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實驗室老鼠還小...500公克早產女嬰一出生腸子就破洞,全靠20多個醫護救了她

帶著鋼盔往前衝

我提議道,不然,不要管小朋友的血氧,我們趕快開進去,讓肚子的不正常空氣跑出來,這樣,肺的功能才有辦法好轉。之後,如果狀況還好再來處理破掉的腸子,如果狀況不好,就只好改日再戰了。實在沒什麼好的辦法,幾位醫師討論了一下,也只好這麼做。

這時,加護病房裡的氣氛,雖然緊張,但是這個雖然是臨時組成的團隊卻是有志一同的互相支援,彼此合作,就只為了讓小朋友有活下去的希望,裡面的溫度,雖然悶熱,也讓大家汗流浹背,但是,這是為了讓小朋友不要失溫的條件,大家也就為了小朋友忍耐著。

肚子才一打開,一大堆空氣和著髒水就這麼噴了出來,小朋友的血氧馬上就回復,等了幾分鐘,小朋友的狀況還不錯,徵求了麻醉科醫師以及新生兒科醫師的意見,大家決定繼續手術,處理破掉的腸子。

手術過程中,一度量不到血壓,新生兒科醫師大呼小叫著,催促著護理師再量一次看看,我一下子還沒會意過來,新生兒科醫師特意問了我手術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我看了看傷口,有一小灘血在那裡,大概5cc吧,這樣的出血量在大人身上微不足道,但是在很小的小朋友來說,卻可能是他身上10%的血。原來是傷口切開的地方有一點點滲血,用電刀止了血,就繼續進行手術。

還好,有所有的醫師待命,吆喝著趕快給小朋友輸血,而我,也加緊腳步,首要目標在於讓小朋友能存活,其他的就等下次再說吧。趕快將腸子拉出來檢查了一遍,確定破掉的地方在末端的小腸,將腸子塞回肚子裡,破掉的地方拉出來當人工肛門,就趕緊結束了手術。 

合作無間

手術一結束,新生兒科醫師立刻接手,整個手術時間才30分鐘,可是小朋友已經稍微低體溫了,趕緊將烤燈推來,想辦法讓小朋友的體溫回溫。手術後,團隊散去,新生兒科醫師及加護病房團隊接手,就這樣嚴密的監控了幾天,而我也在醫院睡了兩個晚上,三不五時晃到加護病房看看小朋友,等到小朋友狀況穩定下來,大家也才鬆了一口氣。

後來,小朋友在長大到1000公克的時候,又因為當時腸子破掉,很厲害的發炎造成了腸沾黏,大家一直在想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再開一次,有沒有可能光靠藥物跟保守的治療就能讓小朋友的腸子通,撐了一段時間,甚至到後來狀況有點改變,還是決定開刀進去處理,一樣臨時成立團隊,又是二三十位專業人員湧進了加護病房,有驚無險的開完第二次的手術。

為母則強

小朋友順利地長大,出院的時候還特地教媽媽怎麼換人工肛門的袋子,再大一點的時候,媽媽還得學怎麼從遠端的人工肛門灌大便刺激從來沒用過的末端腸子,媽媽一開始覺得這麼難的動作她怎麼學得會,後來發現,她其實做的比醫護人員都好,畢竟,那可是她的心肝寶貝。

到了5公斤的時候,安排了第三次的人工肛門關閉術,這次因為小朋友已經夠大,狀況也都很穩定,就很順利的完成這次手術,也很順利的出院。回來門診的時候,矯正年齡才三個月的她已經經歷了三次手術,在鬼門關前排迴了兩次,都被我們拉回來,小小的手腳高興的揮舞著,光看外表,她就是個發育正常的小孩,爸爸媽媽也逗著小朋友玩,媽媽應該會覺得,還好,當時沒放棄。

後來,醫院的高層鄭勝峰副院長知道了這件事情,特別召開了好幾次協調會,一開始的目標還是想要改善開刀房的環境,可是經過多次的討論,邀請了各個專業人員,還包含了也會需要在兒科加護病房手術的心臟外科-吳宣穎主任,最後還是覺得在加護病房處理最安全,至少,最會照顧新生兒的兒科醫師會待命,寧可大人們搬器材、設備,也不願意打擾到孱弱的小生命。

我很高興來到義大醫院工作,在這裡,有和善,而且實力堅強,願意配合的各職類專業人員與兒科同事,我相信一定能給所有小朋友最好的照顧。

以上故事為多個真實故事融合改編。

本文獲柯柏瑞 醫師授權轉載,原文:我的病人500公克

作者簡介_柯柏瑞 醫師

柯柏瑞,台大醫學系畢業,台大醫院住院醫師與總醫師,本來想成為急診與創傷科醫師,卻陰錯陽差的最後成了一般外科、小兒外科醫師與腸道靜脈與營養學會會員,也是兩個孩子的爸。

因為站在第一線,因此有機會親眼看見台灣下一代與未來的資源短缺與困境,因此致力於自我成長並期望帶著孩子一起成長突破,也致力於小兒外科的傳承,期待能為台灣留下小兒外科的根。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