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人不會寫在臉上,你得自己認出來!FBI教你看出身邊隱藏的4種危險人物

真的有好人、壞人的分別嗎?或者該說,那些可能會對你造成危害的人,臉上會寫著意圖嗎?

在這個時代,科技的進步讓人與人的接觸、溝通方式增加了,於是只要低下頭,對著發光的螢幕,無論是世界各地發生的大小事,或者與人隨時隨地互動,都十分容易。

抬起頭來看看周遭,反而成為最難的事。走在路上的時候、買東西的時候,搭電梯的時候,這些事情隨時都在發生:前面那個女生,抬頭看了松鼠在路樹上奔跑,笑了一下;排隊結帳,有個男人對著店員說話不耐煩,他的心情不好?只要你不注意、不觀察,就什麼都看不見,什麼也沒發生。

當報紙的頭條,出現了一樁沒有人願意多提起的悲劇時,沒有人懂,究竟事情為什麼會發生?怎麼會這樣子呢?沒有一個人能說出原因,甚至沒有人在事前注意到徵兆,包括最親近的家人、父母。

而當你開始小心注意,為了保護自己、所愛的人,想提早認出跡象,遠離潛在的威脅,看看周圍的人,卻不知道該從哪些行為、言語著手,了解背後的涵義跟動機?進而分辨好人、壞人,以及那些能夠傷害你,而且意圖這麼做的人。

納瓦羅是有30年資歷的資深探員,專攻罪犯側寫與非語言溝通,也因此能從觀察肢體動作,判讀面前這個人的想法。他以多年辦案的親身經驗、訪談罪犯與受害者的紀錄,歸納整理出四種危險的性格,只要仔細觀察行為、言語,然後按照敘述勾選,就能夠辨別對方有沒有可能對你造成威脅。認出危險人物,盡快遠離,保護自己。當危機近在咫尺的時候,安全才是最優先的考量

(前國安局駐法組長、國安評論員李天鐸)

為何是這四種危險人格

我在聯邦調查局負責罪犯心理側寫,那段時間我逐漸看出一個模式,有幾種人格特別抓住我們的注意。我們常看到這幾種人格觸犯法律、折磨他人、從事危險行為、利用或凌虐他人,最終造成被害人極大痛苦,而且是一再重複犯案。

我經過努力查訪以及他人的指點,找出了幾種人格習於欺騙與操控,人品低下,以利用他人為樂,視法律為無物,對他人毫無尊重。這些人容易情緒耗竭,待人殘酷、粗魯無情、予取予求。這些行為會一再反覆,他們帶給別人精神與肉體的折磨,自己卻毫無感覺,也毫不在乎。

我歷經案件調查、罪犯逮捕,與訊問性侵犯、殺人犯、綁架犯、銀行搶犯、白領罪犯、戀童者、恐怖分子。這個過程讓我學到一個教訓:危險人格極善於隱藏。他們看起來就像凡夫俗子,行為正常,而且有些人甚至相當討喜,聰明伶俐,風趣幽默,非常有魅力。然而他們的危險性格始終存在。

這種人物的問題不只是人格,還包括品德,也就是道德與倫理的缺陷。精確來說,你絕不能相信他們,這些人不說實話,不在意你,更不可能保護你的安全。而正因為他們的人格漏洞,於是他們的惡行留給他人難以修復的身心痛苦。

隨著時間累積,我逐漸歸納出四種危險人格,他們犯下我們最常見的案子,每天都可能讓你遭受各種形式的損失,包括精神、肉體、財務。本書會聚焦在以下幾種危險人格:

一、自戀型人格:他們會一點一點折磨你

一般人使用某些詞語,其實並不真正了解其中意涵,其中又以「自戀者」最常被誤用。這個來自古老的神話(古希臘神話中,愛上自己水中倒影的美少年那希瑟斯)的語詞很常見,但真正的定義可能容易混淆。



許多人以為,自戀者是那種蓋了旅館並以自己名字命名,或是永遠希望站在鎂光燈下,像是電視實境節目裡會出現的人物。的確,很多人都喜歡成為矚目焦點,不過這裡要討論的自戀者,可能會侵害他人。

