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月倒貼薪水也不放棄!連加恩:好命的孩子,應該要付出更多

遙遠的西非布吉納法索,有一個名叫古都古的小鎮,那裡有一間台灣人出錢蓋的「霖恩小學」,當初負責協調和監工的人是台灣最出名的外交替代役男-連加恩。連加恩在古都古除了蓋小學,還曾創下垃圾換舊衣的奇蹟,他所締造的傳奇,後來被王小棣導演改編成電視劇「45度C天空下」。

退役回到台灣,連加恩的第一份工作是台北榮總家醫科住院醫師,之後進入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擔任防疫醫師,三年前,他接受外交部委派前往非洲從事醫療外交工作,2013年底,他選擇退下公職轉戰民間公益團體,成為屏東基督教醫院合作的挪威國際路加組織派駐南非的代表,未來也會與畢嘉士基金會合作,一起為「霖恩小學」籌措營運經費。看似不停地轉換跑道,但對連加恩來說同樣都是助人的工作並沒有不同,他說︰「早在非洲服役時,我就體會到走助人這一行,永遠不會有失業的問題。」 

【徬徨少年時】

連加恩是牙醫的兒子他排行老二,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妹妹。「我高中讀的是建國中學,選第三類組是遵循父親想要我當醫生的期望,後來順利考上陽明醫學院,我一直是個按部就班的乖小孩。」

連加恩說他的爺爺是在台灣光復的前幾天,躲在防空洞因腦膜炎過世,那一年他的父親才兩歲,是父親的哥哥工作賺錢把父親養大。「行醫救人是我父親最初的人生志向,他重考兩次都考取牙醫系,他希望我讀醫學系,或許是為了彌補自己的遺憾。」因為這樣的緣由連加恩的父親一直很重視小孩的教育而他也不負父親苦心的栽培從小課業就特別突出並以優秀的成績擠進建中的資優班

「把書念好,然後呢?」考上建中之後,連加恩不經這樣問自己,他感到迷惘,「有好長一段時間,放學後我和幾個死黨跟著班上的留級生到處玩,打撞球、溜冰、在西門町亂晃;後來一群人又迷上大型電玩,我騙父母去補習其實是去打電動,常常玩到晚上11點,再搭最後一班公車回家。」生活失去目標心很空虛,「上課睡覺只是我心裡沒有動力的一種表現。」

在學校,連加恩是讓老師傷心的班長,然而在教會,他可是一個拿全勤獎的優良信徒,每個周末他固定參加教會活動。「我內心的風景旁人察覺不到,但我卻隱約感覺上帝好像可以理解。」連加恩說,高二下學期的一天他書唸到一半,心裡突然響起一些詩歌的旋律,他感到一股神聖的氣氛,瞬間淚如雨下,「我跪在地上想到自己生命的貧乏,我禱告耶穌,請祂來改變我的生命。」那一天起,連加恩把自己毫不保留地交給上帝。多年後,連加恩回想這件事,才發現,人生中很多的精采,都是發生在那個禱告之後。



【革命家精神】

大學時代連加恩開始對服務產生興趣,他積極參與服務性社團,寒暑假一定隨社團深入台灣的鄉間、山上、離島,挨家挨戶幫老人家量血壓、測尿糖。出隊的體驗讓他想起小時候陪著父親四處義診的情景,從小連加恩的父親就用身體力行的方式教導他,要關心社會上弱勢的一群,這是身為基督徒應有的使命。

去非洲當兵連加恩也是聽從上帝的安排「非洲役男截止報名的前一天,我把證件交給父親,我跟父親說︰如果早上醒來,覺得心裡有平安就去幫我報名。」就這樣連加恩展開為期20個月的非洲服役之旅

