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吐苦水,你真的敢把「真心話」告訴他嗎?

到外面吃飯、喝下午茶,常常是我進行心理學個案研究的時間。有一次,我聽到的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幾位姊妹在聊天抱怨,其中一位,在闡述她的悲慘婚姻生活。當然,她先生,就是被公審的對象。

這類的對話,通常瑣碎而重複。簡而言之,她的重點,是她先生為了家計、房貸,需要兼兩份工,回到家,還要花時間照顧小孩。

「他都不在意家庭生活!」這位太太強調了好幾次。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耳朵壞掉了?這位太太的描述非常凌亂,情緒話滿天飛,但是前前後後拼湊起來,我所聽到的是,這是一位負責任、顧家疼小孩的丈夫,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賺的錢不夠她花。她先生負責家裡的大小開銷、房貸,但是沒有辦法陪她逛街,沒辦法對她表示該有的心意。

她「只好」用自己的錢,買名貴的包包、穿漂亮的洋裝、去做spa與護膚美甲…。在她的眼裡,她先生不是好丈夫、不是好爸爸,搞不好有外遇…

我大概是太久沒見世面了,明明是雙重標準、邏輯前後不一,對自己很寬鬆,對他人很嚴格。沒想到,姊妹淘們開始附和起來,簡而言之,就是這個先生沒那麼好,他們各自的先生或男朋友更差。

在社交場合,這是常見的安慰人的方式。說自己的不好,來突顯他人的好;大家都沒那麼好,來同病相憐一下,相互取暖求慰藉。對他人討厭的對象,偶爾補個幾句嫌惡,算是支持一下朋友的情緒。

會做人的高手,當著人的面,即使聽出他過分的地方,最好是講講善意的謊言。頂多就是用開玩笑的態度,點一點他,然後請他不要當真。被點到的人,如果有點生氣了,那就再把對方討厭的人,多嫌個幾句,講講「公道話」,把氣氛再扳回來。

但是,如果是在人後,那就不用顧忌了。難聽的話講個痛快,然後彼此約定,「你不能跟他講喔!」、「千萬不要告訴別人!」

現代功利社會,人際關係真的很淺薄。想交朋友,第一件事,就是要先學習別得罪人。要想不得罪人,真心話就要藏起來,善意謊言要練得溜。

關係如果真摯一些,那也要看關係說話。關係夠了,真心話才能出口,但是真出口了,就要怕失去朋友。



如果是在治療情境,善意的謊言,就可以免了。關係建立了,同理與支持夠了,時間到了,我們就可以試著說:「妳理想中的婚姻生活,跟現實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妳先生把家庭責任,連同妳想逃避的部分,一肩扛起。所以,他不再有餘力,像婚前那樣注意妳,妳對婚姻的不適應,他目前無能為力!」

可是,我終究知道,如果到治療室來的人,一心只想證明對方有多可惡,那我有多麼精闢的分析,也是枉然。心理專業人員,碰到頑石,也很難點成金。

我想起,最近跟一個孩子相處的經驗。孩子好強,輸了就賴皮,凡事要看他心情,聽他主意。他不是壞孩子,但是他天生不太能同理,情緒調控能力弱,狀況還會跟著季節變換起伏。

孩子鬧了一陣,我告訴孩子:「你因為輸了,所以很生氣,很生氣,也不能推人。你們背對背,他出石頭,你出剪刀,他慢出也沒有用,所以你輸了…他們可以先開始…」

「哪有,才不是這樣…你根本沒有講清楚…你們都這樣…都騙我…每次都這樣,都是我最後…」孩子還是大聲嚷嚷,反對他的,就算是他的好友,也一樣準備被揍。

情緒一來,事實都變成謊言,證據就變成誤會。我很清楚,孩子的困難,我能理解,我也會努力加油,但外人未必包容。我也從來都是這樣說:「不是每個人都能溝通!」

在治療關係裡,我提供我的專業,講合適的話,陪著對方一同成長。我也支持,也鼓勵,但是善意的謊言多說無益。

合則來,不合則去。我的工作,不是為了讓我交朋友。真要交朋友,彼此能談真心話,能信賴、少社交禮貌話,那是我心目中難得的朋友。

善意的謊言,常讓我覺得疲累。但是能藉著真心話彼此成長,好像怎麼講都不累。

「益者三友,損者三友;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友便僻、友善柔、友便佞,損矣。」

我想說的很多話,好幾千年前就被聖賢說過了。可是,在現在的社會,如果用這個標準,來淘汰朋友,大概就沒剩幾個了。

沒剩幾個,也好。真正的好友,能有一個,那就要當作寶了!

作者簡介_洪仲清


國立台灣大學心理學研究所臨床組畢業,領有臨床心理師合格證書。曾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和平婦幼院區早期療育發展評估鑑定中心擔任臨床心理師近7年。
目前於佳家人際智能開發心理治療所擔任所長,專長在協助自我探索與覺察、情緒管理訓練、親職教養諮商、人際與家庭溝通、正向思考引導、兒童遊戲治療等。(專欄照片攝影:汪忠信)

著作:
2015《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遠流出版社
2014《跟自己和好:為情緒解套,了解生存原來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遠流出版社
2013《讓孩子有好人緣,人際力養成法》城邦新手父母出版社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相關文章與訪問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7)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