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佩琪:台灣空污的指標通常不準,實際暴露應該是更多

(攝影:楊文財)

近幾個月來,台北市長柯文哲因為路邊停車格全面收費、內湖塞車等一連串問題,民調由紅翻黑,滿意度從剛上任時高達7成,掉到現在只剩38%

對此,市長夫人、現任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小兒科主治醫師的陳佩琪,在上週出席「商周編輯會客室」活動,探討PM2.5空氣污染問題時,大聲為柯文哲喊冤。「他是希望汽機車如果停車費高一點,看能不能減少大家騎機車或開車的慾望。」

「台灣有1400萬輛機車,扣除小孩子,每個人平均都有超過一輛機車,汽機車排放的空汙量,佔台北市的1/3,非常的高。」陳佩琪表示「台北市要2019年才要廢除柴油車和二行程機車。其實很多國外的國家,根本不准摩托車進城,改乘電車比較環保,不會製造空汙。」但她也自嘲「如果市長這樣做的話,可能就會被打到地底下去了。」

汽機車排煙管,直衝小孩的口鼻而來...這是一場最可怕的戰爭

陳佩琪的次專科是新生兒以及小兒神經,而這兩個領域的病人,都是空汙嚴重污染的受害者,僅次於過敏專科。陳佩琪解釋「小孩子的高度通常到大人的腰部,公車、汽機車的排煙管,最主要不是對著大人,是對著小孩子的口鼻部。

陳佩琪提到,空氣污染範圍的內容很多,最大宗叫做PM(Particulate Matter),PM2.5到PM10之間稱作「粗懸浮微粒」,PM2.5稱作「細懸浮微粒」,2.5是指直徑,單位是微米(10的負六次方公尺),看這數字就知道,PM2.5是看不到的,所以「這是一個看不到敵人的戰爭,是一個最可怕的戰爭。」

PM越大,越容易被人體呼吸道排除掉,所以通常PM越小的東西對人體危害就越大。「那有PM0.5嗎?當然也有!甚至也有PM0.1,這些都是經過吸呼道,直接進攻血管。」而柴油車所排放的廢氣幾乎都在PM0.5~PM0.1以下,毒性相當高。「你的呼吸道完全擋不住它,會從你的鼻子到咽部、喉嚨、支氣管、細支氣管到肺泡長驅直入,透過血液、在全身橫衝直撞。」

陳佩琪表示,過去家長只注意到空污會引起小孩子的過敏跟氣喘問題,但卻忽略「我以前遇過的小孩子病人,如果有過動、貧血,我一定會想到『鉛中毒』,雖然現在已經都是無鉛汽油,但若沒有用到高品質的無鉛汽油時,小孩子(體內)鉛濃度會很高,較易有過動、注意力不集中的現象,嚴重的話還會有貧血的症狀。」

PM2.5下降先別高興,因為台灣空氣是越來越毒

其實,政府也並非完全無作為,去年(2015年)《商業周刊》「要命的空氣」出刊後,馬英九總統即表態支持環保署3年內空污減量5%,這是馬總統4年來最重要的空污減量宣示。

環保署的統計也顯示,2006~2013年監測結果台灣PM2.5濃度皆呈現下降趨勢,但為什麼PM2.5引起的疾病卻越來越多?

(圖片來源:行政院環境保護署)

陳佩琪提到「政府有一個很詭異的地方,空污觀測站都是位在高樓大廈、或是校園頂樓,站在地面上比在高樓層的,不曉得吸到多少倍的空污,所以你不要看那個空污的指標,你實際上受到的暴露,應該是更多。

「台灣是一個彈丸之地,『工廠』是一個很大的元凶。」陳佩琪認為台北比較幸運的是工廠較少,但像台中就有一個號稱全世界最大的燃煤的火力發電廠,而高雄更多,有中油中鋼、還有一些石化廠、造船廠,都是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

世界衛生組織在2013年將PM2.5列為人類的一級致癌物,陳佩琪解釋「PM2.5會吸附一些人類製造的二次污染源,這才是它毒害最大的地方!」包括硫氧化物、重金屬、戴奧辛、多環芳香、臭氧、一氧化碳、一氧化硫、二氧化硫......這些都是PM2.5帶的有毒物質。陳佩琪觀察到,因空污引起的過敏跟氣喘問題的小孩子越來越多,絕對沒有下降的趨勢,她提出警告「所以PM2.5下降大家不要覺得很高興,因為人為製造的東西越來越毒!」

