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G點」到底在哪裡?

是的,今天的主題是「G點」。

在Google裡搜尋「G點」會有184萬筆資料,如果用英文「G spot」來搜尋,那會有1,750萬筆資料;而搜尋「相對論」會有138萬筆資料,而用英文 「Theory of relativity」僅有446萬筆資料。

毫無疑問的,G點是個相當熱門的話題,遠遠比宇宙的真理還要教人類著迷。

如果硬要凹成「人體奧祕浩瀚如宇宙」,嗯…也是說得通啦!

究竟G點存不存在,是否為一個真確解剖構造的爭論從未停過。有時我們會看到新聞說,科學家宣稱:「G點不存在。」但有時,又會有科學家宣稱:「找到G點了!」甚至,更多更多的飲食男女,在午夜夢迴之際也會仰天長嘯:「哇哈哈,我找到G點啦。」

G點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構造?是個按鈕,按下去就能像打開水龍頭、或打開電動馬達一樣嗎?還是,G點是一些腺體或導管,會膨脹變大,能夠流出液體?

目前,G點大多被描述為位於陰道前壁約2.5-7.6公分的範圍,是女性的性感帶。據稱G點受到直接刺激時,會引起女性性高潮及潮吹。

為什麼叫「G點」?

但,G點這個名稱是從哪兒來的呢?為什麼不是X、Y、或Z點呢?




G點這個名稱是在1981年時,由Addiego[1]等學者提出。他們在一個案例裡發現,刺激女性陰道內的某個部分,會引起女性極大的歡愉及高潮。

但是,他們沒有把這個發現當成是自己的新主張,而是提到了距離當時三十年前由Ernst Gräfenberg所發表的一篇論文。當時這個Gräfenberg(葛雷芬柏格)醫師在論文裡有提到,陰道的前壁有部分的神經存在[2],因此他被尊稱為開發此神秘地點的始祖。而這個部位也被稱為Gräfenberg Spot,簡稱「G spot」,中文就是「G點」。

Ernst Gräfenberg醫師是德國頗負盛名的婦產科醫師,「子宮內避孕器」也是由他發明,所以當時稱「子宮內避孕器」為「Gräfenberg ring」。因為他身為猶太人,在納粹主政年代曾經被逮捕入獄,之後輾轉到美國定居行醫。發現傳說中G點的論文就是在美國時所寫,實際上這篇論文題目是「尿道在女性高潮裡的角色」,內容並沒有提供任何G點存在的證據,而是講到一些女性病人自述,有患者表示若用物品塞入尿道會較有性快感。所以整篇論文從頭到尾只有蜻蜓點水地提到「陰道的前壁有部分的神經存在」,卻因此被後世稱為G點,意外開啟了G點的傳說。

1981年提到G點的論文屬於個案報告,自然不足以引起話題。但1982年《G點與其他近期人類性學發現》[3]這本書的出版,成功地將G點的觀念發揚光大,無論是媒體、男人、或女人,幾乎都相信了G點的存在。在G點問世的30多年後讓我們一起來瞧瞧,目前科學界對G點的研究。

1983年,有個研究請婦產科醫師用順時針的觸診檢查11名女性的陰道[4]。發現有4名女性在接受陰道前壁的碰觸時,會有欣快感。而接下來提供G點存在的論文,案例依然是非常非常地少,大概都是個位數,或十幾個、二十幾個病人的研究,實在很難令人信服。後來,學者們連古印度的性學書籍(kamaśastra) [5]都搬出來了,據說,11世紀、13世紀、16世紀都各有印度性學書籍,描述許多G點和女性潮吹的觀念。

但是,近代的研究者做了大體解剖,研究了組織、生理、病理、及神經等等各領域,還是沒有辦法確切地看到G點的存在。如果說,G點只存在論文裡,根本只是個充滿魅惑的誤會,一定會讓大家很失望。




女性可以在陰蒂受到刺激後引發高潮,這個大家大概都可以同意。但,G點能引發高潮,許多人就不同意啦。有人說,上帝是公平的。既然男性只能由陰莖引發高潮,那女性應該也只能由一個器官─陰蒂─引發高潮,不該跑出一個莫名的G點來。

傳統的陰蒂組織在教科書上只會露出個小頭。2005年時O'Connell利用核磁共振及過往的文獻研究[6],重新探討陰蒂的組織構造,發現陰蒂組織可能有延伸至尿道及陰道的前壁。只要陰蒂的組織及神經延展的越廣,女性就可以不只直接刺激(看得到的)陰蒂引起高潮,還可以藉著刺激所謂的G點(也是陰蒂的延伸組織)而引起高潮。因此,大家開始朝著「G點─陰蒂本一家」的觀念前進。

2008年時,義大利的科學家利用超音波檢查20名女性的陰道[7]。接受檢查的20名女性裡,有9位自述有陰道性高潮的經驗,有11位沒有。義大利的科學家發現,有過陰道性高潮經驗的女性,超音波測量到的陰道尿道組織較厚;相反的,沒有的女性則組織較薄。因此他們認為可以用超音波預測女性會不會有陰道性高潮。

2009年時,法國的團隊利用超音波檢查5個自願的女性受試者,在他們剛結束性愛後用超音波檢查其會陰的收縮。研究者認為,所謂的G點,應該是陰蒂富含神經的根部,因此在刺激後會引起快感,再度強調「G點─陰蒂本一家」。

