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的病人都被他罵過!摸著良心做事...感染科第一名醫師:要罵到病人還會回來找你

攝影:張家毓

「30%的病人都被我罵過!」在醫療糾紛橫行的世代,一名感染科醫師不怕得罪病人這麼說,他還曾對副總統陳建仁開砲、跟已故毒物專家林杰樑對嗆。但同樣的一位醫師,卻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筆網友票選中,拿下「感染科」第一名好醫生的評價

他是王任賢,現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他曾在SARS疫情期間,擔任衛生署疾管局「中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帶領團隊創下「中部零起院內感染」佳績。

是什麼樣的醫生,敢大聲批評政府官員、專家學者;卻又在看診結束後,脫下白袍、深入偏鄉進行每年500場「基層防疫」演講,與民眾、防疫人員溫柔地對話?

要認識王任賢這位風格獨特的良醫,一定得從13年前的SARS開始說起。

創「傳染病防治醫療網」立大功
抗SARS英雄:病人會跑,不能只搞好一家醫院! 

時間回到2003年,那是台灣人忘不了的一場惡夢:SARS入侵全台。當台灣北部、南部有多起院內感染病例時,但全中部醫院有30多位SARS病人,卻沒有任何一名醫護人員得到院內感染。帶領團隊達到這個佳績的幕後推手,正是王任賢。

2000年,王任賢受到當時疾管局長涂醒哲的看重,年僅42歲就被指派擔任疾管局顧問,成為歷年來最年輕的顧問。當時,他帶領團隊成立「傳染病防治醫療網」,做中部地區多家醫院的橫向溝通,「這是全球首創,連美國人來看都非常贊同!」

3年後SARS來襲,王任賢被接任的疾管局長蘇益仁指派為中區防疫指揮官,因過去累積的經驗,中部地區很快便進入備戰狀態。「我這個指揮官平常是沒有權力的,僅是衛生局防疫的最高參謀,但到了疫情期間,我是可以管醫院、管衛生局,黨政軍一把抓。」當時45歲的王任賢,在全台草木皆兵的狀態下,指揮官的權力甚至比縣長還大,連各級政府機關、民間組織都得聽他的話。

「那時候中部地區有30幾個SARS病人,卻沒有一例院內感染;北部南部都有,就是我們沒有!」王任賢驕傲地分享在這場戰役中贏得的勝利。「病人哪裡都會跑,不能只把一家醫院搞好而已,一定要每家醫院都好!」因著這樣的企圖心和過去一年的執行力,防疫整整4個月,中部成為全台唯一無SARS院內感染的地區。王任賢也因此被封為「抗煞英雄」、獲得衛生署頒佈的「防疫績優一等獎」。

攝影:張家毓

「當時壓力很大啊!一直撐,4個月掉了5公斤...」直到7月1日SARS正式解除,王任賢心中的大石頭才跟著放下。

靠「兩罐蔭油一把傘」撐起中區防疫
「公衛不是用嘴巴講講,是靠雙腳走出來的!」

能交出這樣的成績單,靠的並不是偶然。

王任賢對公衛的概念是:「一個人開車撞到頭,開刀就可以了;但3,000人車禍,你不可能每個都開刀,就要告訴他們戴安全帽。一個人感冒可以給克流感,但3,000人感冒,就要宣導他們打疫苗。」

為了教育公共衛生人員,王任賢自掏腰包籌辦「中華民國防疫協會」,並投入一年4、500場的演講跟教育訓練,教導公務人員感染控制、傳染病防治課程;也讓他的診間不只是在醫院大樓,更擴展至全台灣。

「當年第一次到雲林演講,那時他們經費也不多,最後給了我兩罐蔭油(醬油)、一把傘。」對於收入豐厚的醫師來說,這樣的「時薪」其實相當微薄,但王任賢回憶起這段往事,仍非常感謝有這個機會。之後,他甚至每月赴澎湖,並深入台東、離島等偏遠地區宣導防疫觀念。

就這樣,不計較是否有酬勞,靠著「交朋友」的心態,王任賢的防疫雙腳踏遍台灣各個角落。他想用行動證明:「公共衛生」不是「講講」(台語發音,音近「公共」),而是「走走」,是要靠雙腳走出來的。



2015台南登革熱擴散、2009流感大爆發
竟都是因「執行力」出問題!?

