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來,凌晨3點睡覺、6點起床...亞洲保險王罹癌領悟:癌症,是我自找的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出身在一個近乎世襲的礦工家庭,小時候在生活邊緣掙扎,長大後的人生經歷更是大起大落,是環境造就我的堅毅性格,讓我跌跌撞撞的一路逆行,是我堅忍的耐力永不放棄的信念,讓我通過無數次的考驗。 

2010年,菩薩以生命的流失、癌症的病苦做我今生最彌足珍貴的禮物,讓我對生命幡然醒悟,癌症的摧折讓我打開心眼,對人生豁然開朗……

照片提供:時報出版

生病的體悟是生命的禮物 

出生在礦工家庭,從小全家就一直為了生活溫飽而操煩忙碌,小時候的困苦環境也促使我長大後,極力想在事業上有所突破,想多賺點錢讓家人過好日子。因此我從當助教,補習班教書及會計事務所開始,拚命努力兼課、工作,四處投資,想用錢滾錢,獲得更大的利益。也正因這種貪念作祟,讓我迷失自己,讓我在投資上屢屢失利,十多年的投資生涯真的像一場夢,我什麼都沒得到,只擁有了寶貴的失敗經驗,這是自己犯了貪念,福慧不足的結果。 

而中年失業是人生最重要的轉折,投身保險業,創造事業第二春,也藉此機會弘揚佛法,發願渡化千位企業主,也成為打破「全國紀錄的亞洲保險王」。

回想我這一生,從礦工的兒子,有機會赴美完成碩士學位,成為多家企業總經理,失業後還能立起爐灶,創下年收千萬元,這一路走來感恩許多貴人相助,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我,我心存感激,心裡始終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雪中送炭,帶來溫暖的那個人。於是2003年在我完成保險業績五連霸的目標後,正式成立「礦工兒子教育基金會」這也是唯一針對育幼院童頒發獎學金的機構,經歷低谷更懂得回饋,自2004年起積極到台灣各看守所監獄、育幼院及各級學校演講,以自己如何面對生命中的難關經歷,鼓舞他們,希望讓遭逢逆境的朋友們,更有勇氣面對生命的挑戰。 

在全心投入工作與公益演講,也因為不服輸的個性,超載的行程,損耗身體也種下了癌症的病根。

40年來凌晨三點睡覺,六點起床

40年來,三點睡覺,六點起床,我是這麼對待身體的。

罹患癌症,病根是從小種下的。

打從國小開始,我代替父親進入礦坑工作,成為台灣史上年紀最小的礦工,除了進礦坑挖媒礦,還得照顧弟妹兼顧課業,為了考上好學校,每天自修,直到凌晨兩、三點才睡覺。

台北商專就學期間,晚上到夜補校當印刷工,工作結束後主動協助人事主任洗碗、做家事,感謝他免費提供我住宿的地方。即便如此不眠不休,我的筆記仍是全班爭相借閱的第一版。往後的四十幾年,在事業上與人爭鋒,我沒有一天是在凌晨3點以前闔眼,但每天固定6點起床,一天只睡3個小時。

我就是如此長期漠視自己身體的健康,讓身體的組織器官過度工作,常常半夜12點了才發現因為忙碌的工作,一整天都沒有進食。不吃不睡不照顧,從來都不曾善待過自己的身體。身體就像機器,需要定期保養維護、更換機油,才能延長使用壽命,機器如此,人身更需如此。

過去十餘年,走遍全台監獄、學校、育幼院演講,我持續用同一種方式來對待身體,積勞自然成疾,只是我始終自恃體質很好,現在想來,十分可笑。 

腰痠背痛,到處推拿

我的病灶剛出現時,朋友見到我,個個都提醒我臉色不好。

2008年年初,我開始感覺到腰痠背痛,找了一位知名的推骨師治療,遍尋中、西醫及民俗療法,甚至尋求江湖術士,卻因為沒有對症下藥,無法解決痠痛的症狀。隨著時間的流失,也開始明顯感受到精神沒有以前好。開會、看書、辦公都很容易疲累,一場演講結束,精氣神都被抽乾了,我漸漸失去了自傲的毅力和體力,這是繼痠痛後的另一個警訊。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覺得無所謂,直到身體出現更異常的反應,在白天經常不知不覺的就打起瞌睡,這是我鐵打的身體,從來不曾出現過的情況。

發現癌末的事實、接受醫療的現實

直到疼痛侵襲頭部,痛到大腿站不住,才到醫院進行一系列檢查。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一直找不出病因,十個月後來到某地區醫院就診,當腫瘤科醫師問診時,我告訴醫師懷疑自己不是先前醫師們認定的腎臟病,而猜測問題在骨髓。果不其然,骨髓一抽,病理檢驗分析後,主任當場判斷,我是罹患多發性骨髓瘤,我的骨頭已有80%以上部位病變,全身已被癌細胞占領,確定是癌症末期。

