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救得起來的病人,對家人最經濟的結果卻是早點死掉...」這是醫院裡最禁不起考驗的人性

患者就那麼靜靜地躺在床上,身邊的監護儀上閃爍著一排排的數據,所有這些數據,都在我的意料之中。

當你搶救一個患者很長時間,你就會和他有很深的感情,你會不由自主地把他當成與你並肩作戰的戰友和兄弟。

兄弟,我知道,你現在很艱難。我知道,你在全力以赴地和病魔鬥爭。我知道,外面發生的這一切,你毫不知情。

人生,真是一場黑色幽默。

你鞍前馬後追隨了幾十年的老闆,現在要放棄你;你相濡以沫幾十年的妻子,現在要放棄你。現在最想讓你活下去的,卻是與你素昧平生的醫生。而你,甚至還不知道我是誰,不知道我長什麼模樣。

我知道,他們這麼做,其實是在等我的一句話,等我告訴他們:患者生存希望渺茫,建議放棄治療。然後,他們就可以結束這一切,只等在你的葬禮上流幾滴眼淚,了卻你們這輩子的情分。

但是,這話我偏偏不能說,因為,你真的還有希望;因為,你來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燒傷科;因為,我有很大的把握讓你活下來,而且,讓你將來能生活自理,過上有質量的生活。

你的老闆可以放棄你,你的家人可以放棄你,你的朋友可以放棄你,但我不能放棄你。因為,我是醫生,你是患者;因為,只要有一線希望,醫生就不能放棄患者;因為,自從我穿上這身白衣,我就為今天發生的一切寫下了答案。

16歲那年,在我邁進醫學院的第一天,我就和一群與我一樣滿懷憧憬和熱血的少年,舉起右手,許下了自己一生的誓言:健康所繫,性命相托。

護士過來,問我:「寧醫生,病人欠費過10萬了,到底怎麼辦啊?」

我淡淡地回答:「該咋治咋治,明天我再和家屬談。」

繼續努力和疾病戰鬥吧,我的兄弟。外面的一切,交給我。

當你最終痊癒的時候,我絕不會把今天發生的一切告訴你,你依然會有一個與你感情深厚的老闆、一個結髮情深的妻子。當然,也許還有一個黃世仁般不斷追著他們要錢的「無良」主治醫生。

後面發生的事情,請原諒我不想再記敘了,因為我實在不想回憶。不想回憶一次次的屈辱和傷心,不想回憶人性的醜陋和陰暗。多少次,被家屬氣得躲在無人的地方掉淚,接到護士的電話,又趕緊擦乾眼淚去繼續搶救。

好在,一切終於結束了。當患者終於被宣布脫離危險後,老闆,又變成了感情深厚的老闆;妻子,又變成了結髮情深的妻子。

根據我的意見,患者脫離危險後直接轉回當地醫院進行後期康復治療。對方同意了,大家都不願意再忍受這種尷尬的氣氛。

患者被接走那天,他的老闆和妻子來到我的辦公室,給我帶來些土特產,向我表示歉意和謝意。我禮貌而堅決地拒絕了:「救死扶傷是我的本職工作,支付費用是你們的義務。我救活了病人,你們結清了費用。咱們兩不相欠,你們不用謝我。」

也許有人覺得我小氣,不夠大度,但是,我實在大度不起來。

在戰場上,你最痛恨的是什麼人?不是敵人,而是叛徒。我無權懲罰你們,但我有權不原諒。

病人走後,我脫下白衣,走出科室,走出醫院,走到醫院後門外的西海邊,坐在岸上,萬種委屈湧上心頭,淚如雨下。

(天堂飄雪/摘自江蘇人民出版社《八卦醫學史》一書,圖/連培偉)

專欄簡介_讀者雜誌

《讀者》雜誌創刊於1981年,普見於全球各華人地區,僅大陸每期發行量即高達八百萬份,被譽為「亞洲第一刊」。台灣於民國100年發行,是文化部核准發行的第一本大陸期刊。《讀者》集藝文、倫理、歷史與勵志於一身,深受愛書人肯定。 http://www.readers.xcom.tw/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