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藥、不復健、不開刀...疼痛科名醫靠這一招「消除痛根」,把阿嬤多年腰痛治好!

「阿改!阿改!」 

診間內傳來泰雅族婆婆的呻吟聲,在泰雅族語裡,「阿改」就是「痛」的意思。婆婆不辭辛勞與路途遙遠,特地從南澳的部落專程來看診,為的就是想治療多年困擾她的腰痛。對一位長年腰背疼痛的老者,要從山腳下的部落來鎮裡看病,實在是一項艱鉅的工程。 

「醫師,我的腰很痛,不過我很老了,別的醫師叫我開刀,但我的身體沒有辦法了啦;而且我吃止痛藥胃會很痛,也沒有空來做復健。可不可以拜託你幫我想辦法,讓我的腰好點?」

不用藥,也可以醫? 

「不吃藥、不做復健、又不開刀,怎麼可能把腰痛治療好嘛?」婆婆的女兒在旁邊說道,最後還拉了一段長長的原住民尾音。她原本期待我會說服婆婆來做復健,或至少開點藥勉強她吃,起碼在家裡比較不會整天唉唉叫。 

「婆婆,別擔心,有辦法!」我微笑以對。 

「喔⋯⋯」婆婆與女兒同聲叫道。 

「有一種打針的方法,是70年前一個美國醫師發現的;他把很濃的糖水打到你的腰骨的骨膜上,可以把受傷的筋給它補起來了。」說著說著,我也不經意地用原住民的腔調說話。 

「打糖水?怎麼可能?醫師,啊你是不是在開玩笑?」 

「沒有開玩笑,妳聽我說。」我笑道。「婆婆妳看,妳的X光上面,腰椎的骨頭有好幾節都壓扁了,也比較駝背,這就好像一顆檳榔樹,被山上掉下來的大石頭砸到,樹幹被折彎了,往前倒下去,但是還沒有完全斷掉。如果是妳家的檳榔樹,妳要怎麼救它勒?」 

「那就用繩子給它綁住,再往後面拉緊,最後把繩子固定在地上。」 

婆婆似乎很有經驗地回答著。 

「完全正確!婆婆妳太強了。」 我驚訝地回答。「我們打糖水在妳腰骨的骨膜上,就是要把拉住腰骨往後面的筋給它栓緊;每次妳來打一次針,就像鎖螺絲往下多轉一圈一樣,妳腰後面的筋會穩穩地鎖在腰骨上,妳的背不但會愈來愈不痛,還會比現在更挺起來一點喔⋯⋯」婆婆與女兒張大了嘴,完全無法相信所聽到的一切。 

「當然,這種治療也不是100%有效;根據國外的醫學研究,有效比例大約在60%~ 70%之間,而且像妳這種痛很久的病患,身體也比較虛弱,治療的次數會比較多次一些。但因為糖水打到身體裡面,不會傷害我們的器官,所以即使效果不是很好,只要妳打完針傷口照顧好,接受這種治療最壞的情況,就是白花錢與時間;不過,我會盡我所能地讓婆婆好起來,這點你們可以放心。」我解釋道。 

跟診小姐接著拿出一張衛教單,逐一說明這種打糖水的「增生注射療法(dextrose rolotherapy)」,還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項,例如注射前後的感受與反應、療程安排、注射費用,以及傷口如何照顧等。 

「醫師,雖然我沒有聽過這種治療,但是我今天願意試試看!」 婆婆堅定地說。 

「好!請簽一下自費同意書,然後到後面診療床上趴下,我現在就為妳的腰打針⋯⋯」 

一週後,婆婆依約回到診間。 

「婆婆,妳的腰有好一點嗎?」我問道。 

「好奇怪,真的有好一點內,醫師,我晚上睡覺翻身比較不會痛了耶!」婆婆的女兒站在她背後,對我做了一個鬼臉,揮揮右手,左手指著婆婆,用氣音說『比較不會唉唉叫了』。」 

「很好!我再檢查一下。」我微笑道。注射部位並無感染跡象,腰背骨膜壓痛感持續,但程度降低。 

於是,我們做了第二次腰骨的增生注射。



漸入佳境 

又一週後,我再問婆婆進步的狀況。 

「有比較好,醫師。」婆婆肯定地說,臉上開始出現些許的微笑。走路的步態也穩重踏實了許多。第三次葡萄糖增生注射。第四次看診。 

「婆婆,這次還有再更好一點,對不對?」我的詢問透露出一點點自信。 

「沒有,醫師,這次沒有好一點⋯⋯」婆婆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瞪著我。 

我嚇出一身冷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問下一句。

「醫師,我這次打完針不是好一點,是全部都好了!」 婆婆笑得開懷,露出整排稀稀落落的牙齒,完全變回一個樂天幽默的泰雅族民。 

我如釋重負地呼了一口氣,笑道:「恭喜妳,3次就畢業了!今天就不用打針了;以後如果腰還有痛,記得再回來給我檢查吼。」婆婆點頭,答應了我的囑咐。 

我目送婆婆離開的背影,往後幾個月,婆婆再也沒有回來就診了。

無藥,如何醫? 

