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做表面功夫、停下無止盡的爭吵...休婚-當婚姻卡住了,我們決定讓關係休個假

閃閃發亮的早晨

在夫妻大吵之後,我苦惱了整整2週。對於要求離婚的先生,我沒有直接給予答覆。我想先去做婚姻諮商,因為我希望即使分開,也要在彼此心中沒有任何疙瘩的情況下結束關係。夫妻的緣分盡了,作為小孩的父母的緣分還是會一直持續下去,如果在雙方對彼此依然抱著恨意的情況下分手的話,那剩餘的父母角色也會隨之破裂。

預約婚姻諮商的那天,只有我一個人前往。因為我想自己先做完諮商後,再建議先生去。大約一個半小時的諮商結束後,諮商師邊整理資料邊跟我說:「一般來說,在做諮商時,大多數人會因情緒難以控制而痛哭,但妳卻非常冷靜。」

晚上,我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打了一通電話給先生。我跟他說,我覺得最後我們並沒有盡力處理好彼此的關係,也跟他說自己剛剛去諮商了。即使要分手,我也想在分手的時候「好好」跟對方分開。先生說他已經過了那個憎恨階段了,現在只要決定我要不要從家裡搬出去就可以。

聽到這句話,我瞬間被憤怒和背叛包圍,大喊:「好,我們就那樣做吧!」就這樣,我們決定離婚了。有了結論之後,我的內心反而舒坦多了,好像苦惱的球丟回給先生了。就當我已經做好離婚的心理準備時,先生卻有點反覆了。昨天說要離婚的人,今天改口說先把資料放一邊,明天又威脅我說要提離婚訴訟……有一天晚上,先生打了電話給我:

「別人說什麼,都沒有關係。我們自己先好好想想,暫時分開生活吧!」

於是,我的婚姻假期就這樣開始了。

結婚4年後,我第一次跟同社區的媽媽們一起喝酒。我曾每2週一次,在社區圖書館跟7位媽媽一起上父母教育課程。這兩位媽媽是和我同組的成員,比其他學員更親近些。那天想喝一杯的時候,我唯一的酒友──我的先生,已經不適合了,一個人喝的話又感覺很淒涼。於是,我發了簡訊給她們:

「今天好想喝一杯,會太突然嗎?」
就像正在等我的簡訊似地,他們回了簡訊給我:
「今天真的好想喝一杯。」
「怎麼我也正好這樣想。」
這些媽媽們也真是的。

如此臨時的「邀約」,居然一眨眼的時間,就聚在一起了。其中一位居然還為此取消了隔天的醫院預約。我跟這2位媽媽不同的是,她們可以把小孩交給先生照顧,而我不得不帶著兒子一起來。為了配合我,我們約在有兒童遊戲室的烤肉店。

如果我跟先生還是「正常」關係的話,那今天的聚會是不可能發生的。「我今天想跟朋友們一起吃飯,可以嗎?」過去因為討厭看先生的臉色,我連問也不想問。所以運動中心的聚餐、朋友的聚會等,我從沒參加過。基本上,媽媽們的聚會時間會較晚才開始。先生們要參加聚會,隨時都可以去,但太太們如果要去朋友聚會,得先把孩子的晚餐做好、幫孩子洗完澡,還要等孩子睡著後,才可以出門。因此,媽媽朋友們的聚餐大約是晚上9點。對,就是晚上9點,但就連這個時間,我先生也無法接受。

「什麼?在那個時間見面?那妳幾點才能回家?孩子呢?我明天要上班耶!」

先生在說這些話的同時,我心裡想著:孩子已經睡了,我又不是不回家,你自己不能上班嗎?相反地,先生可以晚上9點出門。有一次甚至跟我喝酒喝到一半,突然說要出門。「真的很抱歉,公司的大哥叫我過去,好像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公司的同事又如何?對我來說,「同社區的媽媽們」就跟同事一樣,我也得要融入她們。但當我也說某某媽媽有話想跟我說時,先生卻認為那只是媽媽之間的閒聊而已。如果我不管先生的看法,這次參加了媽媽們的聚會,下一次先生勢必又會說:

「上次不是才剛約,怎麼又要見面了?」

看到正對我招手的朋友們,我趕緊走過去。我們點了烤豬排肉3人份,還有燒酒跟啤酒。有一邊酒窩特別明顯的朋友Y,將燒酒和啤酒調得非常好喝。豬肉都吃完了,酒也喝超過3瓶以上,加點的豬皮也烤得通紅。17歲之後,我才第一次吃到烤豬皮。我夾起豬皮正沾著醬料時,坐在我斜對面的朋友H對我使了眼色:「那個。」她指了指咖哩粉。這正是我不喜歡的香料,不合我的口味。我想起還是新進職員的我,第一次跟分店長吃飯,吃到摻有咖哩的湯麵時,還差點吐出來。但了不想讓推薦的朋友失望,我稍微沾了一點咖哩粉,小心翼翼地嚐了味道。喔,還不錯耶!就在我又多沾一些的時候。

「妳知道嗎?」Y突然這樣問了。
「什麼?」
「是炫看起來閃閃發亮耶!」

閃閃發亮!我稍微想了一下這句話的意思,烤肉的熱氣和酒氣讓我的雙眼朦朦朧朧。

「妳說閃閃發亮是什麼意思?」

「那個喔,嗯……就是閃閃發亮啊!我這樣說好像很假,」這位姐姐是記者出身。「但第一次見面時、聽老師上課時、今天說出自己辛苦的事時,妳的眼神全部都閃閃發亮。妳知道是什麼意思嗎?」

