幫他洗衣服,充當家教,強力督促他讀書,做最後衝刺。最後差0.5分上建中,李伯璋考上了師大附中,高中三年都是全校第一名,被認定應該會上台大醫學系。高三那年,李伯皇剛好去當兵,「少了哥哥盯我功課,我又貪玩,最後我沒能成為哥哥的學弟。」 李伯璋後來考上第二志願的台北醫學院醫學系」 。

病人尿液衝到臉上 高興都來不及

民國68年,畢業後進入當年的省立桃園醫院(現衛福部桃園醫院) ,接受外科住院醫師訓練,這也敲開了李伯璋日後邁向器官移植領域的大門。

李伯璋桃園醫院接受外科住院醫師訓練,當時李伯皇已完成台大外科訓練到桃園醫院擔任急診室主任,而該院院長李俊仁是亞洲第一位完成腎臟移植的大師,被醫界譽為台灣器官移植宗師,也是李伯皇就讀台大醫學院起的指導教授。在這背景下,敲開了李伯璋日後邁向器官移植領域的大門。

李伯璋也成為李俊仁的入門弟子,踏入腎臟移植領域,民國73年,30歲的他更在李俊仁推薦與省政府公費贊助下,前往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由國際知名的移植免疫學教授Terasaki親自指導,提升臨床照顧病人的水準。

民國78年,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招募人才,李伯璋感恩醫學院黃崑巖院長與醫院戴東原院長給予機會在成大醫院開疆闢土,發展移植醫學。隔年執行成大醫院第一例親人捐贈的腎臟移植手術,為求百分百成功,李伯皇特地南下,在手術房內做後援投手。從此,讓中南部尿毒症患者不必北上,也有機會換腎。李伯皇對李伯璋的要求很高,他說:「做好也是你的,做不好也是你的。」 李伯璋至今仍記憶猶新。

「當我看到病人的小便流出來,尿液衝到我的臉上,不但不生氣,還感到很高興,因為這代表移植腎臟開始發揮功能。」 李伯璋對他每位病人的生命歷程都能娓娓道來,回憶起成大首例活體腎臟移植的個案經驗,由54歲的母親捐出腎臟給38歲的兒子,術後他看到患者尿液流出來、象徵手術成功才放心。

移植手術精湛 病患卻等不到器官

民國80年,他與團隊完成成大第一例夫妻之間捐贈的腎臟移植,患者李小姐之前大愛移植的腎臟因慢性器官排斥失去功能,走回洗腎老路,先生不忍太太每周洗腎,決定捐出腎臟給太太。李小姐雖然有很強的抗體,卻對先生的腎臟沒有移植免疫學的交叉試驗反應,李伯璋做了夫妻間移植免疫反應的研究,證實夫妻間相互捐贈有很好的移植腎存活率,研究結果發表在世界頂尖期刊「移植雜誌(Transplantation) 」 。

儘管台灣器官移植手術精湛,也締造多例成功親屬捐贈移植個案,李伯璋仍有遺憾。他眼看許多病患遲遲等不到大愛器官捐贈而辭世,有感於器官短缺是台灣移植醫學最大瓶頸,他決定走出病房與手術房,四處推動大愛器官捐贈。

民國82年,他與成大醫院社工部主任陳興星及腎友「美子」成立成大腎友會,腎友們親身之痛,共同致力宣導器官捐贈,呼籲民眾不要再有死後保留全屍的觀念,應把可用器官捐出,大愛可以讓更多患者延續生命。

李伯璋與成大器官移植團隊。 (照片提供:元氣網)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註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