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健檢多年...醫師:絕症病人教會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堂課

我所從事的健檢工作,是預防醫學重要的一環,透過專業,積極的幫受檢者找到身體上的疾病,預防、避免惡化…...。只是這麼多年下來,卻反讓兩位台商教會我健檢學不到的事,到現在只要一想起他們的檢查結果,都讓我不得不說,「無常」真的很愛開玩笑,當它無預警的襲擊你時,就算是醫生,也必須接受。

其中一個個案,是位50多歲的中年男子,這名個案是因步態失調才剛住進神經內科病房,主訴是最近頭有點暈,走路不穩,其實整個狀態看起來還算穩定,哪裡知道檢查後幾天,竟然確診為罕見的庫賈氏病(Creutzfeld-Jacob disease, CJD),就是俗稱的狂牛症。

CJD是種腦部快速退化的疾病,與近年因牛肉進口問題而倍受關注的英國「狂牛症」,都是由一種具感染性的變性蛋白質(普利昂蛋白,prion)做媒介的傳染病,在大腦小腦等神經系統會快速退化,更是必死無疑的罕見疾病,聞風者莫不喪膽。

我看著影像報告喃喃自語:「不對勁喔,這幾張腦部照出來的MRI影像,在基底核及大腦皮質怎麼會有CJD的特徵......」因為來我們中心體檢,需要理學檢查、打針、抽血等身體接觸,護理師聽到這名個案CJD被確診,即使他們曉得一般身體接觸不會傳染,心中還是感覺毛毛的。

CJD在台灣每年約一、二十個新案例,過去我在神經內科對它並不陌生,只是從體檢的管道遇到這種事卻是第一次遇到。神經內科醫師確診CJD後立刻往上通報監測系統,CJD感染可潛伏多年,發病後的存活率低,通常活不過一年,所以,這名男子後來的結果如何,當然可想而知,本來好好的一個人,來這邊希望身體能有效進行健康預防,卻因庫賈氏症這類的罕見疾病,最後得接受死神的安排。

另外一個李姓台商,是我中學老師的朋友,是經由老師請託來我們中心健檢,53歲的他過去身體都很健康,無相關慢性病及特殊住院記錄。

在中國大陸廣東省管理工廠多年的李姓台商,因工廠發生勞資糾紛,工人罷工圍廠,乾脆趁此回台順便體檢。



當健檢師詢問健康記錄時,李太太覺得這一年內先生的性格變得沉默話少,然而,李太太強調,先生兩岸搭機往返出差、與客戶開車拜訪、四處接洽等活動狀態都一如往常,並無異樣。

沒想到,隨後進行MRI檢查時,一做完頭部影像,我卻看到影像上呈現大腦額葉及顳葉腦組織的萎縮現象,腦室也輕微擴張,當下我就先判斷極可能是額顳葉失智症 (frontotemporal dementia)。

額顳葉是掌管大腦功能跟各項思考能力例如記憶、語言、個性、情緒、抽象思考等功能,為求慎重,我打算待會再深談,深入詢問整個事情的始末。

沒想到,一與李先生對談,他的表達令人無法了解內容,理解事情的能力似乎有下降的感覺,隨後請他做了一些簡單的計算測驗,以及問了有哪些是四隻腳的動物等問題,李先生卻一一無法回答,雖然沒有明顯的記憶力喪失,卻出現對於抽象與思考方面的問題答不出來的現象,這樣的情況的確明顯地呈現出額顳葉失智症的疾病,這種疾病無藥可治啊。

來源:Aisyah Hifni@flickr, CC BY-SA 2.0

失智症通常分為退化性與血管性兩種,李先生的失智屬於退化性失智,然而,俗稱老年失智的阿茲海默症也是退化失智,但額顳葉型失智症患者早期記憶力表現正常,生活自理也都能維持良好,只是社交禮儀判斷、複雜事務規劃、個性行為會顯著改變,另外也有以語言退化為主的類型,像這位台商講話不流利、變得不愛說話,都是此一特徵。

額顳葉型失智症隨著疾病進展,患者可能慢慢聽不懂,閱讀書寫能力逐漸變差,但記憶和生活自理比較不受影響,因為他們語言退化是大腦顳葉退化所造成,早期較難被周遭的人發現,還好這位台商來健檢得以發現,也算是慶幸了。

無藥可治的失智症任誰都難以接受,更何況才53歲,但能早期發現,就有多一點機會尋求醫療資源的幫忙,可避免家人相處不必要的衝突,家人也能及早學習和這類患者共處。

想當年我從神經內科轉往高端MRI健康領域,就是希望站在預防醫學領域的前哨,幫受檢者的健康把關,這兩位台商都正值事業豐收待收割、規劃退休的50多歲年紀,最後卻先後面對死亡與無藥可治的退化人生,這反而讓我在從事健檢工作更多了一份虛心,學會接受、面對無法控制的人生。

作者簡介_張烈賓 副院長 / 主任醫師

專長:神經內科、放射診斷科
現職:臺北市北投健康管理醫院 副院長/主任醫師
學歷:台灣大學管理研究所,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經歷:台中榮民總醫院磁振造影健檢中心 主任醫師,台北榮民總醫院榮科醫學影像中心 主治醫師

健檢報告沒寫的人生故事

北投健康管理醫院,係國內唯一命名「健康管理」之健檢醫院,為建立特色及市場區隔,強化健康管理之品牌形象,提供您及家人量身訂作、獨一無二之專屬健康管理服務。http://www.tpehealth.com/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