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養大我們,媽媽犧牲一輩子...」別再被「情緒勒索」,你為什麼拿自己的人生滿足別人?

情緒勒索是一種操控,只會讓彼此的關係崩壞。

因為當對方一再屈服與退讓,那是因為懼怕,而不是因為親密、信任與愛。

媽媽:「我把這輩子希望都放你身上。你怎麼忍心讓我失望?」

婆婆:「你把孩子給保母帶。你真自私,你會毀了孩子的一生。」

女友:「如果你敢回公司加班,我們就分手。」

上司:「我看你資質不錯,才想讓你多做一點事,栽培你。別忘了,你試用期還沒過。」

以上這些例子,你是否非常熟悉?這些我們習以為常、不以為意的對話,其實就是緩緩掐住我們脖子,讓我們無法呼吸的「情緒勒索」。當你不順對方的意,情緒勒索者開始自憐,或責怪、貶低、在你身上貼標籤,甚至威脅你。於是,你心懷歉疚,也開始自我懷疑,自己是否很糟、不成熟……你深陷在這些情緒裡動彈不得……

情緒勒索最常發生在伴侶、親子、職場、人際間,而在華人社會裡,更常見,且更糾葛,因為我們有根深柢固的孝順文化與對權威的尊崇,以及總是要求孩子「好,還要更好」,而後者,更容易讓人自我價值感低落。

從過程中感受自己的重要性

「我媽是個很偉大的女人,她窮盡一生之力,養大了我們家三個小孩⋯⋯對,我從不否認這點。但是有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跟我媽相處,會讓我壓力很大。我媽總是會跟我們絮絮叨叨地說誰對她怎樣怎樣不好,比如說她小時候怎麼被爸媽虧待,長大怎麼被朋友虧待,結婚後,又怎麼被後來離開我們的爸爸虧待。

她常說,要不是因為我們,她現在一定是個女強人。她是為了我們才不再嫁,也沒有好好發展自己的工作,所以要我們一定要好好孝順她。

其實包含我的弟弟妹妹,我們都不是不孝順的壞孩子,但是有時候,我們會覺得媽媽的要求真的很難滿足。

比如說,如果她有需要,她打電話給我們,我們都要隨時接電話,不論我們是否在上班,或是正在忙其他的事。

她對我們念的科系、工作、交往的朋友,甚至結婚的對象,都有她自己的一套標準與要求。如果我們不按照她的想法去做,她要不就聲淚俱下的罵我們不孝,要不就說是為我們好,我們都不會想。

每次遇到我們不順從她,媽媽最常罵我們的,就是說她一生過得多苦,好不容易拉拔我們長大,別人都以為她可以享福了,沒想到三個小孩對她如此不孝,不懂得感恩,還忤逆她,不懂媽媽的心情⋯⋯

每次一聽到媽媽這麼說,我和弟弟、妹妹就一起沒轍了。我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每次我們只是想要表達自己的想法,就代表我們不孝?好像我們沒有按照媽媽想要的去做,我們就對不起媽媽。做自己,好難⋯⋯」

***

有些情緒勒索者,他們重視自己的需求與感受大於別人的,是因為他們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被虧待」。

可能從小到大,他們時常感覺到委屈、不滿足,所以一旦有機會,他們就希望別人能夠「非常」重視他的需求。為了要讓別人重視他們的需求,他們不惜使用情緒勒索的手段,讓自己在這段互動關係中,能夠占上風。

對他們而言,他們的需求能夠被注意、被滿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即使對方可能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但對這些情緒勒索者而言,對方「為了他們」,因而勉為其難答應了一件困難的事情,正代表這些情緒勒索者的「重要性」。

也就是說,有的時候,這些情緒勒索者,並非不知道對方是勉強的。對他們而言,在這種人際互動過程中,感覺到對方的「勉強答應」,反而可以讓這些情緒勒索者,感覺到自己是重要的;而這個感受,也成為情緒勒索者的「安全感」,用以安撫他們感覺自己長期被虧待、被忽略的不安與焦慮。

就如同這個例子中的媽媽,媽媽藉由讓子女有罪惡感,因此讓子女能夠為自己做一些妥協與迎合,會讓媽媽感覺到子女「孝順」,重視媽媽的需求;如此,才能弭平媽媽感覺自己長期被虧待的委屈。

但這類的情緒勒索者,卻沒注意到被勒索者的委屈;甚至,可能因為太過聚焦在自己的委屈上,反而合理、淡化了他人委屈的情緒。認為被勒索者為自己做這些,迎合自己的需求,都是「應該的」,根本就「不應該有委屈」,否則就是「不孝」。

從前面的討論,或許,你也發現了,大多數的情緒勒索者,他們內心的不安與焦慮,其實並不比我們少,只是,或許他們過去學到的,是必須用「情緒勒索」這樣的方法,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才能給自己安全感、安撫自己的焦慮。

但很多時候,他們卻忘記了:有時,讓他們真正焦慮與不安的,是這段關係的好壞;而情緒勒索的手段,可能只讓他們暫時獲得了表相的滿足,但卻讓他們失去了真正害怕失去的「重要事物」:親密關係,以及對方的愛。