攝影:張家毓

從台北榮總、高雄榮總、到中國醫藥附醫,北中南醫院都待過的王任賢,對於去年台南爆發的登革熱議題,以及2009年的流感大爆發,也頗不以為然。

「就是執行力出了問題!」王任賢描述,當時他建議台南市政府,可以比照過去蘇南成處理高雄登革熱時的做法,把一大塊土地分成一千等分,安排每個公務人員負責監督每塊地,徹底落實清潔工作。「他們也分了,但是最後沒有好好去監督、執行啊!」王任賢認為,這正是為什麼台南登革熱疫情擴散得如此嚴重的原因。

而關於2009年的流感疫情,他更直言:「他們沒打(疫苗)到該打的人身上!」像是孕婦屬於流感併發重症高危險群,王任賢認為以當時非常時期,政府甚至應調度公務人員,結合村里做家訪,調查每戶有哪些族群、是否有孕婦等等...「因為孕婦不容易找啊,一定得這麼做才能找到。」

當時流感爆發,王任賢還被胡志強欽點到府為他打疫苗。「胡志強本來沒有得到流感,結果被幾個記者採訪後就得了。為什麼?因為群聚嘛!」王任賢表示,「從這件事也能得知:流感除了要打疫苗,還應該到府去打!因為人一聚集就會傳染。

他再次印證了公衛不該只是靠嘴巴講講,而是要用雙腳行出、實際落實。

一開始對當醫生沒熱誠
走上感染科,是挑學長「剩下的」

雖然過去防疫工程獲得佳績,但王任賢坦言,一開始對「當醫生」並沒有熱誠。

出生在外省家庭、父親是職業軍人,從大陸來台後,家裡經濟狀況並不好。「在台大七年,不是有『清寒獎學金』的話,我不知道是怎麼過的......」王任賢充滿感謝地說。他在當年畢業紀念冊寫下「幫助別人」四字,就是要提醒自己莫忘國家的栽培。

畢業後,在台大醫院待了兩年,因為父親一句「我是老榮民,以後要找你看病!」於是王任賢來到以看榮民為主的台北榮總,但情況並不如他想像得順利。

「台大(畢業)到榮總很少的!好科都先給國防挑走了。」結果分到冷門的感染科後,一個學長挑了細菌、另一個學長選了病毒作為研究專業,「我就撿他們剩下的─性病」王任賢笑說,當時父親還跟他說:「長得這麼體面,卻選這麼猥褻的科。」

原本意氣風發的資優生,看似拿到一手「爛牌」,但王任賢只希望未來能升上主治,將爛牌翻轉為「好牌」。民國74年,王任賢跟感染科的緣分,就這樣開始了。

大砲性格:官員、學者都敢罵
30%的病人都罵過...「要罵到病人還會回來找你」

除了對政府官員、專家學者「嗆聲」,王任賢同樣也敢罵病人。王任賢笑說:「30%的病人都被我罵過!」但他其實相信人性本善,認為病人就是有困難才會來找醫生,「要矯正病人錯誤的觀念、告訴他什麼是對的,但要罵到他還會回來找你!」

他曾在診間遇到一名得到菜花的病人,認為自己的狀況必須馬上處理,但王任賢依過去經驗和學理判斷,他的菜花過陣子便會慢慢轉好,過度治療反會引起身體不適、復發率高等問題。王任賢撂下一句「你不改(觀念),就別再來找我!」嚇得病人立刻醒悟,乖乖聽話。

甚至在王任賢診間「沒開藥就不收掛號費」也是常有的事。「他們都已經花車錢來這了,沒開藥就當諮詢啦、不要跟他們收錢。」



正因著這樣敢言、堅持告知大眾正確觀念的「俠心」,促使王任賢走上公衛防疫之路。即使為了工作東奔西跑,一個月只休息一天,卻把那天拿來補眠,和妻子女兒一週說不到幾句話.....但一想到工作,58歲的王任賢仍熱血的為全台防疫工作繼續奔走。問他不辛苦嗎?他只笑笑地認為一切甘之如飴。

網友這麼評價他:「熱忱、專業領域強。」回頭看,王任賢這條防疫之路,一晃眼就走了30多個年頭。他沒忘記當年他在台大醫學系畢業紀念冊上,自己所寫下的「幫助別人」這四個字。直到今天,他都還一直放在心中並努力實踐著。

小檔案_王任賢 醫師

經歷:台大醫學系、高雄榮總感染科主治醫師、疾管局中區傳染病防治醫療網指揮官

現職: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感染科主治醫師、中華民國防疫協會理事長

專長:發燒疾病、性病、愛滋病及感染相關疾病

書籍簡介_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良醫健康網,全台唯一網友直選 
超過600萬人氣響應的24專科TOP1良醫,
分享他們溫暖動人的診間故事與私房養生術。

真正的專業,是醫病入心
吸收再多醫學常識,不如認識一位好醫師

>>立即購書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