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的工作是救人,不是寫狀子!》「就怕病人不錄音...」台大心臟權威沉痛控訴,外科醫師4大困境

攝影:張家毓

「衛福部不會幫我寫訴訟啊!當然到最後跑過一個流程可能沒事,但在這個過程我要花多少時間去寫作文?」面對醫療糾紛猖獗的台灣,現任台大心臟外科主任陳益祥,點出所有外科醫師的無奈。

締造台灣20多項心臟外科第一紀錄、台灣心臟外科權威朱樹勳曾形容:「內科像是政治家、外交官,負責跟敵人或死神妥協、談判;外科手術就像打仗,非成即敗,結果立見。」

現今的台灣醫療,越辛苦的科別、被告的機率往往也越高,造成「五大皆空」、內外婦兒急診科找不到醫生的慘況,醫師過勞、醫護人力短缺、醫病關係緊張......這些都可能一一瓦解台灣醫療。

心臟外科比其他外科下決定的時間更短、更急迫,因為錯誤決定就會馬上得到不同結果!」陳益祥表示,掌管生命之鑰的心臟,手術一旦失誤,便沒有第二次機會「逆轉勝」。面對一個個陌生的生命,外科醫師無法在短暫的3小時手術中與病人建立關係,卻可能面臨離開手術台後,一張張陌生又氣憤的家屬臉孔,等著指控他、質疑他的專業。

打不完的官司、寫不完的狀子、隨時都可能面臨的醫療糾紛,儘管已是台灣心臟外科權威,面對每天張開眼後要迎戰的刀台,陳益祥仍說:「心臟外科出事是馬上死!當場就要去面對家屬......這個壓力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究竟一位心臟外科醫師、甚至是整個外科,在台灣面臨到哪些困境和挑戰?

困境一、除了醫糾,還是醫糾
外科醫師沈痛告白:「我的職業不是寫狀子...」

攝影:張家毓

提到覺得目前台灣外科醫師面臨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陳益祥嘆了口氣說,「我覺得台灣醫療,外科醫師討厭的還是醫療糾紛,坦白講我覺得錢不是問題,當然醫師不是都大富大貴,但不喜歡花太多時間做這些糾紛的事。」

「醫療糾紛討厭的是花時間寫文章,因為寫英文(家屬和檢察官)看不懂,要寫中文、中文專有名詞還要解釋。每個都是中文但(家屬)就是聽不懂,就去把律師叫來翻譯,很多律師也不會寫這個狀子,我們還要幫他寫、翻成檢察官看得懂的......但我的職業不是寫狀子!」「衛福部不會幫我寫訴訟啊!當然到最後跑過一個流程可能沒事,但在這個過程我要花多少時間去寫作文?」陳益祥控訴。

「現在如果病人要錄音我都說:『謝謝,請你錄音,我還怕你不錄音!』我只怕他錄音然後只截取其中一段。」面對繁瑣的官司流程,陳益祥揶揄地說,「(醫糾)解決方法很簡單啊,在所有醫療場所設一個常設檢察官,這事情就解決了。」

困境二、台灣醫療資源落差
人力不足,「醫生累到沒體力開下一台刀」

再來,是台灣醫療資源落差及醫師過勞的問題。

「有時候(發生醫療糾紛)是醫師今天起不來沒有去(刀房),該開的(刀)沒開。我其實想暗示一件事,就是有些醫療人力沒那麼多的地方,醫生開完刀很累,本來應該要再去開一次的刀他沒開,(病人)就死掉......」

當大醫院的醫生沒辦法繼續時,可以先叫下面人幫忙開,但地方醫院就比較難了!」儘管身處在醫療資源相對完整的台大,陳益祥仍點出台灣醫療落差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困境三、被家屬嗆「為何術前不做好評估再開刀?」
外科醫師無奈表示:「完美」評估的下場是…

第三個遇到的困境,是家屬的各種指控。

陳益祥提到,從醫23年來碰到各式各樣的病人家屬,有些家屬在手術後會來質問他說:「當初為什麼不提早講?」、「為什麼不早點做?」、「為什麼術前不好好做評估再開刀?」、「甚至也碰過說『你為什麼不趕快開?』的都有!」陳益祥無奈地說。

「但我常講醫療是選擇,沒有最好。當然天底下沒有一個(手術)說我可以做完(所有評估)再來看、做完讓你考慮3天3夜再來開。那如果(結果)不好的時候,他們又會說為什麼不早點開?」陳益祥了解家屬的焦慮,但他也坦承手術中許多突發狀況,讓他無法百分百掌握最後的結局。