在G點的觀念快要被揚棄時,2011年有個波蘭的學者,在一位83歲女性死後不久則解剖了她的屍體。發現在陰道壁的第五第六層之間有個像葡萄般群聚的組織。他認為這是女性的海綿體,受到性刺激會硬起來,應該就是所謂的G點。此篇論文題目為「G點的構造:一個全新發現」[8],登在2012年的性學雜誌期刊(Journal of Sex Medicine)。不過呢,因為他沒有提供組織學上的特性,無法證明這個組織含有神經成分,因而受到批評。大部分的人還是認為,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波蘭學者找到的這一團東西就是G點。

不過,無論科學界有沒有找到G點,在現實生活中,G點的觀念已經深植人心。在G點的觀念推出不到十年後,針對美國及加拿大婦女做了份的匿名問卷調查[9],[10],在1,245個22到82歲的婦女裡,認為自己有G點的女性比率為65%。也就是,至少有超過一半的女性,相信了G點的存在。




在2010年,一份大規模的匿名問卷統計[11]裡顯示,在英國的研究調查1,804個年齡於22至83歲的女性,以問卷的方式詢問這些女性是否認為自己身上有G點,發現56%的女性認為自己身上有G點。不過,年齡越大的人相信有G點的比率逐漸變少。

另外,這個研究有趣的是,受訪者都是同卵或異卵雙胞胎。研究人員繼續探討後發現,認為自己有G點存在的女性,會與自身兩性關係的滿足程度與對性的態度有關。但是,與雙生姊妹的經驗並無關係,不會因為是相同(或一半相同)的基因就會同樣相信G點存在。

因此研究人員推論,這樣的結果可以顯示G點的存在並沒有生理上或解剖學上的立足點。他們發現,認為自己有G點的女性,對伴侶的表現也較滿意,較容易達到性滿足,對性的態度較開放較不緊張,因此,研究者認為G點的存在與環境有關。

這個英國雙胞胎G點問卷調查的研究者指出,他希望免除女性對於因自身缺乏G點而導致的失落感。大眾媒體總是把G點塑造成像「甲狀腺」或是「乳房」這樣,存在非常明確的一個「點」。似乎只要觸動了這個點,就能帶給女性極大的歡愉暢快。但G點的存在與否,如果變成如此單純的是非題,就可能使許多女性在未達到性高潮時,會怪罪於伴侶「找不到G點」;或者可能有些女性自己會用「有沒有G點」,來懷疑自己是否「正常」或「夠女人」,如此一來G點的存在,反倒就失去了意義。

行文至此,G點的爭辯也該告一段落了。目前,總和的結果大概是這樣的。超過半數的女性相信有G點存在,但不是每個相信的女生都曾經經歷過刺激G點引發的高潮。而目前的研究方式都無法確切提供G點存在的實證,不過確實有許多人以自身經驗認為陰道前壁是敏感帶。

最後,我們用英國雙胞胎研究人員之一Debby Herbenick的話做結:「假如有個人發明了一樣事物,而且大家都因此而感到愉快,那我覺得很好啊。」(If at the end of the day, someone's invented something and they feel pleasure from it, then I think that's great.)

我們要曉得,「G點」可以是個「發明」,也可能是個「發現」。但是,無論如何,G點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帶來快樂。千萬別因此而患得患失喔!




[1] Addiego F, Belzer EG, Comolli J, Moger W, Perry JD, Whipple B. Female ejaculation: a case study. J Sex Res 1981;17:1-13.
[2] Grafenberg E. The role of the urethra in female orgasm. Int J Sexology 1950;3:145-8.
[3] Ladas AK, Whipple B, Perry JD. The G spot and other discoveries about human sexuality. New York: Holt, Rinehart, and Winston; 1982.
[4] Goldberg DC, Whipple B, Fishkin RE, et al. The Grafenberg spot and female ejaculation: a review of initial hypotheses. J Sex Marital Ther. 1983 Spring;9(1):27-37.
[5] Syed R. [Knowledge of the "Gräfenberg zone" and female ejaculation in ancient Indian sexual science. A medical history contribution]. Sudhoffs Arch. 1999;83(2):171-90.
[6] O'Connell HE, Sanjeevan KV, Hutson JM. Anatomy of the clitoris. J Urol. 2005 Oct;174(4 Pt 1) :1189-95.
[7] Gravina GL, Brandetti F, Martini P, et al. Measurement of the thickness of the urethrovaginal space in women with or without vaginal orgasm. J Sex Med. 2008 Mar;5(3):610-8.
[8] Ostrzenski A. G-spot anatomy: a new discovery. J Sex Med. 2012 May;9(5):1355-9.
[9] Darling CA, Davidson JK Sr, Conway-Welch C. Female ejaculation: perceived origins, the Grafenberg spot/area, and sexual responsiveness. Arch Sex Behav. 1990 Feb;19(1):29-47.
[10] Davidson JK Sr, Darling CA, Conway-Welch C. The role of the Grafenberg Spot and female ejaculation in the female orgasmic response: an empirical analysis. J Sex Marital Ther. 1989 Summer;15(2):102-20.
[11] Burri AV, Cherkas L, and Spector TD. 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influences on self-reported G-spots in women: A twin study. J Sex Med 2010;7:1842–1852.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0)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