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請開給我「做愛證明書」吧!

喚不回老公對做愛的信心

我和建原經過了三個月的相處及會談後,很不幸的,他們的婚姻還是宣告離婚收場。

原因是建原對老婆的心理壓力已經大到生理無法承受的地步了。建原說,當初他們會在一起是因為娟娟很有主見,不論是事業企圖心及外型都是他喜歡的,加上她強烈的表示不要婚前性行為,建原認為這是一種忠貞的表現,對性有一種使命感,所以兩人就結婚了。

豈料,婚後才發現娟娟動不動就發脾氣,不管他做什麼都得擔心老婆不滿意,無論她做錯做對都是他要道歉。我希望建原找娟娟一起來會談,他卻說什麼都不肯答應。

言談中,我發現只要談到跟娟娟有關的事,建原就會神情緊張,眼神亂飄;說到面對娟娟的性邀約時,他是真的很害怕,除了之前無法順利進入造成的陰影之外,還有近來對硬度不滿意時,娟娟看不起他的眼神......他是真的不願意再和娟娟有性生活了。有時娟娟不死心,硬是強勢的刺激挑逗它,然而愈是刺激,陰莖就愈不聽使喚,即使那晚吃了威而鋼也一樣。身為治療師,我只能勸他再找時間和老婆談,但他總說還在找時間而不了了之。

結語

這個個案的治療我花了很長的時間。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時,建原才脫口而出,原來他早在去年就已經在外面有情人了,在情人那,他沒有任何的不正常。所謂「找時間談」,其實只是找時間談離婚罷了。

性慾的頭號殺手是「親密要脅」。親密要脅是一種命令,包括明示及暗示對方,如果不服從就會慘遭不悅的後果。建原和娟娟沒有再回來我的診間,我也沒有再打聽他們的消息,我知道,單純的陰道痙攣應該不會導致後續離婚這件事,但若以親密要脅對方就會,這也是容易理解的。若雙方無法以正向的態度溝通,坐下來好好談,一昧只想從功能面去著手,簡直是緣木求魚,毫無意義,做再多都無法喚回一個美滿婚姻的未來。

註釋

[1]婦產科醫師拉蒙特(Lamont)於1972-1976年間,針對約80名性交障礙的女性個案進行研究,並於1978年發表陰道痙攣的分類,此後幾乎所有性交疼痛的症狀研究人員及治療師都以此做為分類依據。

[2]根據Ward和Ogden's(1994)在「性與婚姻治療」的研究指出,女性會發生陰道痙攣有三種最普遍的原因:
1.對性行為可能產生的疼痛,感到恐懼
2.堅信性行為是錯誤和可恥的(通常這樣的患者都在嚴格的宗教環境中長大)
3.兒童時期的創傷(未必是和性有關)所致。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