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餚變餐桌黑洞

牛雞背後的病態飼養秘辛

2009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發出聲明,兩名美國人吃了碎牛肉後,感染大腸桿菌中毒身亡。同時,各地陸續傳出二十八例吃帶菌牛肉的中毒事件,地點橫跨美東八個州。

當時,牛肉讓美國境內人心惶惶,幾乎同一個時間,台灣卻打開大門,開放美國帶骨牛肉進口。政府的說法是,「爭議的牛絞肉、內臟禁止進口,帶骨牛肉是相對安全的。」把台灣人弄得一頭霧水,三年多以來,我們在能吃、不能吃?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美牛體內到底吃下了什麼東西?一個個沒有完整答案的謎團中繞不出來,像是餐桌上的黑洞,深不可測。

綜合來說,餐桌上的牛肉,是以下的綜合體:玉米、穀物+動物屍體+雞糞+抗生素+荷爾蒙+瘦肉精……,一個合成怪物。

事隔三年,美國牛肉伴隨瘦肉精疑雲再度叩關。桌上的美味佳餚,無論是牛、雞、豬,攤開飼養史,瘦肉精僅是信心危機的最後一根稻草,還有更多的黑洞,無法攤在陽光下。

混合怪物:牛隻
頻施打抗生素,再餵食動物屍體

市面上的牛肉,分為「穀飼牛」和「草飼牛」兩種。天然放牧的草飼牛,在藍天白雲下大量運動,以牧草為主食,肉質精瘦、幾乎沒有脂肪,澳洲牛肉就是草飼牛的盛產地。

相對的,口感肥滋滋、油花分布均勻的美國牛,多數屬於圈養型的穀飼牛,牠們從小就被關在飼養場內,改以玉米、小麥,輔以大量高濃縮蛋白來餵食。食物和環境雙管齊下,牛肉中的脂肪含量快速增加,口感變得更肥美好吃。

只不過,牛隻天然的消化系統是設計來消化草料,而非穀物和高蛋白。這樣的飲食攪亂了牛的腸胃系統,經營牧場二十年的李曼(Howard Lyman)曾出書爆料:「這種因食物改變而導致的消化壓力,讓我的許多牲口都受到陰道和直腸脫垂的折磨,原本應在體內的器官,被擠出體外……,我曾花費無數時間,把二十五磅的牛器官塞回牠們體內,再把傷口縫合。」



更糟的是,美國不少畜牧業者依照種植物的面積來養牛,「集約畜牧」造成牛隻間不斷交叉感染,業者只好以抗生素抵擋。根據環保科學家協會調查,全美生產的抗生素,七○%都用在養殖畜牧業上。

李曼也坦承,隨著牛隻抗藥性越來越強,他只好每隔三十天換打另一種抗生素,而且劑量越打越高。要知道,肉牛的飼育期至少十四個月,這當中,美國牛成了名副其實的藥罐子。

為了在最短時間內達到體重,牧人在飼料中加入營養劑,成分是:動物屍體加雞糞。美國一年產出九千萬頭肉牛,七五%是以動物屍體來加強營養,我們吃的牛,也正狼吞虎嚥的吃著動物屍體研磨成的飼料。

摻入動物排泄物製成營養劑的做法也很普遍。美國牧業一年製造一億六千萬噸排泄物,轉手回收利用是最經濟實惠的方式。舉例而言,阿肯色州農場的牛,每年要吃掉五十噸雞糞混合黃豆殼的營養素。牧人滿意的說,吃下這些營養劑的牛,「看起來肥得像一顆顆奶油球。」

這些營養劑,讓牛成了貨真價實的「肉食動物」。直到狂牛病爆發,專家指出,牛隻食用「反芻式蛋白」(反芻式動物提煉的蛋白質)是罪魁禍首。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才趕忙禁止使用。也就是說,牛終於不再吃牛、綿羊等反芻動物的屍體,但是,豬、馬、雞等非反芻動物的屍體和血液,仍被偷偷加入牛隻的營養劑內。

愛吃美國牛的老饕,吃下肚的就是這些東西。確實,這種經濟邏輯可以讓肉品供應變得便宜又充足。本來牛肉是昂貴的節慶食物,變成隨時可吃到的佳餚。然而,餐桌上的牛肉再也不天然純粹,變成一種連畜牧業者自己都說不清楚的混合怪物。