自戀型人格只在乎自己、自己的需求,以及自己看重的事物。一般人或許也喜歡受到注意,但是自戀者渴望被注意,並且以操弄他人或控制局面的手段來獲得關注。

一般人會努力工作出頭,自戀型人格為了成功,不在意欺騙、撒謊、扭曲事實或想盡計謀來勝出,就算有人因此受到影響也不以為意。

童話「灰姑娘」裡的狠心繼母與姊姊,只在乎自己的一切,完全展現了自戀者剝削他人的樣貌,生性自私,占人便宜。迪士尼的「灰姑娘」只是各版本中最有名的,但這則童話在歷史上還有三百多種版本,顯然在不同文化中,都警告我們提防這種人,說得一點也沒錯。

自戀型人格就像灰姑娘的繼母與姊姊,看不到自己的缺點,要是其他人給的評價沒那麼好,就會被自戀者視若無物,遭到蔑視與折磨。在迪士尼的童話中,灰姑娘最終有個魔法般的快樂結局,但是現實生活裡,可沒有神仙教母或是王子來拯救我們。碰上自戀型人格,我們得懂得自保。

每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都會經歷這個階段:我就是全世界的中心,有權要求一切。可是無論年紀多大,自戀型人格始終沒有脫離這個階段,還像兒童一樣,於是為了成為注目焦點或達到目的,做出荒謬甚至難以想像的事。

這些人出席會議、派對與家庭聚會時必定遲到,再以戲劇化的方式進場,贏得所有人注意;他們急於讓你知道屋裡最聰明的人是誰,誇稱自己認識哪些名流,和哪些人共進午餐,總是說個不停,讓你知道他們跟大人物關係良好。

自戀者非常重視各方面都要看起來完美無瑕,這些人十分在意自己的外表,也善於利用外貌來影響他人,像是在派對場合引人矚目,要每個人注意他擁有最好、最大、最昂貴的一切事物。

有些自戀型人格儘管沒什麼成就,仍然喜歡表現出事業有成的樣子,把自己當成偉大的發明家、藝術家、音樂家、思想家、領導人,或是大歌星。一旦事情不如己意,就怪罪周遭所有人,從不檢討自己。這些人也許犯了錯、能力不足,也不受歡迎,但你絕不會聽到他們承認,一定是別人有問題,像是制度、社會、上司、教授、選民,全世界都在找他麻煩,我們就是看不出他有多偉大。

如果自戀者沒有得到他自認該享有的特殊待遇,就會像幼童大發脾氣,生悶氣、抱怨、大怒,有時甚至暴力相向。他會理所當然的責怪別人,懷恨在心,甚至含恨報復──這是自戀者的天性。

二、情緒不穩型:敢愛敢恨?其實是情緒炸彈

有關情緒不穩型人格的研究,以及那些生活遭到全盤打亂的受害者,應該要讓我們對這類人有所警覺。雖然,在整體社會及精神學家眼中,其他危險型人格造成的傷害更為嚴重,這種人造成的問題,多半屬於人際關係範疇,執法單位常常忽視。可是與這種人生活或共事,往往必須承受極大痛苦。

這種人的關鍵特質,就是無孔不入的氾濫情緒,以至於他們的行為往往影響與他人的關係與溝通,以及自己的健康。這些人的情緒有如天氣變幻,而且難以預測,總是擺盪在大好大壞之間,這一刻自覺身在雲端,下一刻又像處在貧民窟那麼可憐。

情緒不穩型人格需要被愛以及安全感,卻沒有能力去滋養與維持正常的關係。如果靠得太近,他們會感到喘不過氣;給空間,又讓他們覺得被遺棄了。可悲的是,他們追求穩定的方式原始又粗糙,很可能害己害人。



這類人的聰慧、活力、魅力或美麗絕對會吸引旁人靠近,並且把這些特質當作維持成功關係的正面助力,但是精心維持的公眾形象之下,情緒不穩的真實那面遲早會浮現出來。

不論是在家裡、辦公室,還是在拍片片場,情緒不穩型人格展現出耀眼鮮明的強烈個性,他們表現得難以相處或者阻撓、干擾,於是事情毫無進展,甚至發生難以修補的激烈衝突。

情緒不穩型人格需要備受呵護,和自戀型人格有點類似:他們得寸進尺、破壞規定、想得到每個人的注意。不過,自戀者自認完美無缺,有權享受特別待遇;情緒不穩型人格則渴望得到不斷的支持與肯定,這樣他們才會好過些,就算是來自孩子的支持與肯定也好。

他們像章魚般伸出觸手糾纏攫取,緊緊抓住那些願意滿足他們、容忍他們的人,來滿足情感的需求。但這種人的需求無邊無際,就連最願意付出的人也受不了,而且情緒不穩型人格的要求非常、非常多。