到了西非布吉納法索,連加恩發覺自己每天都在經歷重複的故事︰貧窮、疾病和死亡,然而,回到宿舍,他卻過著外國人等級的生活出外有司機、房間有冷氣還有廚師照料三餐,上下班之間好像穿梭在天堂和地獄,讓他感到不安。「我在心中吶喊,上帝給我一些事情做吧!」

於是,在攝氏45度的溫度下,他開始走出醫院、走入當地人的生活,跟隨父親當年的腳步,走入每一個他所看見的需要。發起三袋垃圾換舊衣的活動;幫村子鑿深井,讓三千多位居民能飲用乾淨的地下水;還接受村民託付,在當地蓋了一間小學,讓上百名失依的孤兒有機會上學。這些改變雖然不是連加恩撒下的種子,但是,他卻樂於成為滋養種子的陽光和雨水。

回想中間的過程,連加恩說,他面臨過不少的挑戰,剛步出校門的年輕人,在異地要獨自處理來自台灣教友與世界各地網友寄來的愛心二手衣,1,500個紙箱一度癱瘓當地郵局,他被要求給付35萬台幣的稅金;企業家太太把先生送的鑽戒轉換現金,贊助挖井的費用,尋找廠商的過程中,他差一點落入黑市的圈套;小學四公畝的地是村民主動獻上的,興建過程歷經被建商誣告、進警局接受盤問、被當地小官索賄,許多他意想不到的困難。  

在連加恩的思維裡,信仰就是他的支撐,「我們家有個習慣一遇到問題,我們就會跪下來向上帝禱告。」他說,每當我知道父親診所的禱告室又在為我代禱,我的勇氣就會多一點。「拼命向前衝有時候是需要一點盲目、需要一點超自然的力量

非洲的洗禮,連加恩換了腦袋也換了眼光,他說︰「想要改變一定會遇到困難,但要有革命家精神。」後來,他發現只要忍耐、學會撐在那裡,資源與轉機總會適時地冒出來。不過,他也承認一切從零開始是很可怕的,因為不去開始,沒有人會去怪你,可是一旦踏出去,就要承擔事情的成敗,「回想那段歲月,我覺得最困難的地方往往也是最有趣的,因為那裡有更多的可能性,我們可以讓不可能變成可能。」 

【永遠的鄉愁】

服完兩年兵役,為了霖恩小學後續的營運,連加恩在布吉納法索多停留了一年,之後返台他先到榮總家醫科任職,隔年轉換跑道,進入衛生署疾病管制局擔任防疫醫生,「當時心裡有個聲音,如果將來要再回去非洲,若能在公共衛生上多一些學習,未來也許能做出更高視野的事。」



就這樣連加恩放棄未來可見的高薪與升遷機會,帶著妻兒搬到花蓮。他的太太高麗婷形容他是一個很好挑戰的人,高麗婷說︰「凡是沒人要的,他越喜歡搶第一,聽到花蓮缺人,他馬上就說︰好吧!那我去。」

一家人在花蓮住了將近一年,短短幾個月連加恩接到好幾封邀約他去非洲工作的電子郵件,他不由得這樣聯想這一切是否從神而來?因為相信上帝連加恩於2010年2月重返非洲,展開在南非的外交醫療生涯。偏遠的、弱勢的、缺乏的,總是特別觸動連加恩心底的柔軟,心軟、喜歡親近人或許就是連加恩一再回非洲的原因。

「在南非生活最困難的是安頓家人。」連加恩說,當地治安差,他們搬過三次家,回憶初到南非時,常有挫折和無助感。「我們住在裝設電網、紅外線的房子必須跟鄰居軍備競賽半夜會聽到警車、槍聲、防盜器的聲音,時常睡得不安穩,警察也不安全,會向外國人勒索。」

連加恩說,外交官的生活並不像外界想像的光鮮,南非幣值過去三年來到高點,他的薪水等於縮了40%,房租每年調漲10%,可是台灣外交人員的房租津貼已經十幾年沒調。「賣掉台灣的房子和車子,跟長輩借錢,我等於每個月都在倒貼薪水幫政府工作,」說起過往,連加恩只能用辛苦兩個字形容。

最令連加恩愧疚的一次是大兒子手肘意外骨折,他帶著大兒子好不容易找到可以安排手術的醫院,卻被醫院告知家屬不能留宿醫院,開車回家的路途上,連加恩十分懊悔,他懷疑自己是否做錯事?為何要讓妻兒陪他來非洲受苦?

