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看到我的「那裡」就想吐,這是怎麼回事?

「今天真是個特別的日子,我本來以為會無功而返呢 ! 」哲偉握著我的手,不斷地和我道謝。

「我和小麗在一起已經五年了,談了三年戀愛,住在一起也二年了,結婚證書對我們來說不過是一張紙,想等到我們的問題解決後才要結婚,儀式對我們而言,真的不重要。」哲偉說。

「她今天會這樣可能是我造成的,」哲偉自責的說,「我們剛開始有身體接觸時,小麗還肯讓我碰,但後來在激情之下,我不自覺地想用手指試圖插入,她痛到不行,之後就再也不給我摸了!」。雖然我知道用手指插入對一般初次性交的女性而言,可能是一種壓力或疼痛,但再怎麼說也不至於造成今天的狀況,我相信其中一定還有我不知道的隱情。

「那你們目前的性愛又是如何的?」我問。

「我們就是在洞口點到為止!」哲偉委曲的說。「對了,因為她不讓我的手指接近,有一次我想要趁亂闖關、試圖直接挺入,小麗立刻大叫噴淚、推開我,之後我再想要接近,她都會不自主的把腿夾緊。」

「這不是你的錯,也不是小麗的錯。」我安慰他們「哲偉有這樣的情慾表現是正常反應,我想可能小麗自小家庭教養對性都較為排斥或拒絕,小麗妳也不用一直自責。」

性交疼痛是絕大多數女性都有的經驗。很多都找不到原因,通常女性都會很自責,以為自己心理有病、不正常。但是,那生理的疼痛是真實的,不是只存在腦袋裡。治療的最佳方法不是藥物或手術,而是進行心理及身體上的改變。

「老師,父母從小就告訴我,和男生在一起就是壞女孩,高中時有一個男生喜歡我,我為此自責好久,一直認為我是不是有哪裡勾引男生了,刻意將胸部壓得更扁,駝背,盡量不要讓第二性徵跑出來….」小麗道出她從小對異性的恐懼。

「可是現在小麗己經可以接受直徑3.5 公分的器具了,應該不會有進不去的問題才對呀!」哲偉說。「我們跑遍了所有可以求助的大型醫院,醫生叫我們要練器具,我們都已經練到最大尺寸了, 但還是不行,她就是怕我進入,該怎麼辦?都已經5年了......」看哲偉這麼焦慮,我知道他真的已經走投無路、快要絕望了。




諮商時,我希望哲偉和小麗彼此能多一點耐性,這需要兩人多花一些時間共同面對,哲偉一臉認真地告訴我:「多久我都會願意陪她走過。」在這麼多年的陰道痙攣治療經驗中,這份真情與等待實屬難得,我心裡燃起很大的感動,有多少情侶在這樣的狀況下早就分道揚鑣了。

難道小麗是恐懼陰莖嗎?我心想突然閃過這樣的答案。

「小麗,你看過哲偉的陰莖嗎? 」

「有。」

「有摸過嗎?」

「不敢。」小麗低著頭,很害羞的樣子。

我明顯感覺出來,小麗最大的問題就是不敢面對。所謂的看過,我想也只是瞄過,更或說是被勉強看的吧。

進入治療室,我請哲偉躺在床上,我先請小麗先試著愛撫哲偉,剛開始還很順利,但當小麗的手接近,哲偉開始變大時….

「嘔…嘔...」小麗一直乾嘔著。她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我措手不及...

原來小麗懼怕的是勃起的陰莖呀!

接下來的一周,我要小麗回家練習面對哲偉的陰莖並進行按摩。我欣喜的認為這樣小麗應該可以慢慢克服恐懼而接受它,沒多久就可以成功了吧。

「沒辦法,還是沒辦法插入。」哲偉在下堂課一進入諮商室時就告訴我。

「我們回家練習時,小麗從剛開始一直乾嘔到可以慢慢接受它,過程還算順利,但我們真正要嘗試做愛時,她的腿就縮起來,臀部也會不自主的抬起,」哲偉描述的非常仔細,似乎希望我可以再幫他們找出更多有機會成功的線索。

既然小麗已經慢慢可以接受哲偉勃起的陰莖,我請他們到雙人治療室實際操作給我看。

進入治療室後,狀況一如哲偉說的那樣,當哲偉想要接近小麗時,小麗立刻往後退,我換回治療器具時,沒事,真的陰莖,又往後退,就這樣試了多次,答案出現,她無法接受真正的陰莖進入。

怎麼辦呢?我陷入膠著。




也許是受之前哲偉無預警挺入的陰影籠罩,雖然我教導小麗許多放鬆的技巧,但失去控制的感覺真的讓小麗很恐懼,她會這麼抗拒被進入,竟是因為怕會穿破她的腸子….

「不會痛,但心理沒辦法接受。」這是第一次當哲偉完全進入時,小麗的第一句話。她一直要哲偉慢一點,哲偉一動,乾嘔的聲音又再度響起…...

結語

治療女性陰道痙攣是一段從負向感覺、到沒感覺、到正向感覺的過程。即便小麗目前並沒有愉悅感,但至少她做到了,他們成功了,接下來更多的愉悅就留給小倆口一同去開發吧,成功的號角響起,他們總算有了人生的第一次。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