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不起來是男人的問題!」女人在床上這些態度,最讓另一半反感

今天是老潘的最後一堂課,恢復的情形並不如預期中好,他最大的問題不是因為生理狀況未改善,而是因為他和老婆有一些相處上的問題。

老潘今年52歲,和老婆阿珠同年,我第一次見到阿珠時,她手上還牽著孫子小寶,小寶露出兩顆缺牙,似乎在嘲笑著阿公和阿嬤之間糾結的心鎖。

「這星期訓練的狀況如何?」

「差不多。」老潘和以往一樣的告訴我「效果不好」。

「阿!不用說了啦!都是他自找的!」阿珠立刻插話阻止老潘欲開口的慾望。「前年,我看見他的小鳥上有一個紗布包著,我以為老潘得了什麼性病,原來他去割包皮,你看他連動手術這種事都不會和我商量,我做他老婆簡直沒有一點尊嚴。」雖然我不知道這和尊嚴有什麼關係,但我還是想繼續聽接下來發生的事。

「我這次來就是來看看他每星期都出門幹嘛去了?現在他出門我都不知道他去哪了?他什麼事都不會和我說的。」阿珠越說愈生氣「他就是這樣,從以前就個性內向,很少和別人討論的。還有,他有沒有和你說過手術的事,自從那次手術之後,就勃不起來了,我要他直接去找醫生理論,為什麼把他搞成這樣,我要醫生賠償,但是老潘就是不去,他覺得丟臉。呵呵~我現在對性根本就沒這個需求了,他幹嘛還搞這個?一定是為了別的女人弄的啦。」

阿珠像連珠砲一樣的不停轟炸,老潘丟下一句:「我帶孫子出去走走,老師,你和她聊聊。」老潘一離開,阿珠還是自顧自地抱怨起來,數落老潘。

「潘夫人,您知道為什麼老潘不願意和妳說嗎?」我忍不住打斷阿珠「因為妳很少考慮他的感受對不對?他之所以會想去做包皮手術,妳有問過他嗎?他年輕時就早洩,這個妳知道吧?」我不等阿珠說話,趕緊接著說「他就是因為一輩子沒給過妳開心的性,這是他最大的虧欠,熬到現在,他終於有閒錢可以處理他的問題,結果醫生不止建議他割包皮,還說,如果多加一個背神經的阻斷手術會更有效。結果,可能是他求好心切,也可能是沒考慮到年齡大風險也會較大,才會弄到現在連勃起都出現問題。」

我停了一會,看著阿珠,她好似聽進去我說的話了,我繼續說:「老潘自己也很焦慮,這個妳應該也知道吧!理賠,真的能恢復?錢,真能換回健康嗎?吵,真能讓你們夫妻感情更好嗎?」在我丟出一連串的問句後,阿珠一改之前的暴戾之氣,慢慢緩和下來,語氣漸漸轉弱:「那好吧,我知道了,以後我會語氣平和一些,多和他溝通溝通。」

進入訓練室,我要老潘安靜的躺在治療床上,阿珠則順勢坐在另一側。當我的手接近老潘的陰莖時,阿珠的表情很尷尬,幾乎不敢看,順著她的眼光,我看阿珠遠遠的盯著牆上的鏡子,鏡中反射的正是我在幫老潘進行的按摩治療。約莫過了5分鐘,我示意要阿珠過來接棒,我將老潘呈現半硬狀態的陰莖交給她繼續按摩。阿珠本來想縮手,在我的鼓勵之下只好硬著頭皮接續,但陰莖軟下來的速度比消氣的氣球還快。「我從沒有這樣摸過它」阿珠詭異地笑著,緩緩地伸出手,用力地上下搓動陰莖。



按摩訓練的過程中,阿珠一直笑場,嘰哩咕嚕的沒停過,上下來回不斷地捏阿擠的,情慾的感覺完全消失殆盡,我示意要她放慢動作,緊張的情緒在他們之間悄悄的溢了出來。約莫過了5分鐘,老潘的陰莖仍然還像蒟蒻般癱在一旁。我忍不住詢問:「是不是老婆在旁邊不自在?」(因為老潘之前在治療室中進行感官訓練時,進步的情形應該還算不錯,但每每回家就變了樣)老潘沒搭聲,但阿珠立刻起身像是得到解脫一般「那我去看孫子」。

原來老潘在家裡恢復的情形之所以不好,問題出在阿珠身上。阿珠在做愛時總是要老潘硬了再進來,不然別想那麼多,殊不知它的硬度決定於她的態度。阿珠把做愛當作交差,認為男人有做就好,爽不爽沒關係,只要洩了就不會多想什麼了;她都不需要性了,老潘還搞那麼多前戲做什麼......這些負向的對話或潑冷水的行為,都是讓老潘興致缺缺無法正常做愛最主要的殺手。

最後一堂課,我的治療並沒有改善他們的夫妻關係,也沒有增加老潘對阿珠的性慾。但,最終老潘知道,這件事不再是自己一個人的責任,他不必再為自己無法給阿珠幸福而內疚,因為他知道,他的性功能確實沒有多大障礙。

性治療的目的,除了增加性的基本能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幫助夫妻間保有足夠的動力能在遇到挫折及問題時留一條溝通的路。親密和性愛的品質遠比次數來得重要,舒服而自在的性愛也比性能力來得重要。老潘的治療就是這樣,一開始治療的目的是提升性能力,但最後的答案卻是阿珠的情緒配合度。性生活的和諧,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