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喪禮會場,為什麼小男孩寧可被罵,也要抬腳踢去世的爺爺?

踢爺爺一下

社會化良好的大人,縱使在儀式現場,亦會故作堅強。

然而,坦率地表露真正情感是比較好的。如此才能澈底接納死亡,向前邁進。現場經常有人提醒我們那種坦率的重要性──透過孩童純真而率直的行為。那些衝擊大人心靈、撼動其情緒的天使們,現場非常之多。

某個小男孩的爺爺往生了。入殮時,這孩子做了一件讓旁人大吃一驚的事情──他冷不防地抬腳踢了已去世爺爺的腰部。周圍人們嚇了一跳,小男孩則被父母大聲責罵。

入殮結束,我正準備蓋上棺木時,聽見有人大聲說:
「不要蓋起來!」

是那個小男孩。我覺得一定有什麼原因。

「嗯,知道了。那,我就不蓋囉。」

我說完,小男孩就喜孜孜地問:
「喂,剛剛我踢爺爺的時候,妳為什麼不罵我呢?」

「因為我想你一定有理由的。是為什麼呢?」

周圍的大人們靜靜聆聽我和小男孩的對答。

「爺爺他呀,每次我做壞事時都很生氣。然後呀,生完氣就會搔我的癢,那很好玩。我呀,很想被爺爺罵。我想要是做了讓爺爺生氣的事,他說不定就會復活嘛。」

小男孩說著說著,開始號啕大哭起來。他是多麼喜歡爺爺、是多麼想要再見爺爺一面哪!奶奶淚流滿面地抱住小男孩。

每個人表達感情的方式不盡相同。我彷彿從小男孩身上看到愛的終極表現。



好高、好高~~

我非常重視每一次的入殮現場。因為每一場告別,都是無可取代的。

剛成立自己的公司時,對於傾聽家屬心聲、共同面對死亡、使其接納死亡的個人風格還不太有自信。至今仍記得當時,護士友人告訴我的這個故事,讓我興起「就這麼做沒錯!」的感覺,用力推了我一把。

友人在護士學校的同屆同學,結婚數年後,才二十多歲就香消玉殞。而且過世時即將臨盆,就這麼帶著肚子裡的嬰兒,去了另一個世界。

喪禮上,她先生自不待言,她父親的憔悴模樣據說也教人目不忍睹。就在那種情況下,禮儀公司的新手負責人與家屬討論殯葬事宜。只見老先生低著頭,一字一句地開始講述。

她是獨生女。他對女兒結婚感到很開心。得知懷孕時,雖然沒有告訴女兒,但他得意忘形地幾乎跳了起來。他是打從心底期待第一個外孫的誕生。

「一次也好,我真想抱抱外孫……」

老先生流淚訴說的模樣,感動了禮儀公司的負責人。那時,負責人有了一個想法。

喪禮結束,遺體送往火化場。骨骸從火化爐推出來時,眾人驚呼出聲。因為在亡者肚子的位置,蜷縮著一個可愛的小嬰兒骨骸。許多身穿喪服的觀禮者,再度沉浸於哀傷中。就在此時,負責人輕聲對老先生說:
「請將您的外孫裝進這個骨灰罈吧。」

那是負責人特別準備的小型骨灰罈。

「這個小骨灰罈是我送您的禮物,請您緊緊抱住外孫吧。」

他請火化場的工作人員把一部分的骨骸放進骨灰罈,然後交給老先生,說:「外公,這給您。」「外公」疼惜地接過那小骨灰罈,一面流淚道謝,同時一直、一直緊抱著。

就在下一瞬間,發生了連負責人也沒預料到的事情。「外公」突然毫不遲疑地將骨灰罈舉到半空。

「喏~~好高、好高~~好高、好高~~好高、好高……」

現場所有人都忍不住拭淚,聽說負責人也哭了出來。就連火化場的工作人員都不禁低下頭去。

可是,我是這麼想的……這位「外公」應該是以最棒的形式跟女兒告別,並將第一個外孫送往天國吧;他或許是將悲傷轉化成珍貴回憶,才終於能說了再見。

我們的工作潛藏著這種力量,我有這種確信。正因如此,才必須全力面對每一次的入殮。這個故事堅定了我的信念。

這種想法,至今依然不變。



書籍簡介

最後的笑顏:莎喲娜啦,讓我們笑著說再見
おもかげ復元師
作者:笹原留似子
譯者:常純敏
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出版日期:2015/03/10

笹原留似子(Ruiko Sasahara)

1972年生於北海道札幌市,現居岩手縣北上市。
以修復納棺師出任株式會社「櫻」的負責人。
311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不久,前往沿岸地區投入「大體修復義工」,替那些因海嘯和火災受到嚴重損傷的大體恢復生前模樣。 目前一邊從事入殮工作,一邊進行長期性的災民支援活動。
2012年1月獲頒「年度市民」,該獎項是授予給社會帶來欣喜與感動的市民。
相關著作還有《大體修復師的地震繪本日記》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