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託夢都可以告醫生了...200萬放在那,誰不想拿?政府用「醫糾法」挑戰每個人「合法貪婪」的底限

廣義地來說,我老母是個鄉民。(其實狹義地來說也是) 

她每天除了外出與睡覺的時間之外,電視都開著(大多數時候,睡覺時也開著),新聞、政論節目、綜藝節目、韓劇、日劇她都看。 

根據我近年來屈指可數的回家次數,每晚從十點之後到半夜兩點她大概都維持在差不多的新聞頻道,同樣的新聞看到我幾乎都能背。 

但她不只看電視,她也看網路,隨身帶著ipad,在家裡一邊看電視一邊滑,出外辦事情需要等待時也滑。

新聞與網路,都是先說了先贏,鬼扯蛋只要頭頭是道,也可以唬得人一愣一愣。 

我老母與大部份鄉民唯一的差別,就是她有個不相信新聞與網路的女兒。 

但多半時候,我會試圖從她對每個新聞的認知裡,略知社會大眾的風向。

像是去年她還告訴我,她去幫某童網路集氣,今年她已經可以說出另一個方向的看法,那我就知道新聞與網路給大眾的訊息變多了,讓大家有機會重新思考。

當然,基於她女兒剛好是個醫生,她遇上醫療議題難免偏袒醫師一些。

這些天她到斗六來找我,對於某童的議題、北榮婦產科的議題,雖然都是照著新聞與網路給的風向跑,但原則上並沒有與我所想偏離太多。

於是我便說了,這一波新聞剛好搭上五月底立法院要過的醫糾法,把醫界逼到了極限,反彈才會這麼大。

然後我老母問我:「醫糾法是什麼?」

醫糾法是什麼?
醫糾法是什麼?
醫糾法是什麼?

實在太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我老母的臉書好友有我,也有奇美某急診醫師,但她問我醫糾法是什麼,在我的臉書幾乎全被醫糾法洗版、每天看到我幾乎要犯起憂鬱症的時候,她不知道這件事。

這無疑有一大部分是我的錯,我幾乎沒有分享過眾醫界伙伴關於醫糾法的文章;其實有些文章我也沒有看完,說老實話是沒敢看完,更遑論分享。

便是若睜開了眼、看清了世局,就會失了繼續走下去的憨膽;就讓自己閉著眼睛,說服自己繼續往前走,總有一天粉身碎骨,那就是終點。

我說憨膽,因為那不是勇氣,只不過是憨膽而已。

雖然努力掙扎的伙伴很多,但我相信有更多人與我一樣閉上了眼,這不是選擇、而是妥協。

無可奈何、無力回天的妥協。

而另一方面,我也從我老母的反應得知,在媒體方所給社會大眾關於醫糾法的概念,是什麼也沒有,甚至我還看到有媒體說民眾很期待。



民眾很期待?期待用親人的生老病死、用醫護的不眠不休,換得你收進口袋的兩百萬嗎?

是啊,這聽起來這麼好康,當然可以很期待;死都死別人,錢進我口袋,說不要的人是傻了嗎?

自頭至尾,就是醫界聲嘶力竭地喊,以為大家都聽到了;豈知只有喊的人自己聽見,就算是萬人連署,也不過是兩千三百分之一的聲音。

我們到底要用多少實驗,來證實人性的貪婪? 

特別是在這個普遍過勞、低薪的國家,每個人心底都想著錢。

別人掉在地上的三萬塊你要不要?很多人不要的理由是因為會被以侵占罪起訴,但也很多人會跟失主索討法律上規定「可請求」的三成回饋,就算那筆錢是別人省吃儉用存下來的一生積蓄,還是有人覺得他「根據法律就該得這三成」。

現在,法律即將告訴你,你既然對本次醫療不滿意,偏偏調查報告顯示醫師也無過失,那麼你「根據法律就該得這兩百萬」。 

當我傻了啊?就算非常滿意也要裝作不滿意啊。 

就算你告訴我,這兩百萬是剝削醫事人員、挪用政府預算而來的,那也是我「根據法律就該得這兩百萬」啊!我不滿意耶!快補償我!這是我應得的! 

啊不過雖然我依法領了兩百萬,但我覺得那個醫師態度不太好,我還是要繼續告他喔。在過去調查報告無過失,醫師卻被判有罪的案例,也多得要命。

如果你是醫療人員,過去總是被告,現在幫人付兩百萬還是被告,你覺得你該繼續站在原地傻傻被打嗎? 

過陣子伙伴們都逃了,以前你只要一打三,現在你要一打十,工作量成長三倍餘但薪水不漲,還要幫付十個兩百萬,你確定不逃嗎?

醫療人員手牽手都逃了,民眾看病就算不用錢,要找誰來看?

為什麼要挑戰人性的貪婪?為什麼要試探醫療人員的底限?

我的前輩在十多年前曾經開過一台大手術,病人在當次手術後順利出院,一年後在家裡猝死。 

前年,也就是那病人手術後十年、死亡後九年,病人的弟弟來告我前輩。 

病人的弟弟說,他作夢夢到了他哥哥;夢裡他哥哥說,都是因為十年前,前輩在手術中少做了一件事,他隔年才會猝死。

我絕對不會說病人的弟弟在那時候有財務困難欠債一大筆跟這件事情有關係,我想只是他哥哥的託夢時間點比較恰巧罷了。

這件事情最讓我扼腕的是,前輩跟醫院經過與病人弟弟協商之後,最後還是選擇賠錢了。 

我想,病人弟弟也許本來還覺得有些心虛,拿到錢以後必然覺得那是他應得的——醫院十年前肯定有疏失——給錢才會給得這樣乾脆。

十年,託夢,這樣都可以拿到錢。這令我不禁想起我這幾年確實也有失去一些親人,或許等到哪天我很缺錢……

「法律沒有規定你能要的」,只要你手段夠狠,都能託夢要到錢;那麼,「法律規定你該得的兩百萬」呢?你會放手嗎?

而竟真的有那麼多人覺得,這就是解決醫糾的好方法,就是減少醫療人員面對眾多醫糾的好方法。



醫糾法,一言以蔽之——
犧牲醫療人員與病人權益,滿足人性的貪欲。

病人權益是什麼?他原本可以得到的積極照護,最適合的醫療建議,互信而可溝通的醫病關係,充足且精神良好的醫護治療...... 

而今都沒有了,都沒有了,只剩下剝削這一切所得來的兩百萬,竟然還有人覺得這樣對病人是好的。 

---------------------------

伙伴,大難來時各自飛。

有很多人已經逃了,有很多人籌畫著退場機制,還有無論如何都不想逃/逃不掉的。 

不想逃/逃不掉的,不敢看、不敢聽;炸彈要掉下來了,不逃就只能蹲下身/埋住臉/摀住耳。 

最後,那些不想逃的/逃不掉的都終將被炸得粉身碎骨。

我還逃不掉,但趁著伙伴們都還在,就這麼先說了吧。

各自珍重。

本文獲「胡祐寧醫師」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衛福部版本醫糾法爭議懶人包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