依照常識判斷,筋骨痠痛的西醫治療,不外乎:吃止痛消炎藥、肌肉鬆弛劑、再加一些胃藥;嚴重一點的,就打局部類固醇;萬一打類固醇還是沒有效,就考慮開刀。於是,治療痠痛的邏輯,就變成固定的三部曲:吃藥→打類固醇→開刀 

但,事實並非如此。 

近年來,復健醫學(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medicine)的興起,逐漸將這樣的制式觀念做了部分的解放,許多筋骨痠痛的患者,可經由各式的物理模式(physical modality)、徒手治療(manual therapy),以及運動治療(therapeutic exercises)等所謂的物理治療(physical therapy),來緩解諸多急慢性的痠痛疾患。藥物,不再是治療痠痛的唯一選項。 

無藥,還是可以醫! 

然而,光只有物理治療,其實仍無法完全滿足筋骨痠痛患者的需求,原因有三: 

1. 由於時間與空間的限制,並非所有痠痛患者,都能隨心所欲地接受全程的物理治療,本文中的泰雅婆婆就是最好的例子。 

2. 光靠物理治療(俗稱做復健),無法解決所有的痠痛問題。 

3. 物理治療強調逐步解決痠痛問題的步調,並不為所有患者接受。大部分的筋骨痠痛,雖然短期內不危及性命,但苦於痠痛的人,還是盼望醫界能提供比做復健還要快的復原方。 

而泰雅婆婆,就是接受了這類的治療模式,才得以在短時間內從腰痛苦中解脫出來。

像打葡萄糖這類增生注射療法的治療方式,依我所認知,仍屬於上述復健醫學的範疇;只是因為治療本身是侵入性的,必須由醫師親自執行,卻與一般藥物注射不同,在此我們稱之為:功能性注射(functionalinjections),藉以區別物理治療或一般藥物注射

功能性注射有幾樣特色:不靠藥物化學作用、利用物理特性、醫師親自執行、療效明確迅速、副作用極少等。所以,當其他醫師束手無策時,筋骨痠痛、無藥,還是可以醫!

來源:三采出版社



something's right! 

阿改婆婆的故事,發生在12年前的羅東小鎮,當時,國內增生療法的土地可說是荒蕪一片,但阿改婆婆療效所引起的震撼,鼓舞了我毅然出國進修的熱忱。 

2005年5月,我在美國AAOM增生療法課程結業,歸國之後開始在部落格《疼痛書房》中推廣增生療法;而「增生療法」這個名稱,就是當時我翻譯而來的。 

2005年冬,我受長庚醫院復健科鄧復旦教授恩師指示,於當年復健醫學會期中會,以增生療法為題,正式將此專業介紹給復健科的同道;至此,部分開啟了日後增生療法的萌芽與成長,也見證了現今增生療法醫學會從創會到茁壯的歷程。 

感謝阿改婆婆,妳的笑容,我們永遠會記得。 

書籍簡介


書名:攻疼新醫:筋骨疼痛專家Dr.Pain帶你找痛源、解痛根、脫離痛海
作者:潘健理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6/12/02 

疼痛復健雙專科
潘健理醫師 

攻疼新醫,不是一個人,而是面對疼痛難題所抱持的診治態度。除了消炎、止痛,有愈來愈多對人體友善的診治方式,可以將筋骨系統逐步調回原本健康的平衡狀態,周全式的功能性注射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本書的核心理念。

現任/
潘健理診所 院長
台北中山醫院 復健科 主治醫師
台灣復健醫學會 推廣及策略委員會 委員
台灣疼痛醫學會 理事
增生療法醫學會 資深學術顧問
超級籃球聯賽(SBL) 璞園建築籃球隊 醫療顧問 

專科醫師證照/復建科專科醫師、疼痛科專科醫師、超音波專業醫師 

學歷/國立台灣大學 醫學士、國立台灣大學 高階管理碩士(EMBA) 

專長/超音波引導下之疼痛注射治療、自體血小板血漿(Platelet-rich Plasma)注射治療、神經解套注射、乾針筋膜鬆解治療、葡萄糖增生注射、筋骨玻尿酸注射治療、疼痛系統思考與周全式注射療法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