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知不可能,也想待在他身邊...」一個愛上老闆的胖女孩告白

第一個故事 

某個下午我約了一位朋友在咖啡廳聊天。這位朋友是商界著名人士,談吐溫文、舉止優雅,人長得又帥,甚至登上過幾次商業雜誌的封面,我常打趣他是女人幻想中的鑽石王老五。他也不負眾望,身邊永遠不缺漂亮女伴,只是至今未安定下來,也算給眾多競爭者留下希望的空間。 

我們那天下午聊得很盡興,咖啡就續了三杯。其間一個胖胖的女孩坐在不遠處的角落裡,一直目不轉睛地看他。咖啡快喝完了,她就過來輕聲地問他要不要續杯,比服務員還細心。偶爾我們聊到一些合作項目,他就招手叫女孩過來,她抱著本子迅速地記錄著他的需求。 

喝到第四杯咖啡時,那女孩又走過來,低聲在他耳邊說話。我隱約聽得,大意是勸他不要喝這麼多咖啡,以免晚上失眠。他隨意地點點頭又擺擺手,那女孩就很高興的樣子,叫服務員把咖啡換成了檸檬水。 

我看得有趣,便問:「你助理?」 

他點點頭。 

我仔細打量那胖女孩,實在是其貌不揚。「跟你多久了?」他有點兒茫然,努力回憶著:「四…不,五年吧?記不太清了。」「為什麼會選擇她?」我有些好奇。「做事認真拚命啊,人也挺機靈。用習慣了,離不開。」他笑起來,「我知道你在懷疑什麼。拜託,我只是用她做助理,又不是跟她過日子。」想想也是。 

朋友出去接個電話,大約是談工作上重要的事,半晌未回。我無聊,就招手讓那女孩過來,又示意讓她坐下,說只是想跟她聊聊天。她也很高興,大概枯坐了這麼久也有些無聊吧。只是似乎還有些放心不下,不停地抬頭看看門外。我笑道:「放心,他一時回不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對不起,我習慣了。」我逗她:「你工作真努力,要不你來我這邊做事?我給你雙倍薪水!」她嚇了一跳,幾乎是立刻就搖頭,下意識地回答:「不,謝謝。」我做出很受傷的表情,問她:「你老闆到底給你開了多少工資?讓你這麼死心塌地?」她臉紅了,笑著搖搖頭。 

我還是沒忍住,又借著玩笑提出疑惑:「還是他太有魅力了,你才不捨得?」她的臉紅得更厲害了,卻抿著嘴沒吭聲,也沒否認。我更驚奇了,問道:「你喜歡他?」問完連自己都覺得唐突,她卻很坦然地點了點頭。 

「!」我驚訝極了,忍不住感嘆一聲,瞬間又覺得不該這樣,連忙補救:「我的意思是…」她笑笑說:「我明白您的意思,沒關係的,我知道自己條件很差,所以也從沒抱什麼奢望。何況…」她頓了一下,「他也都知道。」「他知道?」我有些發愣,這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的窗戶紙一旦被捅破,雙方還能這麼坦然?



她點頭道:「他看過那麼多的仰慕和喜歡,我那點小心思,瞞不過他,我也沒想瞞。」 

「那你到底圖什麼?」她笑著搖頭說:「什麼都不圖,每天這麼看著他,我就很開心,忙到死都覺得開心。」「那他將來結婚了,你怎麼辦?」

她的目光有一瞬的黯然,「可能就離開了吧。」她說,「我早就想通了。在他身邊多停留一分鐘,自己就多快樂一分鐘。人這一生追求的是什麼?錢啊、權啊、愛情啊、家庭啊,不都是為了『快樂』這個終極目標?對於我來說,在他身邊的每一天都很快樂,這足夠了。」 

第二個故事 

那天下午,我走進這間豪華私人病房時,忍不住暗暗心算了一下,在這裡住一天的費用實在高得令人咋舌,而她已經住了整整三年。他坐在病房裡,她坐在他身邊白色的輪椅上。我知道他家頗有些積蓄,可是這筆開銷,也實在是天文數字。我把帶來的鮮花和水果放到一旁的桌上,輕聲問:「還不打算出院?」他搖頭說:「在這裡她住得會舒服些。」 