他感嘆說,「天下真的沒有完美的事情,完美的下場就是,所有檢查全部做完,做完(檢查)的結果就是什麼都不做。



困境四、醫療新實驗阻礙多
「對岸進步快,法令站在協助醫生立場!」

攝影:張家毓

第四個遇到的困境是,台灣醫療新實驗阻礙多。

陳益祥提到,「現在要做什麼新的東西都要數據、評估什麼的,但有些東西一開始出來,沒有那麼多資料啊!老實講,雖然亞洲第一個引進葉克膜的是台大,但當年做葉克膜急救時,根本沒有證據。到2008年paper出來,人家才知道這是可以做的、其他醫院也開始進來做。」

17年前,葉克膜機器一開始進到台大時被閒置許久,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怎麼用,「但既然(葉克膜)來了,我們想說就用看看、幫病人裝上去......什麼東西都要跨出第一步!」於是陳益祥便和當時台大創傷醫學部主任柯文哲及團隊努力突破重圍,從救活一個、兩個病人開始,最後甚至改變了台灣醫療急救流程。

陳益祥也舉近期他和團隊在做一個人體新實驗,過程中深感對岸的進步,「他們真的做得比我們快很多很多,不只是心臟外科,至少法令方面會站在協助(醫師)的立場!

「這個事沒有對錯,只是在台灣醫療,如果要做(新突破),要從法律鬆綁慢慢著手、鬆綁。我們看國外(醫療)法令不會這麼嚴格,台灣(醫療)法令的專業人員也還不是這麼齊全,他們來應該是要幫我們解決問題,不是來擋我們的路!

面對醫糾、醫療困境接踵而至...
「碰到就是面對,怕熱不要進廚房!」

面對接踵而至的醫療糾紛及挑戰,問陳益祥不會感到厭煩或害怕嗎?

怕熱不要進廚房!我們本來就走在刀鋒旁邊所以就會碰到,不可能不碰到的,但碰到就是面對而已,重要是從失敗中學教訓,我覺得這是心臟外科特有的精神啦!失敗是斷絕所有的路嗎?還是應該從前面再去學、再去改進?我們選擇後者。」

但陳益祥也認為台灣下一代醫療,應該跳出現有框架。「不然你再怎麼做,還是美國20年前的做法!」他也表示,當醫療團隊有新嘗試與試驗時,政府單位時常成為他們發展的阻力,「就跟當時我的老闆朱P(朱樹勳)做心臟移植一樣,有大嘗試就會被修理,但要一次次的嘗試才會建立這個過程。」

陳益祥也提到,當年葉克膜被認為不可能在緊急狀況救病人,「在1967年明文寫得很清楚不被建議,但(救活多條人命後)改寫了這件事!現在我做的事又有一些突破,可能可以改變人類歷史,我有這樣程度的能力,也許失敗、也許成功,但可以去改變醫療的一些東西。」礙於實驗保密階段,陳益祥還無法透露新實驗的內容,但可以知道的是,他對於醫療突破始終保持熱情。

時間久了,許多人的初衷會漸漸被消磨,從醫23年來,陳益祥卻清楚知道,救人這件事,永遠都是放在第一位!也就像電視劇《麻醉風暴》裡面提到:「變態的體制是需要被衝撞的,有衝撞才會有火花,有了火花才能引導往正確的方向去走!」

延伸閱讀:「自以為名醫,才發現我不是神...」第一名心臟外科醫師的生死告白:要救,就要救到底

小檔案_陳益祥 醫師

經歷:台大醫學系、台大醫院外科部主治醫師、台大醫院雲林分院外科主任、英國Papworth Hospital移植研究員、美國密西根大學小兒心臟外科研究員
現職:台大醫院心臟外科主任
專長:小兒開心手術、成人開心冠狀動脈繞道手術、心臟瓣膜修補術、心臟移植、心衰竭手術、心室輔助器植入

書籍簡介_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百萬網友力推的TOP1良醫真心話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8/02/01

良醫健康網,全台唯一網友直選 
超過600萬人氣響應的24專科TOP1良醫,
分享他們溫暖動人的診間故事與私房養生術。

真正的專業,是醫病入心
吸收再多醫學常識,不如認識一位好醫師

>>立即購書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