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憂鬱藥,吃了就會變快樂嗎?精神科醫師怎麼說....

午睡時間,空蕩的病房大廳裡,除了坐在沙發上打盹的老伯外,只剩一位高壯的年輕人。他坐在餐桌旁,油膩的長髮蓋住了半邊臉,但還是可以明顯看出來,他正處於憤怒之中。

他對住院這件事情很生氣,他只是想到醫院拆掉裝在耳朵裡的電磁波接收器,卻被關到了精神科病房。他匆忙逃離被監視的家裡,僅有的幾包衣物,通通擺在餐桌上了。

他神情嚴肅地對護士說:我現在,馬上要出院!

護士手裡端著藥與水杯,緊繃地站在男子手臂揮舞的範圍之外,努力從微微抽動的臉部肌肉中擠出笑容。

只剩下這位男病人還沒吃藥,他拒絕所有的醫療,他認為,他要找的是耳鼻喉科醫師,不是精神科醫師。

凝滯的空氣中,只剩老伯規律的鼾聲。病人用沉默繼續表達抗議。

我從急診趕回病房,一邊觀察病人與護士對峙,一邊交代其他人準備後續的處置。

護士終於勉強從僵硬的嘴角吐出一些話:我知道你現在很生氣,先吃一些藥讓自己放鬆一點,快樂一點,我們再來慢慢討論啊!

病人轉頭瞪了護士一眼:你當我是神經病喔?這世界上哪有什麼藥吃了可以快樂?那妳要不要先吃?

正要前去交涉的我,忍不住笑了出來,幸好病人正專心地轉頭咒罵護士,沒發現我有多讚賞他的說法。

這世界上真的有藥可以讓人快樂嗎?如果有,那你要不要吃?

其實護士沒有說謊,她手裡的鎮定劑及抗精神病藥物,可以讓病人放鬆且改善被害妄想。如果病人能好好睡一覺,逐漸減輕被監視跟蹤的感受,他的確可以不那麼的「不快樂」。

但這世界上,真的沒有吃了會快樂的藥。就算有,那也不是真的快樂。

快樂丸,就是俗稱搖頭丸的MDMA,也有人稱它為狂喜(ecstacy)、愛情藥(love drug),都是一些相當誘惑人的名字。

服用MDMA後,腦中的血清激素會大量釋放,帶來一種令人陶醉的愉悅感。更特別的是,它會製造愛與親密的感受,彷彿將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城牆、甚至皮膚通通融化,只剩下赤裸裸的心,直接擁抱。

但這種快樂,是跟魔鬼買來的。除了癲癇、高血壓、腦出血等急性的併發症之外,MDMA更會造成腦神經壞死,降低神經傳導的功能,尤其是跟快樂有關的血清素及多巴胺。

或許魔鬼什麼都沒賣你,他只是騙你提早把一生的快樂,提領一空而已。



那抗憂鬱劑,是不是快樂丸呢?

平均而言,服用抗憂鬱劑兩週之後,憂鬱症患者的情緒可以慢慢改善。血清激素、神經營養因子、壓力賀爾蒙等等都是相關的媒介,但確實的機制,目前仍未明朗。

近來有些學者提出了認知神經心理模式(cognitive neuro-psychological)的看法。他們根據研究結果認為,抗憂鬱劑一開始修正的其實是人的認知扭曲,之後需要一些時間去與環境互動,重新累積快樂,才能真正改善情緒。這也是為什麼需要延遲兩個星期,抗憂鬱劑對情緒的幫助才會出現。

研究發現,服用抗憂鬱劑一星期左右,情緒認知模式就產生改變了。受試者對負向情緒表情的敏感度減低,而正向的記憶增加。影像學的研究也顯示,杏仁核對恐懼臉孔的反應減少,而對開心臉孔的反應上升

所以抗憂鬱劑是幫你把眼鏡擦亮、擦乾淨,讓你能更細心地去體驗這個世界,不再錯過美麗的風景,而不是直接把快樂,吞到你的腦子裡。

認知修正後,須要靠行動,才能進一步讓經驗與記憶修正。你必須打開窗,讓風與陽光進來,才能聞到花香,看見色彩。

這麼說來,抗憂鬱劑也不是快樂丸。

不過,如果快樂只是被隱藏、被遺漏,或許我們真正需要的,並不是快樂丸。

老闆,你們有賣快樂丸嗎?

沒有,我們只有開心果。

作者簡介_郭彥麟 醫師

現任:台南市心寬診所
學經歷:台大醫學系畢、成大醫院斗六分院主治醫師
Blog:http://sphanx0188.pixnet.net/blog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