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也頭大!每天都有新的「研究發現」,藥該怎麼開?

其實,回顧醫學的歷史,就能發現曾經被質疑過、挑戰過、最後豬羊變色的學說豈止麩醯胺酸,根本是不知凡幾。十九世紀的醫師們把傷口化膿視為「正常」的癒合過程,而將提出洗手觀念的先知視為「異端」大加韃伐;二十世紀的醫師刻意讓患者感染瘧疾,試圖用瘧疾引起的高燒來治療梅毒,如今看來駭人無比的作法卻得到了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肯定。昨是今非的例子在醫學上比比皆是。

這樣或許令人錯愕,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去驗證或是推翻既有想法,正是科學演進的必然過程。畢竟無論是驗證或是推翻,我們都會離真相更近一點點。自然界裡頭數不盡的未知令人挫折,卻也讓人深深著迷。

雖然醫學在最近的一百年來突飛猛進,讓許多曾經必死無疑的疾病可以得到醫治,但是人類目前所擁有的醫學距離全知全能、起死回生的境界依舊遙遙無期,面對疾病的複雜與生命的巧妙,我們仍只能一點一滴地去累積、摸索,嘗試在謎團中拼湊更多的線索。究竟蒐集到的零碎拼圖能夠集成一幅風景,抑或只是徒勞無功,沒人能夠說得準。

該如何讓醫病雙方相互理解,拉近認知上的鴻溝,化解彼此的矛盾、衝突與失落,將是醫學下一步該解決的重要課題。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