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來自受刑人的捐款》監獄大哥的溫柔:如果可以,我也想幫助別人

「我算是連加恩醫師的書迷吧!」小提琴老師紀鎧齡笑著說。讀完《路燈下的夢想》紀鎧齡深受感動,於是祈禱希望自己能為霖恩小學有所付出。 

回首這半年以來,紀鎧齡難掩激動之情,「神,真的為我開路」她說,提議在嘉大附小發放種子撲滿號召學生響應,校長馬上點頭答應;動念想辦公益音樂會,寫企劃書給所屬的嘉義市民管絃樂團,夥伴們同聲叫好;播放影片向雲林監獄戒毒班的同學介紹霖恩小學,沒等她開口,底下就有同學問:「老師,我們可以為這些孩子做什麼?」 

一聲接著一聲的「好」,象徵著對霖恩小學寄予的祝福,同時也牽起這段跨越距離的友誼。

如果可以,我也想幫助別人 

紀鎧齡說:「那一天我轉述霖恩小學的故事,有同學甚至紅了眼眶地說:如果可以,我也想幫助霖恩小學。」為了鼓勵同學們戒菸,她提出「捐香菸、再由獄方轉換成現金捐給畢嘉士基金會」的想法。同學們滿腹疑問:一根菸才三塊錢,會不會太少?紀鎧齡告訴他們:「錢的多寡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付出的心」。 

有同學又問:「老師,菸是我們最在意的精神食糧。」紀鎧齡笑答:我就是要這個,把你最在意的東西給別人!「我跟他們說,被關在這裡,身體雖然不自由,但是你們的心是自由的,自由到可以去關心遠在非洲的孩子。」 

在監獄,受刑人依規定一天只能抽十根菸,自從紀鎧齡發起捐菸活動,戒毒班的主管陳坤位每天都會拿出本子,問同學們要不要捐菸。已經把菸戒掉的人也不落人後,紛紛捐泡麵、飲料或是在工場賺的微薄收入來響應。問同學們感想,他們異口同聲回答:「賺到健康,也得到快樂。」 

「我只有國中畢業,出社會才知道讀書好重要。」為了多捐幾根菸,班長阿鴻每天克制慾望只抽兩根。已經戒菸的林先生改捐泡麵,因為刑期18年被獄友戲稱王寶釧,他說:「一般人都覺得吸毒的人講話不可靠,我決心把菸戒掉只希望家人不要放棄我。」 

來源:畢嘉士基金會

同樣戒菸成功的小吳說:「成長過程中我不停犯錯,但是觀護人對我不離不棄,到家裡關心還幫我找學校,一路走來我受到許多人的幫忙,難得有機會換我幫助別人,這種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紀鎧齡說,會邀請雲林監獄戒毒班參與慈善活動的原因很簡單,「受刑人需要一個機會去找回對自己的信心,重新面對生命。」她衷心期盼,「我想幫助別人」這樣的目標,能在同學們的心中化成一種暗號,然後透過不斷地自我暗示,為他們的明天帶來希望。



讓沒有名字的人,再次感受被人尊重的感覺 

「入獄後,受刑人會得到一個號碼,從此變成一個沒有名字的人。」篤信基督教的紀鎧齡相信名字是上帝賜予的,所以她央求獄方為每一位同學印製一張名字卡,「大大的一張,擺在每個人的譜架上,練習時,當我需要叫同學的時候,我就叫名字,可是,竟然有人會忘記自己叫什麼名字。」每一個被自己名字嚇到的同學,都令紀鎧齡感到不捨,這也是她堅持喊同學姓名的另一個原因,她要讓這些失去自由的人,再次感受被人尊重的感覺。 

應雲林監獄教化科吳聰汝科長之邀,紀鎧齡七年前開始在戒毒班教授小提琴。「每學期的第一堂課,要去面對一張張僵硬、略帶不耐的臉孔,說實話,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是,一堂課接著一堂課上下來,他們臉部表情會漸漸變得柔和,你會感覺他們的內心有平安,這是音樂餵養人類靈魂的成果。」

已經跟著紀鎧齡學琴三年的阿鴻說:「學習音樂讓我原本暴躁的心平靜下來。」四番說,學習小提琴幫助他建立自信心,並磨練毅力;王寶釧笑著說,現在一天沒練琴就會覺得怪怪的,「為了學習自己喜歡唱的歌,我還特地請家人寄歌本給我,靠自己土法煉鋼學會新的曲目讓我特別有成就感。」 

