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癌良醫的人生故事》他把台灣子宮頸癌率降低一半,卻救不回自己的媽媽....

攝影:張家毓

一邊是歡喜迎接天使降臨的新生兒產房,一邊是跟疾病纏鬥、死神拔河的癌症手術台,幾乎所有主攻婦產科的醫生,都做過這種天堂、地獄的選擇。大部份的人,選擇走向了產房,長庚醫院北院區婦產部部長兼林口婦產科系主張廷彰,是少數的例外。

這一待,就是30年,對病患的照護及致力降低婦癌發生的努力,讓「婦癌權威」這四個字,逐漸跟他畫上了等號。

在全台灣近四萬筆網友的評鑑中,張廷彰拿下了《良醫健康網》婦產科好醫師的冠軍。網友王克瑞這麼說:「真的非常感謝張醫師當初治好我太太的子宮頸癌,還替我太太保留生育能力,現在我女兒快滿1歲,要不是張主任,我怎能在中年還可以享有這樣美滿的家庭生活。

網友提娜也說:「十幾年前,當其他醫院醫師都建議我拿掉子宮內膜異位瘤時,只有張醫師建議小心保留…這個決定改變我這十年的命運...他是我此生遇過最好的醫生!

他不只照顧自己的病人,更把專業擴散到所有台灣婦女。

每年國民健康署公佈的「國人十大癌症」資料是由「台灣癌症登記學會」提供,而張廷彰就是讓癌症登記,在台灣發展日益壯大的重要推手;他更成為台灣少數擁有臨床婦癌及公共衛生兩項專長的醫師。也因為多年的努力,5年來,台灣罹患「子宮頸癌」的人數,降低了將近一半。

這樣的人生安排,其實是一連串巧合及半推半就的組合。

網友票選第一名良醫,當初不想從醫,只因為父親一句話...

起初,張廷彰對當醫生完全沒興趣。

「當初唸建中,畢業後本來想走天文物理,覺得生物不像物理那樣能登大雅之堂,當時非常崇拜愛因斯坦能洞察宇宙,也嚮往羅素能將錯綜複雜的人倫社會架構,歸納為幾個簡單的觀念。」張廷彰回憶,雖然對未來志向滿懷憧憬,但在當時白色恐怖陰影猶存的社會氣氛之下,商業不發達、人心不安,有辦法的人才能遠赴美國發展,看不到自己未來該如何成就一番大事業。

於是,高三那年父親一句「你要去讀醫!」,改變了所有計畫及想像。「雖然不希望屈服,卻好像也想不出更好的出路…」

建中畢業後,張廷彰考上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雖並非像班上其他同學進入台大醫科,但畢業後也不負父望,成為長庚醫院當年度的「Best Intern(最佳實習生)」。「婦產科」是當時連第一名畢業都未必能考上的明星志願,但因為Best Intern的殊榮,讓他不用考試就順利申請到婦產科。

但為什麼會從「婦產」走到「婦癌」?「一開始是貪圖想說可以看到新生命、至少有個喜悅,不要一直都看到病死。可是後來當了第三年住院醫師後,慢慢產科的人多了,當時主要從事婦癌診療的陳信夫又離開長庚,業務青黃不接……婦癌手術的時間長、困難度較高,並不是所有醫師皆樂意進行,產科的前輩醫師,就把我推到cancer(癌症)這邊來了。」

赴哈佛習醫、台灣癌症登記學會成立
5年來,罹子宮頸癌婦女降低一半

然而,當上主治醫師後,張廷彰認為只有婦科背景還不夠,無法從醫學雜誌或書中得到所有臨床問題的解決,像是「新的治療是否比既有的治療要好?」必須借助臨床試驗才能得知,他決定再出國深造。

1988年赴巴西開「世界婦產科聯盟」會議後,他從紐約到波士頓、又到北卡及洛杉磯的醫學中心,一路比較選擇將來可以進修的地方,發現臨床試驗基礎的生物統計,是當時國內較沒有機會學習到的。張廷彰決定申請進入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以生物統計及醫學決策分析為主要學習方向,之後又到布萊根婦女醫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觀摩臨床。張廷彰認為,在與不同國家的醫療團隊、病人、同學互動中,讓他學會用更寬廣的眼光看待事情。

1995年學成返台,張廷彰也不忘將這些先進的觀念技術帶回台灣。一次因緣際會下,認識了當時正建立「台灣癌症登記學會」的開創者、前行政院衛生署中央健保局總經理賴美淑,她便邀請張廷彰加入「台灣子宮頸篩檢及診療品質指標」小組。而當時長庚醫院因為是台灣治療癌症規模較大的醫院,需要有「癌症登記」單位,這個任務就由張廷彰接下,並擔任兩任「台灣癌症登記學會」理事長,將台灣癌症登記的品質建立起來。

