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我洗的」婚後仍沒斷奶的母子關係,是夫妻相處的未爆彈

男孩們深切的疏離感

男孩子們也和女孩子們一樣,處於母親的掌控之下,由母親負責選擇、管理內褲。這和性器官的管理是相連的。我們更可以說,男性受到更強烈的管控。相對於女孩子的初潮,男孩子們會自慰和夢遺,內褲也會被生理反應的分泌物弄髒。在第二次性徵出現之後,逐漸出現這些狀況,母親卻一手掌握了這些祕密。所以,比起女孩子,男孩子的疏離感更重,因為男孩子被禁止洗自己的內褲,就算內褲再怎麼髒,都還是必須要交給母親,母親對於發生的事就會瞭若指掌。這就是真正可怕的、對性器官的徹底管理。因為在性器官周邊發生的任何變化,都會呈現在內褲上。

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在家教比較好的家庭裡,隨著初潮的來臨,內褲會開始變成自己的管轄範圍。而生理帶是不可以讓母親洗的東西。再說,生理期經常會無預警的開始,所以內褲常常會不小心沾到經血,沾到經血的內褲基本上當然要自己洗。所以女孩子大都會以初潮為契機,開始養成自己洗內褲的習慣。但是男孩子卻沒有這樣的選擇權。

這樣的前提下,透過洗衣服的行為,男孩子們便必須要接受母親永無止境的性器官管理。更嚴重一點的例子,有的人就算已經從鄉下搬到東京去住宿或工作,母親還會千里迢迢地上京去替孩子洗衣服。或者是過年過節回家,包包裡裝滿的全都是穿過待洗的衣物。當宅急便這種行業出現之後,甚至還有人用宅急便定期將髒衣服寄回家清洗。即使自己的兒子已經老大不小、是個成年人了,竟然還有母親會得意地說:「我兒子的內衣褲全都是讓我洗的。」一旦這樣的關係固定之後,明明已經離家獨自生活了,卻好像仍由母親的手掌握著性器官的遙控器。

妻子與母親的霸權之爭

當這種懦弱的男孩子長大成人、結了婚之後,管轄權又很自然地轉移到妻子手上。接著,在妻子與母親之間就會開始上演內褲與性器官管理的戰爭。有一對年輕夫妻離婚的案例,男性的母親在換季時來到這對新婚夫婦的住家大樓,檢查了兒子衣櫥裡的內褲之後,用新的內褲換掉舊的之後離去。妻子對此事感到怒不可遏,對丈夫說:「你去和媽媽說以後不要再做這種事了。」丈夫卻反問:「為什麼?」「媽媽很貼心地替我做了這件事,不是很好嗎?既然是她的好意,為什麼不能接受?」丈夫完全無法體會妻子的不愉快。以這個案例來說,不光只是內褲,丈夫凡事都和母親過度地親密,最後終於導致夫婦離異。

大抵上這種類型的離婚案例,妻子一定都會說:「他真的不是個壞人,可是……」丈夫的個性通常都很溫和。所以妻子會說:「他人是還不錯啦,可是說到我婆婆的話……」然而丈夫就是無法理解妻子所說的這句「可是說到我婆婆的話……」時,她所意味的「對丈夫與母親關係的不滿」。

近年來,年輕夫妻離婚的原因當中,「與家族關係不和」比例相當高。然而這和過去媳婦婆婆之間不睦的狀況有所不同,就算沒有和公公婆婆同住,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來自沒有斷奶的丈夫和其母親之間的關係。所以許多妻子才會在談到丈夫時說:「他也不是個壞人,但是……」而伴隨著這種糾葛出現的內褲問題,就是非常具象徵性的狀況了。這就是妻子與母親之間,環繞著掌控內褲─尤其是掌握性器官─的霸權之爭。妻子也想要獲得這個霸權,不過無論誰掌握了這項霸權,對丈夫來說狀況都不會有所改變,因此這或許也是丈夫會無動於衷的原因吧。

丈夫無法理解妻子這種不愉快的感受。因為他從出生開始,就在母親嚴密的管理之下,內褲這個東西對他來說只是一項有距離、沒有意義的東西,只是因為它的機能性而穿上的東西,由誰來管理都是一樣的,頂多是穿上乾淨的新內褲會感覺很舒爽而已。他早就放棄了性器官的自我管理權了,所以無法理解母親和妻子如此固執堅持的心理。在母親與妻子針對性器官管理的糾葛之中,男性是完全被排除在外的。

書籍簡介

裙底下的劇場:人為什麼要穿內褲?一部日本社會的性文明史
スカートの下の劇場
作者: 上野千鶴子
譯者:郭凡嘉
出版社:聯合文學
出版日期:2017/06/19
語言:繁體中文

上野千鶴子

一九四八年出生於富山縣,京都大學大學院社會學博士、東京大學大學院教授、女性學和性別研究先驅。一九八○年代以後,以女性主義者身分引領時代、持續挖掘現代社會的各種問題。近年來更把觸角延伸至老年人、福利和照護等專業領域。一九九四年以《近代家族的成立與結束》榮獲三得利學藝賞,其他著作包括暢銷作《厭女:日本的女性嫌惡》(聯合文學出版)、《家父長制與資本制》、《女遊》、《一個人的老後》、《一個人的午後》等。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