「可是…」我將目光投向輪椅上眼神呆滯的女人,「她應該很難清醒過來了吧?」 

話說得殘酷,卻是現實。我眼看他的臉色變了變,卻又漸漸平靜下去。 

她是他的母親。

三年前,他陪她出門旅遊,遭遇車禍,他左臂骨折,而她卻因沒有繫好安全帶被甩出車窗外,太陽穴正撞上一塊石頭,當場血流滿面昏死過去。 

那天他在急救室外面等,最危險的時候醫生也說救不過來了,問要不要拔呼吸器。他堅決不肯,聲稱有一線希望都要救。等到母親再醒來的時候,就是這副樣子了,醫生說,康復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看出他心裡難受,忍不住說他:「你這是何必呢?」他搖頭說:「你們不懂。」 

其實也未必一點兒不懂。 

我知道他父親在前幾年因病去世,母親是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心中的依賴可想而知。 

他說:「你們每天都誇我工作光鮮,賺錢又多,脾氣也好。卻不知道我每天都覺得自己戴著面具,被老闆罵,被同事擠對,像個假人一樣。就連回家跟老婆說幾句心裡話,她也只會說,別煩我,我也很累!」 

「活著有什麼意義?只有回家跟我媽聊天的時候,我才是最開心的。她會給我做一碗我最喜歡的水果粥,聽我嘮叨、抱怨,甚至爆粗口罵那些經理,她從來不嫌我煩,而是聽我說,安慰我…在她身邊,我永遠可以放鬆地做我自己。」 

他的眼淚嘩嘩地淌下來:「我捨不得她啊,她多在我身邊待一天,就像偷來了一天。單單這樣坐著,我就覺得自己還有個人樣兒,哪怕付出再大代價我都心甘情願。至少我可以告訴自己,在這個世上,我還有個媽。」



第三個故事 

朋友小敏有先天性心臟病,不能懷孕,生命也隨時可能終止。當初我們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都很難過,這麼溫柔可愛的一個人,可能要因此失去美好姻緣,甚至朝不保夕,實在令人惋惜。誰知今年,我收到了她的結婚請柬。請柬上是兩人的合影,她的愛人據說是做日雜小生意的,相貌平平,但看著小敏的目光裡卻充滿溫柔。 

我們去參加他們的婚禮。主持人宣布互換戒指後,新郎在臺上拉著小敏的手,出人意料地說出一段話。

來源:Lel4nd@Flickr , CC BY 2.0

他說:「我知道包括我爸媽在內的所有人都不贊成這場婚事,可是我愛小敏!將來有沒有孩子無所謂,我們還有多久也無所謂。能娶她,我就特別幸福滿足。」 

最後他抓住小敏的手,高高舉起,大聲地說:「我是個生意人,不懂講什麼好聽的話。我就是覺得,跟小敏在一起是最不虧本的買賣!我們倆愛一天,賺一天!」 

台下掌聲雷動,許多女生都哭了。 

塞萬提斯說:「愛與死有一點相同,不論帝王的高堂大殿,或牧人的茅屋草舍,它都闖進去。」人這一生,有多少愛曾經光顧,又有多少可以長久駐足。然而只有隨時都提心吊膽地擔心失去,才會倍加珍惜。這樣的愛,既投入,又刺激。為了可能到來的分別,就提前忍痛割捨,這究竟值得還是不值得?時光有多長?時光浩浩蕩蕩,時光也捉襟見肘。 

誰規定必須在私有的時光裡循規蹈矩地活?何不放縱自己一次,哪怕生命下一秒就戛然而止,也算不枉來一世。跟命運討價還價未必贏得了,甚至也許不能全身而退。可是,愛一天,賺一天。只要真正愛過,終究不會血本無歸。 

(林冬冬/摘自中信出版社《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書)

專欄簡介_讀者雜誌

《讀者》雜誌創刊於1981年,普見於全球各華人地區,僅大陸每期發行量即高達八百萬份,被譽為「亞洲第一刊」。台灣於民國100年發行,是文化部核准發行的第一本大陸期刊。《讀者》集藝文、倫理、歷史與勵志於一身,深受愛書人肯定。 http://www.readers.xcom.tw/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