醫師告訴我多發性骨髓瘤在台灣有301個案例,沒有人活下來。聽到這句話,就像是一聲悶雷劈在耳邊,轟隆在腦中炸開,打擊非常大。該來的終究躲不掉,我開始接受自己生病的事實,並接受必需治療的現實。

在這段尋找病因的過程中,我覺察到自己面對癌症的心態是不恐懼,但有罣礙。

我唯一的罣礙是礦工兒子教育基金會,若我的病況危急,募款與發放獎助學金的業務將會停擺。擔心的同時,一項項的檢查仍持續地進行,面對這種罕見疾病患者,再高明的醫師也只能盡人事聽天命。 

住院、放療、化療

若沒有親身體驗過,不會知道化療是如此令人不舒服。第一次做完化療,雙手就出現破皮;第二次化療,我的嘴巴、喉嚨開始潰瘍;第三次化療,從生殖器到腳底全部潰爛,身體早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整個療程就像「套裝軟體」,依照SOP跑流程,要能夠承受得起一次又一次的化療重擊,活下來就是運氣。

但化療同時會傷害到健康的細胞,當健康的細胞與癌細胞一起被消滅,免疫系統被破壞,正常的身體組織不能正常運作,抵抗力愈來愈弱,人,就一命嗚呼了。 



轉移念頭

為了不被藥物的副作用打敗,我咬緊牙根將注意力轉移,強迫走路。最困難的就是把念頭從疼痛上移轉,盡量不要想到、感受到身體的痛楚,持誦阿彌陀佛佛號,把念頭專注在佛號上。只要有意識的時候我都這麼做,在痛苦時忍著痛持續走動,睡覺的時間就在病床上打坐。對我來說,沒有恐懼、沒有死亡的壓力,心自然就安定。

我深刻感受到,生病和生意失敗不一樣,事業沒了,可以東山再起,生病時,每天面對的是生死,隨時會走向死亡。生命,就在呼吸間。

在這裡,我想提醒照護重病患者的朋友,生著重病的人總是非常恐懼死亡,擔心自己隨時會離開人世。如果沒有家屬、親友的積極鼓勵、陪伴,和病人一起轉變心念,病友會越來越消沉;倘若病情不樂觀,好好的安慰、引導病人,有一天真的離開,放不下也得放下。所以,要安安心心的走得安樂。

整個生病的過程讓我明白,存在我們身體的每個部分,不論多麼微小,都是各司其職缺一不可,若非不得已,不要動手術切除臟器,會對身體運作造成更大的負荷。也讓我了解身體的奧妙,一個微細的小毛病,就可能引起難以想像的病痛,這個過程讓我更加珍惜色身。

生病是讓自己學習面對因果,幾十年來沒有善待身體,讓色身超量負載,罹患癌症是我對不起自己的身體,雖然深知這樣的果實,必須誠實的懺悔承擔。 

照片提供:時報出版

懷抱一個希望

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最大的貴人也是自己。

如果醫師告訴你,十萬個多發性骨膸瘤末期的患者,目前沒有一個可以痊癒,你就束手無策的等待死亡嗎?在醫學中心治療的過程中,醫生每天面對這麼多的患者,病人自己如果沒有定見,怎麼可能看得很清楚、想得很清楚? 只有自己把心安定下來、理清頭緒,因為只有你自己知道路該怎麼走,該接受什麼樣的治療,讓活路出現在你的面前。

你也可以天天難過,天天等死,在身心折磨下形銷骨立,病入膏肓,負面的思維、產生負面的行動,想要恢復健康的希望當然越來越渺茫。醫生有專業建議,但是和自己身體溝通更重要。

許多人因為重症住院,腦子裡總想到可能再也走不出醫院了,這是人之常情。這樣的事情,幾乎天天在我身邊上演。半夜十一點,隔壁床有人哭了,那家人走了;兩、三天後抽泣聲在安靜的深夜響起,我知道又有人離開人世了。下一個會不會是我?許多人看到隔壁床蓋上白布推走,都會浮現這樣的想法。

想到下一個吐出最後一口氣的人是自己,會不會恐懼?會不會心不甘情不願? 培養自己的勇氣和意志力,也是跟癌菩薩溝通的步驟。

天地方圓

我想,最起碼在人生最後的階段,我要陪著媽媽。心意已決,我立即離開醫院。於是遠離台北搬回基隆山上老家跟媽媽同住。當時的我不敢讓媽媽知道她的兒子罹患癌症更何況是末期,回到山上,徹底放下生活與工作上的壓力,每天清晨四、五點起床爬山,我一邊走上坡,一邊感謝眾生菩薩讓我多活一天。

在鄉下,物質生活和都市沒得比,空氣、綠意、寧靜卻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在老家的菜市場買菜,菜葉是破破爛爛的,因為沒有灑農藥,看這些七、八十歲身體仍然硬朗的老農夫,就能夠明白,懂得吃自在生長於自然環境蔬果的人,才是真正懂得養生之道。

