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政府出來「分配資源」!誰該住榮總、誰該住台大,不該由「家屬哭訴」說了算

照護燒燙傷是件漫漫長路。對患者、家屬、醫護人員而言都是場硬仗,而一次五百多位受害者的狀況更是前所未聞,這時候,真的需要有政府單位出來主持各種資源分配。

應付比較小型燒燙傷的醫院,可能缺人工皮。應付比較大型燒燙傷的醫院,可能缺大片燙傷紗布。這幾天可能就會出現衛材或藥物短缺,需要統一的窗口規劃臨時補充的衛材流向,而非要各醫院各自與廠商催促。

接下來,病床夠不夠?開刀房夠不夠?燒燙傷患者會多次進出開刀房清瘡,每天的換藥更是大工程,這些都需要空間時間。但這些醫院平時就捉襟見肘,醫師要開個常規刀常不是用輪的,而是用搶的,才找到病房讓患者住。這下子,床位被占走了。原本預計開刀的患者怎麼辦?

要跟原本預計開刀的患者說你不夠急,我們要先應付很緊急的大量燒燙傷嗎?哇!那這段時間病人在家痛風、中風、高血壓、高血糖、心肌梗塞、腦出血、癌症轉移......全都會算到外科醫師頭上,甚至「我已經請好假準備開刀了」、「接下來是農曆七月我不開」都是有可能的理由。醫護人員都是驚弓之鳥,長期被隨意賴帳(都是你醫不好才讓我@#$%)的結果就是轉向與同行互相搶奪資源。如果外科醫師手上有病人排好開刀,根本很難也不敢對病人說「你不緊急你先別開刀」,否則光「你憑什麼說我不緊急」就解釋不完了。(大家也可以想想,如果你是即將要開刀的人,你讓嗎?)

誰該住榮總?誰該住台大?都是要靠患者家屬出面哭訴嗎?其實我們最該認知的,就是醫療資源有限,醫療資源有限,醫療資源有限因為限量所以殘酷。我們過去平時就如戰時,常都是先搶先贏,這時候大家會聽從醫師評估病情後決定的輕重緩急嗎?就是不會。單一位醫師或單一醫院幾乎都不敢分配資源,因為大家都知道沒人會聽從「被」分配的結果,大家會想要再訴諸媒體、人情繼續搶。

這時候,真的很希望政府能夠站出來「分配資源」,統合藥品及衛材供應,統合患者的流向,當床位不足需要延後某些預定住院患者的手術時,是有政府出面裁量暫停手術及住院的。不要再讓單一醫師/醫院再背負著隨時會被告延遲處理、被報上媒體指責沒醫德的風險了。

最後,還是希望因為嚴重燒燙傷而死亡/重傷的患者家屬能理解,死亡/重傷的原因是嚴重的燒燙傷。不要再任意發洩對醫護人員的不滿。那一晚,在線上的醫護人員面臨的是超級大量傷患,真的沒辦法做到專注在照顧單一個人,接下來的日子也是。而讓大家最不滿意的死亡/重傷也與後續處理沒有直接關係,而是在燒到的那一刻,就決定了。如果這些傷亡最後又算到醫療人員頭上,如果醫糾蟑螂又挑撥離間,然後醫護人員得出「台灣人不能救」的結論,那就真的是台灣的醫療末日了。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登入會員加入會員。同步分享文章及評論歡迎使用 faceboo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