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救人,卻被嫌打不贏死神…你怎麼能苛責那些選擇離去的醫師呢?

手術進行到了一個段落,剩下的部分就是把傷口縫合而已,麻醉科的醫師已經把呼吸器的麻醉藥量調降,手術台上的醫師心情都輕鬆不少,開始你一句我一句地聊起醫院的事情。

「你知道李醫師要離職的事嗎?」

「李醫師?神經外科的李醫師?」

聽到李醫師要離職,心裡小小地嚇了一跳。李醫師給人的感覺溫文儒雅,雖然神經外科跟一般外科的交集不大,但是之前因為某些因素得到過李醫師不少幫忙,所以對李醫師的印象很好,晚上值班的時候也常常在開刀房碰到他在進行緊急的開顱手術。

沒辦法,醫院裡能值班的神經外科醫師不多,偏偏腦袋瓜出問題的時候一刻都不能等,所以李醫師一直都是急診刀房的常客。儘管如此,李醫師平時還是保持一貫溫文儒雅的態度,和許多「雷公型」的外科醫師判若雲泥,因此聽到這樣的消息著實讓人吃驚!「為什麼要離職啊?知道他之後要去哪裡嗎?」一連串的疑問讓這段原本輕鬆的閒聊越來越沉重,而且情況也讓人有些失落。

李醫師之後要去不遠處的另外一家醫院服務,那家醫院規模略小,醫院的儀器設備和人員訓練根本不足以讓他發揮那優秀的外科技術,因為按照以往的經驗,這個地區的車禍外傷病人都是優先送到我們的醫院處理,如果那家醫院碰到要動腦部手術的病人也一定轉到我們的醫院。李醫師如果去那邊服務,根本就是準備退休養老了!

「李醫師就是不想開刀了啊!」麻醉科主任一邊幫病人添加藥物,一邊細細述說李醫師的委屈:「年初那個台北來這邊遊玩的遊客酒駕出車禍,自己只是斷了幾根肋骨外加氣胸還有小腿骨折,結果旁邊的老婆摔出去腦袋瓜稀巴爛了,送來這邊啟動創傷小組搶救,李醫師開了三次刀,最後病人醒不過來氣切轉呼吸照護中心,那位酒駕的老公一直要李醫師負責後續的照顧,煩都煩死了!」

「然後醫院值班的神經外科醫師又少,他值的班多,收到這種病人的機會就多,整天跑醫院顧病人,家都不用回去了,那個……剩下的家庭因素就不用提了。」

外科醫師總是有受不盡的委屈!

我尊敬的一位學姐,她的先生也是一位外科醫師,一樣碰到讓人遺憾的事情。學姐的臉書在記述這段事情時是這樣的描述:「他一步步的寫著。高血壓……顱內出血……昏迷……清醒……高燒……他一邊寫著,一邊納悶著,這裡面沒一件事是他造成的,而這整件事,他掏心掏肺的,像幫助現在手上的病人一樣,幫助病歷裡的這位病人。他不知道,為何今日得為自己的清白與曾經作過的努力奮力的辯駁,只因他打不贏死神。」

這段文字給我特別深刻的感受,因為我也曾經在病人床邊看著病人的生命逐漸流逝,就像是在看一齣恐怖電影一般,最恐怖的是,你明明知道劇本,卻改變不了結局。

當外科醫師一段時間就會感到疲憊,儘管順利切除腫瘤的成就感讓人雀躍,但是在與死神搏鬥的過程中,醫師不會也不可能永遠是贏家,而失敗的後果總是讓人難過。如果這時還有不理性的家屬來湊上一腳,醫師要有非凡的意志力才能承受這樣的打擊!

在醫院碰到了一些讓人失望的不理性家屬,讓我有了去診所工作的念頭。當我跟妻子討論我的想法時,她跟我提到,其實她希望我繼續在醫院當個外科醫師,這樣才不會浪費了一身的功夫。但是她不知道的是,之前我雖然在臉書上很驕傲地說我把刀順利開完了,然而,那天的手術並不是這麼順利,從下午三點下刀一直到八點半將肚子的傷口縫合完畢,其實在七點半接完腸子之前,在手術台上的我一直咒罵著自己為何要當外科醫師。

看著沾黏在一起分不開的腸子,脹到快破的小腸,已經壞死的糾結空腸,整團黏進骨盆腔撈不起來的迴腸……,我真不懂好好一個人怎麼會來淌這渾水?



網路上有一部許多人分享的微電影:

【那一年,我們都選腎臟科】

短短二十分鐘的影片,描述一位腎臟科醫師因為受到病患家屬無理的指責,心灰意冷之下離開醫院去醫美診所工作,但是因為一封來自以前病人的信而受到鼓舞,決定再度回到醫院救人的故事。

不去談裡面不符合實際的橋段,就談五大科醫師因為醫療糾紛而離開重症,最後又回頭救人這個劇情吧。雖然很熱血也很灑狗血,但是這樣是行不通的!

現在的醫療環境存在太多問題不是靠熱情可以解決。翻開報紙,我們看到的新聞就是醉漢在急診鬧事打人、民意代表在病房辱罵護理師、政府官員拒絕提供合理的工時保障、然後還有一些恐龍時代的老醫師在報紙鬼扯說醫師沒有過勞的問題。然後我們看到許多光怪陸離的現象,為了符合評鑑,醫院要求護理師「按時打卡」然後繼續上班,醫院的值班表上面填滿了根本沒有在值班的名字,好讓班表符合評鑑的要求。

到了最後,原本懷抱著熱忱的醫師們,不是因為受到打擊心灰意冷,就是在工作崗位上直挺挺地倒下去,在這樣的醫療環境,真的值得我們付出嗎?我不禁問我自己,如果有一天我因為工作過勞而中風,無法繼續當外科醫師的話,我的下半輩子要怎麼辦?如果有一天,我因為無法順利地救回病人的性命,被法院判賠三千萬的時候,我的家人該如何是好?

每個選擇在第一線救人的醫師,原本都是懷抱著崇高的理想而投身醫界的,不然的話一開始根本就不會選擇高風險的科別。然而,現實的挫折是如此無情,不盡理想的結果總是讓人無奈,你怎麼能苛責那些選擇離去的前輩呢?

儘管不希望李醫師離開醫療現場,但是身為外科的同事,我卻覺得這麼做才是正常人的抉擇。說真的,台灣的醫療環境對於第一線的救命醫師太不友善了,這些願意繼續在第一線救人的醫師,都像那些早年來台灣犧牲奉獻的傳教士一樣,需要懷抱崇高的理想!

所以看到李醫師這麼做,我其實鬆了一口氣!也祝福李醫師和他的家人都能平安、喜樂!願主賜福!

書籍簡介


書名:臨床隨行,走出白色巨塔陰影:28位第一線醫療人員的告白,面對醫療崩壞,他們堅持用「愛」終結醫病不信任,捍衛醫學的使命!
作者:醫勞盟張志華醫師等28位第一線醫療人員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2014/10/03

醫勞盟

醫勞盟全稱「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是由一群支持提供病人安全、有品質的醫療服務,捍衛醫療專業、榮譽、尊嚴、勞動安全與基本人權的醫療相關人員所成立;避免不當醫療健保制度與法制環境,損害醫護與病患雙方生命與健康,追求改善台灣醫療制度崩潰的危機,維持台灣醫療品質。網址:tmal911.org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