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後不舉行葬禮,不留骨灰、不要墳地,日本人選擇「零死」的比率正在增加

反觀英國等其他國家的火葬(基督教一般是土葬,但現在火葬也已經普及),通常不執著故人的「遺骨」。他們的火葬場焚燒溫度比日本的火葬場高許多,大約1,200℃左右,焚燒後真的只留下骨灰,之後,再選擇撒在山野或其他地方。

日本由於佛教的影響,很重視「遺骨」,焚燒後,會留下整具「遺骨」,再讓直系親人用筷子撿拾「遺骨」,最後放入骨灰罈。骨灰罈最上面正是故人的頭蓋骨。

「零死」也有問題,當事人必須於事前說好

有些人,由於父親或母親長年臥病在床,父親和母親於生前就和兒女說好,在臥病期間花了不少錢,死後將選擇比較不花錢的「零葬」、「零死」。結果,兒女於事後遭其他親屬(故人的兄弟姊妹)責備,導致兒女和伯叔姨舅姑鬧得斷絕關係。

為了迴避這些問題,當事人必須於事前向所有親屬都說好,或者留下遺書,要不然,某些親屬不接受的話,配偶和兒女便會遭殃。

如果是自己,到時候該怎麼辦?

我和我家兩個兒子商討過這個問題。我說,我沒有現金之類的存款,沒錢舉行葬禮,葬禮就免了,省下葬禮費用吧。

結果,我家大兒子回我說:「歐卡桑,妳要考慮到我的社會地位和立場,葬禮不是為死者辦的,而是為留下的活人辦的。我有能力辦的話,我就辦;如果到時候真的沒有錢,我就舉行零葬。」

聽他這樣說,我才恍然大悟。對呀,喪主不是我,按慣例來說,我沒有配偶,那麼,喪主就是我家長子。我要考慮到他的社會立場。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認為,死後要花500萬日圓的葬儀費用,實在太浪費,也太可惜。反正,到時候我又不能參加。倘若人真有靈魂,而我的靈魂又特地到現場觀看的話,我也不能開口說話呀。(應該可以說話,只是活人聽不見而已。)

最後,我只能選擇自己的遺照。

於是我對兒子說:「遺照不一定必須用當事人臨死前的照片,我要用現在貼在facebook上那張照片!」

兒子說:「那張照片只有RuRu,有空時妳再自拍一張三喵聚集在妳身邊的照片吧。貓咪肯定比妳早死,要趁早拍。」

我(沉默了一會兒,再點頭):「……嗯。」

我家大兒子完全不明白要讓三喵聚集在我身邊,再用三腳架自拍照片這件事有多難辦!

本文為台日文化觀察家茂呂美耶為《讓人生的終點歸零》一書所寫的導讀。

書籍簡介

讓人生的終點歸零

作者:島田裕巳  
譯者:嚴敏捷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6/08/20

島田裕巳

宗教學者、推廣自由葬送會會長。

1953年出生於東京都。東京大學人文科學研究科博士班畢業(專攻宗教學)。放送開發教育中心助理教授,日本女子大學教授,東京大學尖端科學技術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及客座研究員。目前為東京女子大學兼任講師。著作有《不要葬儀》、《貧充──不需要高收入》、《島田裕巳的日本佛教史 內幕的內幕》、《為什麼日本最多的神社是八幡神社 最強11神社──八幡.天神.稻荷.伊勢.出雲.春日.熊野.祗園.諏訪.白山.住吉的信仰系統》等。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