既然這麼辛苦,為什麼不回台灣?連加恩說︰「沮喪是難免的,」不過,他也強調信仰對他的重要性,「禱告結束,我還是想再試試看;我相信,既然上帝派我去非洲,不會只是要我去受苦,一定有一些事或是祝福要讓我去經歷。」每當困難降臨,連加恩總會想起教會牧師曾對他說的話最苦的時候就是經歷和享受上帝同在最多的時候

有一回連加恩去尼日出差,為了省錢他從南非先飛法國再轉機到尼日,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機場,在這最孤獨的時刻,連加恩得到啟發「原來上帝送給我的是套裝行程,上帝沒有應許一路順暢,但祂應許永遠不離開我。」回想經歷過的困難與神蹟連加恩逐漸明白上帝的安排,「我是帶著上帝的愛才會來到非洲上帝把我的肉體當作橋梁,祂要我幫助身邊需要幫助的人。」

他體悟到,客居他鄉的日子,難免會遇到受點苦、吃點虧,身為基督徒的挑戰,就是如何能夠不論斷,而且保持正面的態度,去祝福和自己居住在同一塊土地上的人民。 

【影響年輕人】

連加恩這次回台灣是為了下一個工作做準備,現在他是屏東基督教醫院合作的挪威國際路加組織LIN(Luke international Norway,簡稱LIN)派駐南非的代表。過往三年的醫療外交生涯,心中的不踏實一直揮之不去,我的外交工作是透過醫療這個工具幫國家爭面子,學科學的我喜歡爭裡子,希望看見真正的改變,轉換到公益團體比較符合我的性格。」



他補充︰「加入LIN我可以做醫療、公共衛生、人道救援的工作,在南非有許多非法移民工,這些青壯年非法移民到南非,也帶去疾病傳播等公共衛生問題,LIN過去在馬拉威協助醫院進行醫療資訊管理成果豐碩,未來我會慢慢把這些成功經驗移植到南非;另外也會持續在非洲開發服務據點,讓年輕人有機會來非洲從事志工活動。成為LIN 的一份子連加恩很開心,因為又是一項全新的挑戰。

十年前他把在布吉納法索當兵的經歷寫成書,十年來他透過《愛呆西非連加恩》這本書以及學校演講,陸陸續續鼓舞不少台灣年輕人走出去,去發掘生命更多可能性這一點讓他很振奮,「這些年來我有意識地想藉由人在非洲這件事,持續影響台灣的年輕人,新工作的地點也是在非洲,或許又是上帝巧妙的安排。」

當年的徬徨少年,如今已經變成堅實的社會工作者,連加恩從非洲帶回來的衝擊持續在他的心裡發酵,這些年他努力實踐自己說過的話,這句話也是他的信念︰好命的孩子,應該比別人付出更多,為了幫助更多的人甚至比別人更勞累,這樣,好命才有意思。

作者簡介_畢嘉士基金會

名稱取自於「屏東基督教醫院」創辦人之一、曾來台行醫30年的挪威籍醫師畢嘉士。希望繼承他「永不放棄」的信念與解決問題的決心,盡其所能去看顧每一個生命的尊嚴。除了在屏東偏鄉開展輔具資源服務,以及多項長期照顧服務,包含日照服務、居家照顧服務、到宅沐浴車、長輩臨時住宿等,亦在非洲馬拉威從事教育及社區發展工作。

官網:https://bjorgaas.org.tw/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bjorgaas.org.tw/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