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幾歲罹患「再生不良性貧血」...台灣血液之母林媽利:翻轉血牛亂象,建立台灣捐血制度

投身組織抗原研究 卻做了七年白工

醉心輸血醫學,林媽利滿腦子想的都是讓國內血液更安全、更進步。1993年,她參加討論組織抗原( HLA) 的國際會議,遇見日本紅十字會血液中心的「十字教授」 Juji,他告訴林媽利,台灣的組織抗原若沒有做好,對疾病診斷恐怕會有影響。

十字教授願以日本紅十字會作為後盾,協助林媽利做相關研究。她當下沒有馬上答應,但多方考量下,覺得還是應該投入研究。於是,林媽利花了七年的時間,在馬偕醫院接生的近兩萬個胎盤中,每個胎盤取得數十毫升的血清,再同步取得台灣不同族群,如客家人、原住民等,血液中的淋巴球與胎盤血清反應,經大量分析結果,製造成「台灣人的組織抗原血清測定盤」。

這項看似不可能的任務,2001年卻被她做出來。沒想到差不多同時,國際研發出DNA篩檢組織抗原法,能直接進行血液篩檢。林媽利看似苦惱,但還是笑著說:「聽到有這個新的方法,我好傻眼,表示我辛苦這七年全白費啦!」

研究台灣人血緣 引發噶瑪蘭事件

但世上沒有白費的功夫,林媽利在搜集台灣不同人種血液淋巴球時,意外發現原住民與一般台灣人基因有非常大的距離,可見台灣人跟原住民來自不同祖先,這點燃起她無比的好奇心,想要知道:「台灣人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根據歷史記載,過去與原住民一同居住在台灣的還有平埔族,想找出台灣人從哪裡來,林媽利得搜集平埔族的DNA。當年台灣平埔族以噶瑪蘭族、巴宰族、西拉雅族三族為主要中心,她順利取得了巴宰族、西拉雅族後,分析原住民與平埔族資料,發現台灣人並非源自北方漢人,而是屬於長江以南的南方原住民,大多是百越族的後代。

她希望族群的研究可包含噶瑪蘭族,2007年林媽利的研究團隊取得噶瑪蘭族同意後,採檢族人唾液,但不久就發生極大爭議。噶瑪蘭族聲稱,他們並不同意研究團隊取唾液,而是半路被強迫取口水,最後數十件的檢體被迫銷毀,林媽利的噶瑪蘭族研究也付之一炬。

對於噶瑪蘭口水事件,林媽利沒有任何反駁與澄清。「 我怕傷害到他們,畢竟當時他們才剛剛完成正名運動。」 噶瑪蘭族可能擔心若檢驗結果出爐,恐會影響正名結果。林媽利說,其實屬於個人隱私部分是不可能公開的,而且人類歷史本來就是混血的過程。她不願多說,只希望事件能落幕。

林媽利說,噶瑪蘭族的資料能清楚顯示平埔族與其他族群的關係,但事到如今,她對高山原住民、平埔族已盡了最大的努力和誠意做研究,她覺得已經足夠,也不應有遺憾了。

幫二二八遺骸 找回家的路

從2011年起,林媽利推動「讓二二八受難者遺骸回家」 計畫,對於當年的受難者,她不僅悲憤,更多的是心疼。透過累積廿多年親子鑑定及台灣族群血緣研究的經驗,希望運用微薄之力,幫助罹難者遺骸回歸家族。

馬偕醫院也為了這項期許,於淡水馬偕闢建「古代DNA實驗室」,鑑定的超過千年以上的骨骸DNA,另外設置研究二二八遺骸的「分子人類學實驗室」。林媽利說,許多二二八事件罹難者的家人,現在都已年事已高,目前得更努力與時間賽跑,一輩子奉獻血液事業,也希望能幫罹難者找到回家的路。

林媽利(右)與先生郭惠二結縭廿餘年。郭惠二是第六屆醫療奉獻獎得主,林媽利獲獎後,兩位成為醫療奉獻獎得主首對夫妻檔。(照片提供:元氣網)

「我這一生就是很雞婆啊!」 一路走來,林媽利就算完成階段任務也從不自滿,總在新工作裡尋求突破。已經80歲的她,嘴角撐起可愛的梨渦,語末加上喲、啊、呀等語助詞,神情一如當年那個喜愛文學的少女,講到興奮處,笑聲充斥實驗室中,她也笑說「 我好像是這個實驗室最多人採訪的,很夯呢!」

「如果我們無法超越過去的不幸,就看不到海闊天空的美麗及欣賞路邊小花的美麗。」 這是林媽利的人生座右銘。這一切源於對生命的熱情,林媽利說:「人生如果沒有熱情就沒了任何意義,有熱情人生才有火花。」

(照片提供:元氣網)

延伸閱讀:對脊椎殺傷力最大 3種殺手級不良姿勢你也犯了嗎?

專欄簡介_元氣網

元氣網和元氣網粉絲團是來自聯合報系的健康資訊平台,深耕保健、疾病、營養、樂活訊息,熟悉民眾關注的議題與語言,也能用同樣的話語和民眾溝通,讓網友讀者都能成為照顧家人的好幫手。

元氣網:https://health.udn.com/health/
元氣網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udn/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