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怕了!一個絕望的婦產科醫師:以後我跟病人只用錄音筆溝通

小朱問我要不要團購錄音筆,她說「如果以後我跟家屬解釋,要先請對方簽錄音切結書......」

我:「唉......」

小朱又自問自答「以後我是不是應該要家屬全員到齊之後有共識,再開始處理病人?」

我:「嗯......」(無法回答)

小朱:「我會解釋清清楚楚,拿著說明書寫下各種後遺症的機率,然後完全不建議,由家屬統一決定後再處理。」

我:「如果家屬問『醫生妳什麼建議?』」

小朱:「你們決定,醫生完全依據解釋跟法條規定走。」

防衛性醫療,豈非自願?

我知道小朱的熱情跟積極依舊,但是還能維持多久?

「最後一個出現的家屬」打掉的,究竟只是「孝順心急情非得已」,還是其他的......?

下次,真理之門殘酷無情重重關上時,誰喊「急刀」?誰喊「回來」?誰伸手穿越那道門?

作者簡介_Lisa Liu

1980年生,2006年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2011年成為外科專科醫師。現任高雄市立聯合醫院一般外科暨乳房專科醫師。

與老公蜜蜂先生為國小同學,兩個女兒及三隻狗狗的媽。興趣:袖珍屋模型、手作工藝、偵探科幻小說、繪畫,藏有千本漫畫。

部落客:maijonalisa.pixnet.net/blog 
粉絲團:www.facebook.com/Drlisaliu?sk=settings/&app_data&pnref=story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85)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