現在每年衛福部國民健康署公佈的「台灣十大癌症」資料,都是由這裡提供,而了解「國人十大癌症」就是希望能透過早期發現、早期篩檢降低死亡比例;也因為張廷彰帶領團隊持續倡導做抹片篩檢,從2011年至今短短5年,台灣罹患「子宮頸癌」的婦女人數已降低了約40~50%。



當家人變自己的病人
婦癌權威:「我沒治好母親的子宮頸癌...」

攝影:張家毓

但成功光環下,張廷彰其實有段說不出口的故事。

他回憶道,當時剛從哈佛習醫完返台,有次母親跟他反應覺得身體不太舒服,但礙於自己不方便為母親檢查,便請同事幫母親做抹片。「做抹片時也沒發現異狀,一兩次之後便沒再理會;後來隔了快5年,母親說她有出血,幫她看發現竟然是『子宮頸腺癌』!雖然做了放射治療後有好轉,但因為腸子接受放射治療造成『放射性腸炎』,腸子就經常堵塞、需要常打點滴。」

因為經常打點滴,打到後來血管變硬無法再打上,就這樣來來回回折騰好一陣子。「有一天我在開刀,開刀到一半,爸爸打電話來說:『她手不會動了!』我趕快回去看,結果媽媽已經中風,狀況時好時壞、又在床上躺了3年...之後,就過世了。」

身為婦癌科主任,卻無法治好自己的母親,「我沒能幫她做到什麼。我們當醫生的,有時候想起來就是『有所得必有所失』吧!」這段難以啟齒的往事,一直讓張廷彰擱在心裡多年都無法釋懷。

直到現在,「子宮頸腺癌」都還是婦癌專科的一大挑戰。他解釋,腺癌基本上很難用抹片判斷出來。「在做抹片時,若看到子宮頸有些異常就不用再做抹片了,要直接做切片。醫師一定要去做內診、用手去碰觸那個子宮頸,如果感覺上怪怪的、硬硬的,不要想找其它理由,得懷疑它是一個病變。」「如果在一開始有幫病人診斷出來,治療效果就會比較好,但中間如果隔了十幾年,對病人家屬都不好交代...」想起母親罹癌的這段經驗,張廷彰不忘提醒後輩醫師,做診斷時得再三檢查,同時也告訴自己,往後面對病人時必須更加小心注意。

對後輩教導:「你想自己是什麼,你就會變成什麼!」

行醫30多年,張廷彰也開始面臨接棒的困境,他感慨:「現在婦產科醫生的平均職業年齡是54點多歲,是所有科別裡面最高的...到最近兩三年才比較好一點。」特別是婦癌這個專科,從生澀到獨當一面,更需要長時間的培養。

提到訓練後輩的過程,張廷彰和我們分享,過去曾有病人抱怨「某某醫師做抹片做得很差」,他就在思考關於診斷品質該如何確保統一,因為做抹片,有時取的標本不足、抹片細胞不足,便會影響結果的品質。「我就從病理科給我們的醫生中,選出三個做抹片品質較差的,請他們在晨會時分享...一次兩次,他們就知道疏忽了什麼地方。」張廷彰認為選出來的醫生,雖然做抹片的品質可能較不優良,但他們做抹片的經驗卻可能比其他人還要多。張廷彰用這樣的方式,讓後輩醫生學會臨床的第一課:做中學。

「我們醫學就是『做中學』,特別是開刀的時候,如果你覺得怎樣做最好、你就會天天想著說要怎樣把事情做到最好,慢慢的才會有自信。」「你想自己是什麼,你就會變成什麼!」

儘管婦癌專科不是原本最愛,但張廷彰用自身證明,只要持續不懈的努力,也能讓原以為枯燥乏味的職業,成為堅持一生的志業。 

醫師簡介_張廷彰 醫師

專長:婦產科學、婦科手術、婦癌研究與治療、婦科癌症手術、化療及相關診治、人體臨床試驗設計執行與分析、生物統計

現職
長庚紀念醫院婦產部婦產科系主任
長庚紀念醫院林口總院實證醫學小組顧問
長庚紀念醫院林口總院癌症中心婦癌醫療團隊負責人
國民健康局癌症登錄專業課程講師

學歷
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
美國哈佛大學公衛碩士

書籍簡介_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良醫健康網,全台唯一網友直選 
超過600萬人氣響應的24專科TOP1良醫,
分享他們溫暖動人的診間故事與私房養生術。

真正的專業,是醫病入心
吸收再多醫學常識,不如認識一位好醫師

>>立即購書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