誠誠覺得自己變得有氣質,他清楚記得妹妹來看演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雖然家人嘴上沒說,但見到我的改變,他們還是很高興。」小吳說,十多年來我不斷進出監獄,令家人感到痛心,成果發表會是他們第一次感受到我很認真在做一件事,「向家人證明自己不是沒用的人,對我來說,有很大的意義。」家人給小吳肯定的眼神也是支持他勇敢向前的最大的動力。 

來源:畢嘉士基金會

為了讓受刑人有更多接觸外界的機會,紀鎧齡號召同好成立嘉義市民管絃樂團,每年到雲林監獄演出,「『外面』的成員還會寫信給『裡面』的成員,鼓勵他們繼續學琴。」紀鎧齡說,『陪伴』很重要,更生人最大的挑戰是社會對他們接受度很低,在找不到支持又沒有經濟來源的情況下,往往會自暴自棄,再度犯罪。她滿懷期待地說:「藉由兩團積極交流,或許他們就可以成為朋友,說不定還有人可以成為我雲監學生們的雇主。」 

最近,紀鎧齡針對有意願考街頭藝人執照的同學額外加強訓練,「多學一項專長,出去之後就不必馬上面對求職的困難,而且音樂可以娛樂自己,給他們安慰也給他們力量。」 

對人的關照,能點明自己也能照亮他人

聽說期末成果演出會被拍成影片,在嘉義市民管絃樂團暨合唱團的慈善音樂會上播放,一起為霖恩小學募款,這一屆戒毒班認真程度更甚以往。好幾位同學主動向主管陳坤位提出午休練習的請求,陳坤位告訴同學:「既然你們這麼想學,我就陪你們。」 



誠誠說:「戒護很麻煩,視線不能離開戒毒班三十位同學,可是有人想練琴、有人要洗澡、有人要吃飯,所以主管每天自願在走廊罰站一小時,站在兩個教室中間,力挺同學到底。」 

從霖恩孩子身上,戒毒班同學看到一個個苦難的生命正努力地活出自己,讓他們再度省思自己生命的意義,對他們而言,雲林監獄的長官、戒毒班的老師是帶領他們脫離心靈桎梏的人,這些溫暖他們銘記在心,現在,他們希望也能做個帶給別人幸福的人。

來源:畢嘉士基金會

採訪後記 

前陣子因為雲林監獄的受刑人要捐款給我們,有機會進到監獄做採訪,第一次踏進監獄,感覺彷彿踏入另一個世界,心中的不安表明自己對受刑人既定的印象︰他們是一群「壞掉的人」。 

帶著許多問號,迎接未知的一天。我從沒想過大哥目光裡會有溫柔,和善得就像巷口賣麵的大叔。 

錄影時,誠誠對著鏡頭說:「戒毒班的課程幫助我淨化心靈,」停頓一會,他又說「『愛』這個字讓他感受很深。」趁私下訪談,我追問他為什麼?他搔搔頭,只說自己是基督徒,但要他具體說明有點困難。 

後來我又問他,關於紀老師來教他們小提琴的事,誠誠居然在我面前紅了眼眶,然後語帶哽咽地說,他非常感謝紀老師為他們所做的一切,他能感受紀老師給同學們的是最真實的愛,他從沒有想一個陌生人會如同親人般愛著他們。誠誠說:「我覺得紀老師好像天使。」 

誠誠答不出愛為什麼奇妙,但是他談及與紀老師的相處,已經告訴我答案。 

「愛」這個字講多了會覺得濫情,但又不得不承認「愛」的確是所有問題的解答。紀老師的故事使我相信,對人的真心接納、對人的善意,足以撼動一個孤寂的靈魂,這個寬慰會是一輩子的記憶,一定會在未來的某一天、某一個重要時刻在誠誠身上產生關鍵的作用。

相關連結:認識畢嘉士的非洲行動

作者簡介_畢嘉士基金會

名稱取自於「屏東基督教醫院」創辦人之一、曾來台行醫30年的挪威籍醫師畢嘉士。希望繼承他「永不放棄」的信念與解決問題的決心,盡其所能去看顧每一個生命的尊嚴。除了在屏東偏鄉開展多項長期照顧服務,包含日照服務、居家照顧服務、到宅沐浴車、長輩臨時住宿等,亦在非洲馬拉威從事教育及社區發展工作。

官網:https://bjorgaas.org.tw/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bjorgaas.org.tw/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