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妝記者的抗癌日記》被診斷出乳癌那天,她擦乾眼淚,笑著說:這是30歲的禮物

剪掉長髮發現另一個自己

化療前,我找了攝影師好朋友Wade拍攝系列記錄照片,Wade和我從助理時期就一起打拼,嚴格說來,算是同梯,彼此有革命情感,當我跟他說生病的事,他說,「來拍照吧。」他用他的方式,給我極大的安慰,我們約好透過拍攝記錄下,頭髮從長到短,從短到無的過程,最近他還跟我說,頭髮長出來的時候也要拍一組照片。

看著照片裡的自己,覺得自己好像因著生病,瞬間長大了,長髮剪掉了,可是笑容還在,頭髮不見了,我還是那個愛笑、開朗的我,三十歲禮物是癌症曾讓我不知所措,但我試著與之共處,找到我們彼此的相處之道,不只是透過照片記錄樣貌的變化,也透過文字寫下期間的心情。

(照片提供:一起來出版)

癌症期別只是一種分類

親朋好友最愛的問的問題就是,「妳是第幾期?」我問醫生第幾期,醫生說,要等化驗結果出來才知道期別。老實說,第幾期對病人重要嗎?癌症既然已經是既定的事實,對我來說,我只想知道下一步怎麼做,該怎麼做才可以趕快治療完,才是我關心的。

知道第幾期雖然能約略知道惡化指數,包括擴散、腫瘤大小等等,但我也遇到很多回應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一般來說乳癌的期別通常分為零到四期。零期是原位癌,表示癌細胞還沒發育就被發現,第一期則是腋下淋巴結沒有轉移,腫瘤小於兩公分;第二期是腋下淋巴有轉移,或是沒有轉移但腫瘤大於兩公分;第三期是腋下淋巴有轉移,或腫瘤大於兩公分;第四期是腋下淋巴有轉移,且擴散到器官,但這只是約略的分法,還是要以醫師的診斷書為準則。

歷經兩周的等待,終於等到病理報告出爐,醫生說,「妳是第一期,但是有個數據跟切片報告不太一樣,會再將切片送去做另一項檢測,才知道需不需要打標把藥物,而這部分需自費將近百萬。」聽到這個數字,突然覺得人生絕望,但也只能等待第二階段的檢驗結果。

多數人聽到我是第一期都說,「妳很幸運,早期發現早期治療。」輕鬆的語調好像這就不算什麼,對我來說,我還處於一個晴天霹靂的精神狀態,卻得接受「很幸運」這件事,如果跟其他病友相比,我或許是幸運的,可是跟原本我相比,我的生活已經天翻地覆,面對一個日子過得好好的人跟我說,「妳是幸運兒。」這種感覺真的不是很好,我所要面臨的治療,可是一樣都少不了,誰來告訴我這是什麼樣的幸運?我沒辦法接受這個說法。

或是聽到期數,眼神就流露出「那很簡單」的親友,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癌症期別不是病情的絕對,身為病人我才真真切切感受,原來多數的人對於生病這件事很無知,在我生病之前我也不明白這些,現在我明白了,因為生病,我學會了同理心,所以我一字一句的記錄下來,癌症要療癒的不只是身體還有心理,我相信唯有心理狀態變得堅強,身體也才會真正的康復,癌症期別不是絕對,要對自己有信心,我一直這樣對自己說。

把人生歸零重新開始

抗癌之路一旦開始就不會結束,因此,上了戰場就要把自己歸零,重新學習,不論是面對生活或是面對飲食,必須從各個方面重新省視自我。

為期半年的化療期間,這段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有時候覺得很漫長,卻又一眨眼時間就過了,時間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悄然而逝,生病就像是一個禮物,既然收到了,就得好好面對,沒有理由也沒有退路,只有接受它。

生病教會我的事就是要好好把握當下,很多話題都是老生常談,像是吃飯、睡覺這樣的小事,處於忙碌的生活步伐,我們時常忘記生活的本質,忘記回應身體的需求,忘記耐性去傾聽家人,對關心的人,總是特別嚴峻,我說的不是別人,就是我自己,我在反省。

生病讓我的步調慢了很多,以前是光速前進,現在是高鐵的速度,希望以後是捷運的節奏即可。以前把自己當超人,現在當病人,想起有一句話很有道理,沒有時間好好休息的人,遲早會騰出時間來生病,確實,唯有生病,才能讓一切歸零,即便它付出的代價是打亂一切規劃,但唯有如此,人生才能完完全全的重新來過,沒有退路,只有眼前路。

書籍簡介

30歲的禮物:謝謝癌症,讓我更勇敢

作者:吳娮翎Avis  
出版社:一起來出版  
出版日期:2016/09/28

吳娮翎 Avis

現職媒體,曾任職於《美麗佳人》、《柯夢波丹》等時尚雜誌,大學畢業自東吳中文系,後於世新口語傳播研究所專研美食文化,現就讀台大進修管理碩士學分班。工作後專精美妝,喜歡所有美的東西,即便乳癌來敲門,都不願放棄美麗的可能,透過書寫傳遞這份力量。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