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歲老母親的願望:孩子,別讓我在安養院孤獨等死

去年底,日本傳出殘忍的老人養護機構趕人事件,理由竟是,住在養護機構裡的老人「活太久」,養護機構不堪虧損,只好要求老人遷出。老人們當初入住時付了一大筆入住金,還按月繳納房租,但因住齡超過十年以上,仍舊被驅趕。 

日本的長期養護機構發達,日本政府調查報告指出,每年有42萬名老人申請入住,最短排隊一年半,最長11年。但入住後,卻可能面臨長壽帶來的被驅逐,晚年仍無法安心。哪裡才是得以「平穩死」的棲所?是近年日本社會思考的課題。 

自宅臨終者表情不一樣 

日媒之前報導一則動人的在宅平穩死案例,一對住在兵庫縣尼崎市的松田母子,母親80歲、兒子55歲。母親想在自宅中安享終年,多次說服兒子後,4年來接受地區診所醫師長尾和宏居家安寧療護。松田媽媽透露,選擇在家終老,除了可以讓兒女就近探望外,「如常的生活環境與生活習慣,可以較不慌張地面對死亡。」

去年8月,松田媽媽的最後一晚,是呼喚兒子說想吃布丁,吃完布丁後便安然入睡。直到翌日兒子探望時,母親已經在睡夢中死亡,神情平靜。 

1995年開業以來,已經送走700位在自宅平穩死老人的長尾和宏,近年以寫部落格、出書等方式,推動居家安寧。他向媒體表示,「終末期的延命治療只會增加病人的痛苦,卻不一定可以延長生命,甚至也曾出現縮短生命的案例。」 

他從臨床案例中觀察到,家中接受治療的病人的表情,和在醫院裡接受治療的病人的表情完全不同。在家裡迎接死亡的老人,直到最後一刻都可以聽喜歡的音樂、吃喜歡的食物、喝點小酒娛樂,還能呼朋引伴聊天,自由地呼吸。 

相反的,「在醫院裡的老人,眼神充滿對死亡的恐懼,了無生氣。」長尾和宏說。其他提倡居家醫療的日本醫師也都認為,「臨終前的元氣」十分重要。 



與台灣相似,即便有半數以上的日本老人希望在家終老死亡,但實際上有8成以上的人臨終時都是在病院裡。 

讓死亡也成為如常生活 

「死亡真正降臨時,子女都是捨不得,且無法面對。」65歲仍在多所學校教課的平野先生說,不管是放棄延病治療(即疾病未期時無效的侵入性急救)或是在家裡迎接死亡,家人可能是最大的阻力。 

平野先生的子女剛剛大學畢業,而年邁的父母還健在,一家六口同住。每周總有一天聚在一起,夏天時在庭院烤肉,秋天時摘柿子。但讓他困擾的卻是,緊密的生活、濃厚的家族情誼,反而使人無法「平穩死」。 

日本政府去年曾針對癌症末期的病人進行意願調查,只有少數人願意接受延命治療,但由於日本目前仍未有安寧療護相關立法,所以必須由當事者與家屬在臨終前協議好,否則在醫院裡,醫師只會竭盡所能,使用先進的儀器與技術延長病人的壽命。 

所以想平穩死,最重要的就是讓身邊的家人理解自己的想法,不少人擔心死亡若突然造訪,來不及口說或思考,便事先用文字把自己的心情書寫清楚,交代兒女不要實施延命治療,讓他們能夠「尊嚴死」。 

日本老人想追求的是「如常」的境界。得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日本電影《送行者》劇作家小山薰堂說,死亡也是「普通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活著時和家人一起到超市購物,每天上班下班一樣普通。想在家中迎接死亡的老人,他們想如常的活著,如常的死亡,跟大自然一樣,有生就有死,既然不逃避生,也不應逃避死亡。

本文獲安寧基金會授權刊登

專欄簡介_人生驛站


《人生驛站》是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所出版的會訊。安寧照顧基金會自1990年12月成立,以全面協助臨終病人獲得適當醫療並促進各界對臨終病人之關懷為宗旨,積極推展安寧療護及生命教育,並推動「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於2000年立法通過,讓台灣成為亞太地區第一個立法保障尊重自然死亡的國家,促使末期病患在臨終時刻可選擇不做侵入性的急救、尊嚴善終。本會訊涵蓋安寧資訊、醫療新知、觀念啟發、心靈探索等全方位的生死議題平台,並供民眾免費索取,更多訊息可上基金會官網:http://www.hospice.org.tw/hospice/

共有2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