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困難的開腦手術,他卻做到存活率100%!第一名神經外科醫師告白:「冷血」是為救更多人命

許秉權提到他的手術常有許多其他科優秀醫師助陣,包括做電生理監測的楊翠芬醫師(現任台北榮總健醫學部主治醫師),是台灣電生理的第一把交椅,「很少有這種非外科的醫師,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坐在那看著我們開刀,然後看病人訊號的變化。 」以及專注在聽神經瘤顱底手術的耳科醫師王懋哲(現任台北榮總耳鼻喉頭頸醫學部主治醫師)也都一同參與。

問到以開腦時能唱歌、拉小提琴為名號的「清醒手術」,許秉權認為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技術,「去拉小提琴是要知道患者手律動的協調性,是否有改善,若把他麻醉了就不知他的手有沒有抖,這時病人當然要清醒。」他也提到,「清醒手術不是神經外科醫師的功勞,是麻醉醫師讓病人在不痛的狀況下,讓神經外科醫師好好地完成手術。」他希望病人了解,任何開刀都是團隊的努力,並不是執刀醫師一人的功勞。

攝影:張家毓

請世界級A咖來台辦「開腦」研習會
每場耗費300萬、堅持11年...「要讓台灣醫療走出去!」

除了在手術台,另一個讓許秉權費心費神的,是每年舉辦的國際「開腦」研習會。

許秉權提到,在2007至2009年赴美期間,他幸運地遇到兩位影響他極深的教授—M.Gazi Yasargil(土耳其科學家和神經外科醫生,被譽為20世紀最偉大的神經外科醫生之一)和Ali F Krisht(阿拉伯醫學科學博士,沃森阿肯色州神經外科學會主席)。回台後,許秉權突發奇想寫信給Ali邀他來台演講,「沒想到他真的答應了!」

「我從去美國前開始辦台北的研習會,一路辦到今年已經11年了,其實蠻辛苦的...台灣捐頭風氣不盛,唯一有能力、有大量大體老師的是慈濟(由基金會轉至醫學院使用)。」許秉權描述,所以研習會必須用進口頭顱,光辦一次活動十幾顆頭就動輒上百萬、講師費也不便宜,整個活動成本至少300萬。

在刀台上威風凜凜的許秉權,脫下白袍後卻得放低姿態向各方籌措經費。「要感謝榮總幾位院長,包括李良雄、林芳郁、現任的張德明院長贊助支持,讓每屆都辦成了!」他苦笑說:「我們是國際上少數長壽的活動,我最大的恐慌是不知道哪一年就不能辦了...」

許秉權也提到目前台灣外科面對的困境,「在亞洲神經外科領域,日本仍領先台灣,除此之外,北京、上海現在的程度,大概只比台北榮總稍微落後5年左右。所以希望把研習會拓展到東南亞醫療,像越南、泰國、菲律賓這些國家,讓台灣醫療有一條路走出去。」

「對我而言,開刀當然是一個成就,但如果說使命感,我覺得教育才是。因為我們做得再怎麼好能夠救多少人?但如果你能讓其他人的水準也慢慢上來,就可以救更多人,這才是我們要去做的事情。

年紀還不滿半百的許秉權,回想一開始踏入「醫生」這個職業,原本只希望透過內科治療改善病人健康,沒想到卻一腳踏入「外科」領域,而經歷比別人更多的生離死別。

「能將病人從鬼門關救回、看著他們健康出院,就是我最大的成就!」

小檔案_許秉權 醫師

經歷:陽明大學醫學系、陽明大學急重症醫學研究所、美國維吉尼亞大學神經外科腦血管顱底手術客座教授、國際抗癲癇聯盟癲癇手術亞洲區代表

現職:台北榮總神經外科主治醫師

專長:腦動脈瘤手術、腦瘤及顱底手術、癲癇、神經重症加護照顧

書籍簡介_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良醫健康網,全台唯一網友直選 
超過600萬人氣響應的24專科TOP1良醫,
分享他們溫暖動人的診間故事與私房養生術。

真正的專業,是醫病入心
吸收再多醫學常識,不如認識一位好醫師

>>立即購書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