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現代男女深思的故事:「牽手」的意義

在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的年會上,我認識了一對來自美國的夫婦。

那天,在柏林一家中餐廳用餐,這對夫妻剛好坐在我身旁。妻子笑著為丈夫斟茶:「來,我敬你。」丈夫歡歡喜喜碰杯飲茶,然後很自然地幫妻子夾肉選菜,恩愛極了。

忽然,那位妻子笑咪咪地向我伸手,問:「可以握個手嗎?」我受寵若驚。間隔不到兩分鐘她再次伸手:「可以握個手嗎?」

我疑惑地望向她的丈夫。他平靜溫和,帶著歉意說:「對不起,她是個失智症患者。」我心中一驚,因為看神情她完全是個風度美好的女子。

在那4天時間裡,不論任何時候,丈夫都自在地牽著妻子的手,領她觀賞風景,為她拍照,帶她上洗手間。有些地方丈夫不便陪同,便央求女性同行者協助。由於要搭乘長途巴士及配合團體行動,不能自由行動,所以細心的丈夫會為妻子準備紙尿片,但每日仍會尿濕兩三條長褲。晚上回旅館後,丈夫都會把這些弄髒的衣褲洗乾淨,擰乾後用毛巾吸水,再拿吹風機吹乾,然後晾起來。

那妻子原本事業成功,經常在電視節目上分析金融投資形勢。可是3年前,她的帳目突然連續出錯;應邀演講,她說著說著就會不知所云;兩個住在外地的兒子打電話來,母親講兩句話便自行掛斷,不再耐心傾聽…醫生診斷她的大腦部分鈣化,得了失智症。

她忘記了過往的一切,失去了判斷力。和她說事情,10秒鐘後她就會忘記,但她卻能清晰地記得丈夫的名字。她能走路,卻沒有方向感,一出門便會迷路。警察送回3次後建議丈夫反鎖家門,以防她再度走失。出門旅行時丈夫必須緊緊牽住她的手,即便如此麻煩,丈夫仍決定帶她去旅行,因為換一個環境,能刺激她腦波的運動,減緩病情惡化的速度。

不到60歲便罹患失智症,醫生無法判定原因,丈夫認為可能是金融風暴帶來的壓力造成的。他不忍心把妻子送進療養院,於是放棄了自己的事業,專心照顧她。

他說:「她是我大學的學妹,我們戀愛結婚,然後出國打拚。她為我生了兩個孩子,都教育得很好。我們在一起整整40年,現在她能依靠的只有我。」

得了失智症的妻子不會生氣,總是笑嘻嘻的,很快樂,完全沒有負面情緒。病後善良本性流露,算不幸中的大幸。



我們談話時,那位妻子就那麼靜靜地坐著,深情地望著丈夫。問她:「說誰?」笑道:「講我。」「講什麼?」她不再回答,只是一個勁兒地笑。

臨別時,她又伸出手來:「可以握個手嗎?」然後說,「來我家玩,我先生人很好,會請你吃飯。」

望著手牽手逐漸走遠的夫妻,我失神呆立,恍惚中手被握住,我丈夫輕聲道:「走吧!」我牢牢抓住他的手,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溫暖。

(伊伊/摘自《今晚報》2013年11月22日)

專欄簡介_讀者雜誌

《讀者》雜誌創刊於1981年,普見於全球各華人地區,僅大陸每期發行量即高達八百萬份,被譽為「亞洲第一刊」。台灣於民國100年發行,是文化部核准發行的第一本大陸期刊。《讀者》集藝文、倫理、歷史與勵志於一身,深受愛書人肯定。 http://www.readers.xcom.tw/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