如果你跟這種人牽扯上,那就準備迎接你被逼到極限,惱怒又疲累的生活吧。至於混亂的程度,取決於涉及的對象,因為每個人狀況都不同。可以確定的是,這種人最終會用光別人的耐心、理解、同情和諒解。他們的行為和情緒不穩,會一點一點侵蝕與家人、朋友、同事和上司的關係,最後到了決裂的地步。

於是,周遭的人無力再付出了,只好放棄。我聽過這些親友表示,情緒不穩型人格完全榨乾他們的情感,所以他們再沒有更多同情和愛能付出。

情緒不穩型人格的極端行為導致極端反應,於是性情正常的人被逼出病態思想或行為,這點最讓人難過。儘管這些想法讓人同情,但傷害自己或他人絕對是不容許的,也毫無藉口。情緒不穩型人格需要治療,而深受其害的人也同樣需要幫助。

這種人格的行為模式有很多種,往往不容易辨識或認定。有些情緒不穩型人暗自忍受痛苦與絕望;有的則是習慣找機會爭執或大吵,特別是折磨自己的配偶,甚至暴力相向。還有些人別具魅力、性感誘人,但是太過纏人,把別人都嚇跑了,其他人則落在這幾者之間。

三、偏執型人格:認為誰都不可以信任的偏執人格

偏執型人格心中充滿了非理性的懷疑和恐懼。他們的猜忌漫無邊際,思考僵化、蠻不講理,因此他們好批判、充滿偏見、神經緊繃。他們只看到黑暗隧道,看不到盡頭的亮光,你幫他忙,他以為你別有用心,這種人認為利他主義者是包藏禍心的投機分子。

每個人心裡都有個預警系統,要我們提防危險。但偏執型人格的預警系統常常運轉過度,不時要他提防你、我、鄰居、同事、特定族群、外國人、政府等等。這種歪曲的觀點主導了他的人生,也影響到他身邊的人。

我演講時經常要求聽眾,若是認識這種人的請舉手。一開始,只會有少數人舉手,等到我一一列出關鍵特質,像是:容易感到被侮辱、好爭論、嫉妒、心懷舊怨、質疑他人動機、挑戰規定、恐懼、厭惡,或者討厭與自己不同的人。我看到每個人露出像是漫畫中燈泡一亮的表情,舉起來的手的也越來越多。

在你周圍,或許會看到這種性格的人:

●認為你故意要超車,所以他緊跟你的車,不停按喇叭,閃前車燈,比出粗魯手勢並咒罵,甚至會一路跟到你家門口。

●以為每個人都在打他妻子或女友的主意,所以這人在社交聚會上不停介入所有女伴與他人的談話,如果對象是男性更是如此,讓你沒辦法多講兩句。



●最糟糕的約會對象,自認萬事通,而你只是他的聽眾,不論你說什麼都要推翻,或是貶低你的想法(毫不意外,你發現他沒朋友)。

●某個親戚總是要拿一堆偽科學療法來說服你,或總說又發現哪位大師的觀點與他不謀而合。

●同事老是抱怨為什麼別人能得到升遷與獎金,唯獨他沒有。

●每個星期都跑去政府部門抱怨大罵,或威脅要提出告訴。

這些人不只性情古怪,還被非理性的恐懼和懷疑所宰制。這種人容易被冒犯,而且反應過度,一旦被激怒、拒絕,或是被羞辱,就可能會變得極端危險。

儘管這種人暗藏危險,但相關研究不多,也很少人理解這種性格。面對這種人的麻煩之處在於,他們不認為自己有問題,而且會質疑別人伸出援手的背後動機。很多時候他們只是被自己的病態所掌控,於是我們也跟著遭殃。

電影和電視上出現的偏執型人格,往往是怒目圓睜、性格瘋狂的人,但那是好萊塢,現實生活的狀況完全不同,而且更加難以察覺。

有些偏執型人格十分安靜內斂,甚至有些害羞,但他們永遠以猜疑的眼光看待外界。有些人則舉止誇張、大聲喧鬧,甚至好鬥,由於這種人性好爭論,有他們在場,談話氣氛會變得緊張。他們也可能現身抗爭行列,搞得抗爭焦點轉向激烈言語衝突,甚至身體推擠,阻擋車輛、破壞公物。

偏執型人格的心理狀況或許脆弱,但有些人則絕頂聰明而且相當有成就。不論家中還是職場,這種人都找得出猜疑的對象。也許是鄰居、鄰居的孩子、天上飛過的飛機,或房子旁邊的電纜。他們需要空間、距離,甚至離群索居,以為只有這樣才能平息內心恐懼。可悲的是,這些都沒有用,因為偏執與恐慌發自內心。

