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不轉發「一人一信,救救白血病小孩」

……

我這是怎麼了?失語、旁觀、回避和置之不理,是代表成熟,還是表現淡定?當年的悲憫和愛心,都被時光磨蝕殆盡了嗎?

如果一個人,連一點悲天憫人的情感都沒有了,他或她還有多少人味兒呢?

如果…

我懺悔,為自己,也為這個時代的人性。

(林冬冬/摘自《上海文學》2013年第10期,圖/李小光)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