因為在這過程中,被情緒勒索者答應了情緒勒索者,是因為焦慮與害怕,而非對情緒勒索者的愛。

讀到這裡,如果你發現:「原來,我是個情緒勒索者」時,請你不要認為,這本書是在指責「情緒勒索者有多可惡」。

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情緒勒索者或被情緒勒索者,而藉由探討情緒勒索者/被情緒勒索者的內心世界,並且提醒我們:促使我們成為這兩個角色其中之一的「焦慮與害怕」是如何運作的,才有機會讓我們跳出這個循環,真實表達自我,也才有機會使我們獲得真正想要的東西:對方的尊敬與愛,以及深入、平等並真實的關係。



開始改變吧

深陷在一段「情緒勒索」的關係中,的確是相當無力且痛苦的。但我相信,當你決定翻開這本書,你已經為自己做了一個很棒的決定,也開始踏上了改變的路程。

如果這段「情緒勒索」的關係持續越久,要改變這段關係的互動、甚至你對自己的看法,越是充滿掙扎與痛苦,而且,在走這段改變的道路時,或許情緒勒索者的情緒強度、甚至社會文化、道德規範,都可能讓你更感覺到孤獨與自我懷疑。

尤其,很多時候,情緒勒索者,可能挾帶許多「道德」、「應該」、「理所當然」的價值觀,要脅你「就範」。

但千萬不要忘了:

在關係中,我們需要回歸到「有意識的選擇」,擺脫因害怕而屈服在「情緒勒索的循環」中,實際上,其實更是為了我們的關係著想。

怎麼說呢?

如果,在關係中,你總是因為對方的情緒勒索,而答應、屈服於對方的要求下,慢慢地,你只會感覺這段關係、這個人給你很大的壓力,當你總是身處在「害怕」的情緒裡,你很難在這段關係中,真正感受到「在乎與愛」,而你發現,當你為了對方做些什麼,其實都不是因為你「愛」對方而自願,反而都是因為「害怕」時—你會與對方的心漸行漸遠,而最後,這段關係就會成為「沒有愛的壓迫關係」。

我相信,在大部分「情緒勒索循環」的關係中,並不是每一段都讓我們想放棄;很多時候,我們想要修補、想要愛,只是,當對方用這種方式與我相處時,我感覺沒有「自我」。

而當「我自己」都消失了之後,我當然也沒有辦法「愛」。

所以,擺脫情緒勒索,絕對不是自私的;而是為了讓我們能夠更純粹的、感受到關係中最重要的「愛」-- 這才是關係中最重要的元素。我們想要好好的「愛」對方、想要好好經營這段關係,而非只是因為害怕、恐懼所以屈服。

而「愛」,其實很多時候,也是對方恐懼的來源:害怕不被愛、害怕失去愛,所以強力索取、控制、要求、苦苦相逼。

而我們,只是想要找回關係最原本的樣子。

所以,當你決定要踏上這個改變的過程時,請相信自己的決定。

在這辛苦的改變、拉鋸過程中,你必然時常會感覺到自我懷疑、甚至覺得孤單。因此,我想要邀請你,在這過程中,請你當你自己的啦啦隊。你必須要了解:

一旦,如果連你都不理解自己的感受,如果連你都不保護你自己不受傷害,那麼,更沒有人能夠了解或保護你。

只有你自己,能夠替你自己發聲,能夠保護你自己。

所以,在這條孤獨的路上,記得陪伴、相信自己;當他人的話語、評價影響你、使你感到焦慮時,你需要學會安撫、提醒自己:我這麼做沒有錯、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當別人懷疑你時,你需要相信你自己,當你自己最重要的後盾。

如果可以,好好的對著鏡子的自己說出自己的宣言:

「我人生的目的,不是為了滿足別人的需求,而是為了滿足我自己的需要。我的人生,應該由我自己選擇。」

如果你願意,好好陪自己邁向這一段有些艱辛卻重要的路;那麼,你會發現,自己並不孤單。

別忘了,你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書籍簡介


書名:情緒勒索:那些在伴侶、親子、職場間,最讓人窒息的相處
作者:周慕姿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7/02/02

周慕姿

諮商心理師/心曦心理諮商所負責人,同時是宇聯心理治療所特約企業講師、企業諮商師;微煦心靈診所兼任心理師;《健康看我》、《醫師好辣》、《大腦先生》等節目的專家群。

曾任中崙諮商中心心理師、新店高中輔導老師、台大心輔中心實習心理師等,並擁有阿德勒鼓勵諮詢師講師資格。 從傳播到心理諮商、心理師到金屬樂團主唱,不管在哪裡,似乎都是個「非典型」角色,一路上也面臨許多考驗與自我掙扎。

因此,周慕姿對自己諮商工作的期待,是希望能幫助人看到自己的選擇「是怎麼被困住」,還有「為何被困住」;而後,幫助他們看到「自己擁有的能力」與「其他的選擇」。

她相信:我們擁有「選擇的自由」,以及,若能以「真實的自己」面對生命,我們就能掙脫無形的束縛,獲得真正的自由。 對她而言,「接納自己,獲得自由」,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3)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