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生鏽的鐵盒,是阿公留給我最珍貴的遺產

如今,離開台北來到宜蘭鄉間,下田歸農轉眼十年,似乎慢慢可以體會阿公當年照顧土地的心情。原來,對一個農人而言,農田不但是生計的重要支柱,同時也是生命中難以取代的陪伴力量!除非你真正下田,否則不會知道每塊田地都有著不同的個性,一如一個個不同性格的孩子,年復一年,田地與農夫在無數晨昏之中,相濡以沫,終至成為彼此血肉的一部份。

不知是誰說的,每塊田地都是老農夫心中最後一個未嫁的女兒!這十年來,在村裡為許多老地主送上最後一程,也為他們肩負起照顧身後田地的責任。儘管平日在田邊經常會聽到老人家嘴裡叼念著:「草仔愛好刈刈耶!傷長啊啦!」但肩上卻如實感受到他們無言的托付。

我想,能夠在他們健在的時候,接下這群老人家身上的重擔,卸下他們心頭的掛念,該是對一個農夫來說,最好的人生禮物了!當年來不及還給阿公的恩情,我想,這樣做,他老人家應該也會高興才對…...。

本文獲「安寧基金會」授權刊登

【安寧基金會有獎徵文活動】如果有一天,我們說再見… 寫下您的生命態度,寫下您的告別預演,寫下您末期醫療的選擇,首獎1萬元等您來拿!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