他們可能會加入某些信念類似的組織,參加某些團體或教派,在這些團體中,偏執者不必說服別人認同他們的恐懼或古怪信仰。只有藉著高度仇恨與恐懼,才能為他們一事無成的生命帶來意義與目標。

四、獵食者人格:無歉意、不會悔改

閱讀本書的每個人,在人生的某個階段都會碰上這種人:他們對法律制裁毫不在意,就算造成他人痛苦也毫無反應,恣意犯罪。在所有危險人格中,獵食者造成的傷害最大。根據知名心理學家和精神疾病研究者羅伯特.海爾博士,這種人的數量其實多達百萬計,因此我有充分理由相信:每個人在生命中,過去、現在與未來都可能接觸到這種人。

獵食者其實只有一個目標:吃乾抹淨。一般人難以想像這種人的所作所為,但他們會一而再、再而三做出這些事情:掠奪、搶劫、加害與毀滅就是這些人的生活目標。

一般人的生活大多圍繞在建立關係與追求成就,獵食者專門找機會謀取私利,這是他們天生的行為模式。

一般人願意信任他人,這樣的天性碰上獵食者便成了弱點,這種人不受良心約束,眼中沒有情感連結、道德或是法律。對他們來說,法規、規定、限制、鎖或圍欄只不過是可以消除的障礙。一般人按照規則辦事,但獵食者認為這種乖乖牌是蠢蛋、輸家、讓人瞧不起,可以拿來取笑貶低甚至凌虐,最後甚至殺害。

因此儘管多數人努力追求成功,獵食者衡量成功的標準在於如何利用我們。他們洞悉人心,擅長找出弱點,鎖定的目標多半是是那些脆弱、受傷害、掙扎求生、輕信他人、易受影響或是較無能力抵抗的人。他們不必思考便能判斷,就像系統自動執行的軟體,持續找尋機會與弱點。



如果你想到獵食者,請想像颶風或龍捲風─巨大無比的摧毀力量,肆虐後留下大片斷垣殘壁,也就是身心破碎的受害者。對於許多人來說,這種傷害是直接的,有些則是間接傷害:每個親戚、配偶、子女,和被害者所有友人都受到影響。

獵食者凡事精於計算操弄,並積極掠奪。如果你在報章雜誌上讀到,有些人精心策劃一樁犯罪計謀;有些人跟蹤並鎖定受害者;有些人長期犯下各種犯行;有些人長途奔波就為了完成一樁非法勾當;有人設計錯綜複雜的金融騙局─種種描述都是獵食者的行為。

獵食者常常換工作、改變計畫、還不出貸款、破壞或結束關係、辜負別人或是占便宜、推諉卸責。除了這些,他們還會違反法律、背叛信任、拿走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傷害並拋棄別人、重傷他人,甚至謀殺,上述每件事都可能發生。請別再以為這種人會改過自新,不再傷害你。

我們清楚這種人的危害,只是無法預測下個受害者,不知道誰是他們的目標。

書籍簡介

 

FBI教你認出身邊隱藏的危險人物:生活中那些一點一點折磨你的人,以及惡意的陌生人,你事前都能防範自保
作者: 喬.納瓦羅, 東妮.斯艾拉.波茵特(Joe Navarro,Toni Sciarra Poynter)
譯者:張怡沁
出版社: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2015/01/27

喬.納瓦羅(Joe Navarro)

擔任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反情報部門的情報人員以及專司非言語溝通的主管,歷時長達三十年。退休後,他仍持續為FBI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以及其他情報系統成員,進行非言語溝通的研究課程。

他的專業受到全球肯定與歡迎。除了固定在諸如NBC的《今日》(Today Show)、《CNN頭條新聞》(CNN Headline News)、《福斯有線電視新聞》(Fox Cable News),與ABC的《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等節目受訪;他擔任銀行界與保險界、美國海內外主要法律事務所的顧問。

納瓦羅也在聖里奧大學(Saint Leo University)以及全美多個醫學院任教,他對非言語溝通的獨特見解,在眾多渴望能快速又正確判斷病患狀況的醫生中也獲得廣泛的迴響。

東妮.斯艾拉.波茵特(Toni Sciarra Poynter)

曾任職於 HarperCollins Publishers, William Morrow, Simon and Schuster及Macmillan等大型出版社,熟稔編輯及出版專業。著有《蜜月年年》。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