孱弱病體:雞隻
集中飼養,擁擠雞屋變疾病溫床

泰森(Tyson)是全美國最大的雞肉供應商,為了應付一位美國人一年平均吃掉三十公斤的雞肉需求,他們改造了雞肉的飼養方式。比起一九五○年代自然養殖,今天,一隻雞長大的時間只要七週,比半個世紀前短了一半,體型卻大了兩倍,當中的秘訣,就是用精緻的飼料加以改造,讓雞胸肉長得更加肥美。

業者深深了解大眾的口味,無論是牛還是雞,饕客都偏好肉質鮮嫩的肥滋滋口感。為了讓雞肉中的脂肪含量增加,小雞被集中飼養在黑暗、狹窄的養殖場中,擁擠的環境讓牠們幾乎無法運動,加上業者的高熱量飼料,這些小雞內臟和骨骼生長追不上肉質增加的速度,我們吃到的雞腿、雞胸就顯得更肉多而骨細。

根據倫敦大都會大學(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一份研究報告,今天我們食用的雞肉,比起一九七○年代多了五○%的熱量,相對的,這些肉雞因為缺乏運動,肉中的蛋白質含量少了三○%。

改良後的屋架式養殖,成為小雞染病的溫床。狹小的雞屋一次養殖數萬隻雞,一個辦公桌抽屜大小,就是上百隻小雞的成長空間,無法活動造成骨質疏鬆。母雞則隔開,以人工受精的方式,被迫一年生產二百五十顆蛋以上,這是自然生產的兩倍以上,造成母雞健康非常脆弱,輸卵管容易被沙門桿菌感染,甚至透過雞蛋將病菌傳染給人類。

因為飼養場細菌傳播速度快,因此業者必須施打大量抗生素,來加強動物抵抗力。使得我們吃下肚的雞肉和雞蛋,殘留了大量抗生素、荷爾蒙和其他化學物質,這樣的狀況不僅出現在美國,而且全世界都在發生。



不人道養殖
已變成畜牧家禽業的常態

今年二月,荷蘭消費者協會指出,目前荷蘭市場上來自養殖場的雞肉中,九九%都存在抗生素耐藥性風險。這些雞經過幾代繁殖,就會產生對抗生素的耐藥性。

雖然專家指出,食用打抗生素的動物,對人體健康應無大礙,但仍對某些病患存在一定風險。根據荷蘭國家公共衛生研究院的資料,二○○七年間,荷蘭有數十人因吃下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的雞肉而就醫的案例。

今天,美國四大肉品商泰森(Tyson)、J BS、嘉吉(Cargill)、史密斯菲爾德食品(Smithfield)控制了美國八成以上的肉品內需與出口。大規模需求讓他們將動物飼養過程,轉變成工業生產的概念,檢視這些牧場的生產鏈,以「製造業」來比喻會比畜牧業更貼切。為了提高產量,不顧對人體的可能傷害,這些肉品供應商,使用了許多過去不曾聽過的化學用藥、不人道的養殖方式,在最短時間內改變自然生長的方式,讓動物變成沒有情感的商品,而且成為畜牧家禽業的常態。連得過諾貝爾獎的美國生物醫學專家普力斯諾(Stanley Prusiner),都曾公開宣稱他不敢吃美國牛肉。

做了二十年的牧場主人,曾擁有上萬畝農田和數千頭牛隻的畜牧大亨,李曼為美國的畜牧養殖業下了一個註解:

「我們的使命是要克服大自然,而我們發現,自己的確可以做到──只要毀掉土地,而且把我們自己也跟著一起毀滅掉,就可以了!」

【延伸閱讀】不人道!揭開美國牛飼養真相——美國牛肉5大問題

問題點1:餵食玉米
影響:穀類侵蝕胃壁,導致細菌進入血液,引發感染
結果:牛隻陰道和直腸脫垂,必須人工塞回以保持性命

問題點2:餵食動物屍體和雞糞混雜製成的營養劑
影響:反芻蛋白質會讓牛隻不正常增胖
結果:疑似導致牛隻海綿樣腦病變(狂牛症)

問題點3:注射荷爾蒙
影響:刺激生長,短期內體重激增
結果:人吃下肚後,有致癌風險

問題點4:添加瘦肉精
影響:減少脂肪,增加瘦肉分布
結果:大量牲口噁吐、死亡

問題點5:屠宰方式
影響:因數量過多,採群體電宰
結果:易因處理不慎,造成狂牛症病毒噴到牛體其他部位,增加感染風險

資料來源:《紅色牧人的綠色旅程》、各新聞網站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