陳佩琪以台北市舉例,一天PM2.5最可怕的時間,就是下班4、5點的時候,通勤時間揚塵飛起,PM2.5都在裡面。「晚上11、12點正好是空污下降到你床的高度,這時候是最糟糕的,所以『夜咳』通常都是半夜一兩點。清晨時,大概該沈澱都已經沈澱完了,不過我想這跟整個城市居民的生活作息有關。如果你這個城市是個不夜城,我想PM2.5是比較不會下降的。」



由台灣人自己製造出來的PM2.5,我們也只好認了,更糟的是,每年11、12月到隔年3、4月,東北季風一來,中國的空汙也會跟著飄到台灣。陳佩琪解釋,台北市是盆地,空汙會降在盆地悶燒,「但如果東北季風很強,對台北反而是好事,只是苦了中南部;台灣因為有山地,東北季風一來遇到山地就堵住,東北季風越弱,PM2.5就降得越快。中部風力弱一點,南部更弱,PM就一直掉一直掉,所以中南部的空汙都遠勝過台北。

陳佩琪認為,這就是為什麼好山好水的埔里跟竹山,PM2.5卻這麼高,中國對岸的空污對台灣的影響其實很大。「不過這個講了也沒有用,就只能請新政府好好跟他們談。」

PM2.5不只會侵入你的肺,還會影響三高、肝腎、膀胱癌

2011年,在一次例行的員工健檢中,陳佩琪發現自己得了肺腺癌,「我算是比較幸運,可以在很早期的時候檢查出來。」

陳佩琪解釋「空汙是從呼吸道進去的,影響第一個就是呼吸道,像老人家慢性肺阻塞(COPD)、還有跟我一樣的肺癌。如果它長驅直入到你的肺泡,你的吞噬細胞也戰敗的時候,它就直接跑到你的血管,」她接著說,「因為PM2.5是隨著血液循環到全身,它每個器官都會攻擊,特別是血流量比較大的器官,例如腎臟、肝臟,所以腎癌和膀胱癌,大家都想說跟染頭髮有關,其實膀胱癌很多跟空汙是很有關係的。PM2.5還會影響到新陳代謝,就是三高,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肥胖等。」

台灣的十大死因當中,七成是直接跟空污有關係、三成是間接關係。「我要給各位恐嚇一個數字,PM10如果增加10個濃度,一克/每立方公尺增加10的話,我們台灣人總體的死亡率會增加4%、肺疾病的死亡率增加8%、心血管增加6%;如果小於10,每個人增加7個月的壽命。那看大家是想要增加10、還是減少10?」

陳佩琪在看診過程也觀察到,台灣有過敏氣管、過敏性鼻炎的人急速增加約3~5倍。此外,不孕的人口也增加,每7對夫妻就有一對不孕;或是孕婦會生出早產、低體重的胎兒,小孩出生後的腦部功能會有一些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狀況。還有自閉症人數也有增加。「這些病大家覺得很玄,總歸來講就是腦功能不好造成的。」

別消耗下一代的幸福,大人有責任把「藍天」還給孩子

「很多媒體都問我說要怎麼辦?」個性直率的陳佩琪也坦白說「我當然只能說『口罩』,其實不好意思跟各位講啦,口罩一點用處都沒用。除非你戴的是N95,但這樣難過死了、也被悶死了。

「有些廠商拿空氣清淨機當做空汙的宣傳指標,其實我承認有部分的效果,特別是有裝HEPA(High-Efficiency Particulate Air)濾網的機器。」陳珮琪無奈地說「但就像柴靜(前央視主播)說的,女兒在窗戶裡往外看說『媽媽我想出去』的時候,總不能夠講說『你永遠留在室內』吧?

其實每個人都該為空汙防治做一份貢獻。「公民自覺不是只有一些學運活動,這應該還要包括公民的自律。」要把人為製造的污染源管理好,需要大家一起過簡單的生活。講到最後,陳珮琪也忍不住打臉自家老公「不過用停車費來治汽機車的進入,我覺得好像行不通。」因為電車跟天然氣的污染比較少,陳珮琪希望未來所有機車都能改成電動機車、台北市公車改成電動公車、汽車加裝排煙器、升級更高級的油品,這些都是我們可以改善空污的方法。「等到以後市長白的時候,我會鼓勵他努力做。」

最後,陳佩琪呼籲大家「改善空污的責任是在每一個大人身上,不要把問題丟給我們的下一代。哪天下一代說他不知道什麼叫做『藍天白雲』的時候,我們真的是要檢討,我們不要去消耗下一代太多的幸福!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4)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