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外科醫師告白:媽媽急病5天就過世,我一度想翻桌罵醫師「誤診」,但最終我用顫抖的聲音說了...

自從我成為主治醫師之後面對病人,常常會遇到來鬧的家屬,醫護人員的直覺反應就是:百口莫辯、不甘心、已經夠忙了還要被奧客刁難。

甚至連在上課講到處理「醫療糾紛」的課程時,都會說「家屬是想要個確定答案」或是「討誠意」。

醫糾對我而言,只是個討厭的名詞。

但,當自己一回首發現竟然就這樣差點掉入醫療糾紛的泥沼中,走過一遭之後發現頓失所愛的家屬們不只是這樣。

不見得要討明白,其實沒有比這些家屬們心中更明白的了:平日家人的健康管理情況?最後一次看診如何?有沒有追蹤?

這些都直接相關了病情的發展,還有誰比家屬們更能掌握呢?

更重要的,是一個「失落的傷痛」

於是,聽不下醫護人員用專業深澀的名詞解釋、顧不了拋頭露面的吶喊白布、吼不完的咒罵拍桌,都是為了欲蓋彌彰內心那流不完的淚及嘶吼阿!

那不是罵,其實是最無助的求救!

如果不是用這樣的同理角度去傾聽、陪伴,很難化解,不對等的情緒及資訊理解,只會更增加衝突。

然後衝突的反撲,就會接著傷害到一線醫護人員,失魂喪志,人力流失,惡性循環。

醫療終有極限,但醫病也要醫心,這是人性共盪在行醫中最光輝的力量,唯有這力量得以對抗死亡。

死亡的悲痛必然降臨,我們所呼吸的每一秒時間都是借來的,終有歸還一天,在那死神大斧揮下之前,緊握每一雙手,傾聽他們真正的聲音。

走過蔭谷,感恩豔陽,從那次之後我更致力於自己門診的癌症治療,並且認同理念,加入了「醫療關懷與排解小組」,學習了爭點整理,分享及參與了各院遭遇到的糾紛事件,期能推己及人。

如果今天的血淋淋教訓,能夠被更多人記取,能夠在下一次不幸發生之前更早一步預防,多挽救一個生命,多維持住一個家庭,多保護住一個醫護人力,再更擴大去幫助病人對抗疾病,那才是生命的真正意義。

短暫的生命,最大的意義。

----------------------------------

總算輪到我了,我推開診間的門,深呼吸:「醫師您好,家母於上週您看診完之後過世,死因是因為急性白血症,這邊我附上的資料,希望能讓您及院方作為案例討論,讓更多人知道,讓下次再遇到這樣疾病時可能的病程」。

沒有拍桌、沒有怒吼,顫抖著講完,我知道,這是家母所樂見的,最大的意義。 

本文獲「女外科的血淚史」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Lisa Liu

1980年生,2006年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2011年成為外科專科醫師。現任高雄市立聯合醫院一般外科暨乳房專科醫師。

與老公蜜蜂先生為國小同學,兩個女兒及三隻狗狗的媽。興趣:袖珍屋模型、手作工藝、偵探科幻小說、繪畫,藏有千本漫畫。

部落客:maijonalisa.pixnet.net/blog 
粉絲團:www.facebook.com/Drlisaliu?sk=settings/&app_data&pnref=story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7)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