幾十年來,在台北打拚,沉迷於都市的繁華、精緻的美食,應酬時過量攝取動物性蛋白質和脂肪,膳食不均衡,吃飯時間不規律,渴了就到便利商店買飲料……幾十年來吃進的是垃圾食物,這些我都心知肚明。對自己幾十年來所過的日子,有覺知,但沒有覺悟。

我想繼續活下來,重新回到生長的家鄉,回到山上深呼吸,山林裡空氣的味道,直接告訴我什麼是生活品質。這山林環抱的山居歲月,帶給我新的思維,而山野裡的食物成為我身體的養分,而不是負擔。

千萬功德結善果

我相信,各位朋友如果能面對生活形態的種種錯誤,以後絕對不會後悔。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不管你選擇哪條路,最好不要拖累別人,讓其他人也跟你一樣。

跟大家分享一個小故事:19年前,那時我剛進人壽公司工作,有位住在桃園的客戶高女士捧場買了一單位防癌險。過沒多久,她打電話問我可否追加防癌險? 半年後,高女士告訴我她要自殺,因為當時被醫生宣告淋巴癌末期。癌細胞已擴散全身,可能活不到半年。

我苦心相勸:「妳女兒現在才小學四年級,妳要為她活下來,現在死了等於什麼任務都沒完成,白死一場!我把妳理賠的372萬元申請下來,反正妳本來就想自殺,命跟錢妳都不要了。現在我教妳一個方法,從現在開始,有人需要幫忙,妳這筆錢就給他,每天妳跟癌細胞溝通─癌細胞我現在吃飯為祢吃飯,我現在睡覺祢跟我一起睡覺,就這樣過日子吧!」

過了半年,高女士跟我聯絡,說她戰勝癌細胞,到現在還是健康快樂地生活。當我自己也得了癌症,想起曾經這樣勸過別人,所以我知道:如果不是像高女士一樣看淡金錢幫助人,就沒有資格求癌菩薩。

當時我可以叫別人這樣做,無罣礙念頭轉,發願做善事。這證實了「想法就是作法」,想法對就毫不猶豫付諸行動,一定不會有後顧之憂。高女士抗癌到現在,已有二十餘年,她不僅陪伴女兒成長,更慶幸當初沒做傻事。

這個真實的故事讓我們再次感受到,當你面對任何事情都一定要揚棄負面思想,越正面越好! 就拿高女士的例子來說,如果她就這樣傻傻地自殺,先生也不會難過太久,女兒要叫別人媽媽,還有這些年來快樂的時光嗎?



當我自己面對癌症,過去發生在高女士身上的事情,我也得到最大受教。我自己面對時一樣將心比心。由於自己是頂尖保險員,買了不少保險,罹癌後把一部分理賠金布施出去,就靠僅有的住院理賠金過日子。心境一有轉折,生活就不一樣,無論老天爺給不給我機會,要死之前,都希望還能做點善事。

我有位至親就是把錢看得很重,身家好幾億,生病只肯去診所、藥局拿藥吃,更別說要布施做善事了。

二十幾年前,我被朋友倒債,快跳票了,去跟她借一百萬元,她見了我說:「我就借你十萬塊,開三個月票給你!」我拿了支票,眼淚掉下來。

幾年前她重病了,還是不改執念,從此進了醫院沒再出來。

迷失在錢堆是很容易的事,因為這些人沒想到他的財富可能是前人種樹而來,並非他隻手努力的,所以更應該去做有意義的事。像華人首富李嘉誠,他把財產60%捐出去,創辦微軟的比爾蓋茲也捐出大多數的財產幫助愛滋病患者,連股神巴菲特都參與善行,把一兆兩千億美元的財產捐給比爾蓋茲,由他全權運用於慈善公益。如何善用財富,好讓更多人在饑饉無助時得到幫助,讓貧窮家庭有翻身的可能,這就是非常偉大的功德。

書籍簡介

蔡合城人癌共存

作者:蔡合城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6/12/27

蔡合城 

現任財團法人礦工兒子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心法禪院院長、台北市柯蔡宗親會理事、中華民國亞太新經濟學會理事。曾著作《礦工的兒子》、《王永慶的球僮》、《蔡合城癌末癌細胞不見了》等書。 

學歷:省立基隆中學畢、淡江大學畢、台北商業技術學院畢、美國艾瑪拉大學教育學碩士

1952年出生於貧困礦工家庭,國中畢業被迫休學,成為全台最年輕的礦工,五專時半工半讀,曾任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的球僮,中年失業負債,一切歸零重新開始,進入保險業又連續五年刷新全國紀錄,擁有「亞洲保險王」殊榮,年收入達千萬以上。

51歲成立財團法人礦工兒子教育基金會,為全國唯一頒發育幼院獎學金無上限的機構。也是首位走遍全國監獄、上百所學校及育幼院演講的人。

2009年(57歲)時罹患多發性骨髓瘤末期,療癒過程中,深切領悟病者身心俱疲,經由 中西醫診治,調整心態,改變生活作息與飲食,目前癌指數已降至零。期以人癌共存的呼籲及治癒歷程啟發癌友找到療癒之路。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