「沒有化妝,就這樣隨便出門也閃閃發亮嗎?」

是啊!就這樣也非常閃閃發亮喔!今天聽妳講那些痛苦的事情時,看著妳的眼睛,我心想擁有那種眼神的人一定很堅強。感覺不論最後結果是什麼,妳都不會動搖。」

Y不過一週2個小時,見了我4次而已。在社區圖書館課程中恰好被分配到同一組,這樣的她,本應該不瞭解我的她,卻說出了她對我的瞭解。

「妳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吧?」Y又問了一次。
「大概懂。」我趕緊回答。

隔天早上,我躺在被窩內反覆回憶著昨天的對話。最近這些日子裡,隱隱約約的不安和茫然中,這句話對我產生了某種力量。我全身好像突然閃閃發亮起來,雙腳使力一蹬,爬了起來。即使超過凌晨一點回家,也不再需要辯解、道歉或撒嬌,今天早晨我感到心情很平靜。

不再做表面功夫

在休婚前,我們夫妻無止盡的爭吵,從決定暫時分開住那天起,就進入了緩和狀態。我們一起吃飯,一起喝酒,週日的時候還會一起去郊外。不再浪費那些不必要的感情之後,我們甚至可以看著對方的臉開懷大笑。但只要提起「那天」的事情,彼此又瞬間變得情緒化起來,開始用語言刺傷對方的心。因為那是讓我們關係走到現在這個地步的決定性事件。我們至今依舊堅持自己的想法是對的,絲毫無法體諒對方。

不過就在10分鐘之前,先生還在我面前烤著肉,又因為提起了一些事,突然就生氣了。先生氣憤的離開,留下我一個人獨自喝著酒。那時候正好是晚餐時間,越來越多家庭進來餐廳用餐。獨自一人處在這些和樂的家庭中,我又點了一份豬皮打算繼續吃。我邊喝酒邊想:「這應該就是我跟先生分開之後的樣子吧!」就在我聳了聳肩且深深嘆了口氣後,先生又出現在我眼前了。

先生說是為了讓彼此有冷靜的時間,才短暫離開。再次看到先生回來時,我有點驚慌,但內心一下子就釋懷了,甚至還有點高興。我們不再談「那件事情」,轉移了話題,在彼此的心情都很愉快時才回家。乍看之下,我們的關係好像很好,但這些都只是表面。因為我們不去碰觸樹根,而是輕輕撫摸樹葉而已。

終究是到了我必須搬走的那天,我正在打包行李的時候,先生打了電話過來,問我搬家費用和週末兒子住處的問題。坐上搬家公司的車後,到新住處的途中我跟卡車司機整整聊了一個小時。司機問我結婚幾年後,說了句讓我意想不到的話:
「結婚都5年了,還好像是新婚夫妻喔!」

什麼?現在我可是帶著行李要離開家的人,這是什麼話呢?看著我直搖手後,司機接著說:「剛剛講電話的氣氛很甜蜜啊!」

類似的情況又發生了一次。那是搬家的隔天,住在大田的作家招待了我。那位作家是我在曾參加過的讀書會認識的。她聽說我很會喝酒,也想跟我聊一聊,於是主動跟我聯絡。我直接對作家說:「其實……我好像會跟先生離婚。」說完突然覺得自己可以在沒見過幾次面的人面前,如此自然的說出這些話,實在很帥氣!

我們喝得很愉快,正想多去買幾瓶酒的時候,突然接到先生的電話。只是一通問新住處是否會冷?週末兒子可以過去嗎?的問候電話而已。最後,我們互道了「晚安」才掛了電話。掛完電話後,作家睜大眼睛問:「這是要談離婚的夫妻會有的通話嗎?會不會太甜蜜了?」

我告訴作家,我猜是因為我跟先生維持著不帶入感情的距離,所以才能如此互動。那位作家依舊非常好奇,不斷地問我問題,為了滿足她的好奇心,我也毫無保留的據實回答。最後我跟她說,我跟先生彼此愛著對方,只是性格不合才暫時分開住。沒想到這些話反而讓她陷入悲傷。(我再也不想去辯解「其實不是那樣」。因為嘗試了好幾次後,至今才了解,人們是不好說服的。)

不論是卡車司機,還是作家姐姐都只看到表面。我跟先生其實處於相當防禦的狀態。那些沒解決的情緒層層堆積,我們都努力不去碰觸。只是單純地說些日常生活的事,「孩子流鼻涕了,沒事吧?」類似這種不會讓人情緒激動的話,來保持理性。我們特意不說那些會令人不舒服的話,特別是像我們這種分開住的夫妻,如果兩人之間連輕聲細語都沒有的話,那忍受目前這些現況的意義和目標也就消失了。

換句話說,正是這份危機感讓我們關係變好,不,是看起來關係很好。

休婚,也就是婚姻的休假,彼此的角色暫時中斷的意思。每個家庭都有不同或獨特的角色分擔或存在,一般來說先生身為一家之主負責經濟來源,妻子則負責家務和育兒。我擺脫了結婚這個架構下的義務,再次回到結婚前的狀態。在婚姻狀態中無法逃避的婆家和娘家的關係也暫時停止,現在的我感覺興奮且自由自在。但面對錯綜複雜的人際關係、情感,心裡都需要特意去中斷,讓我依然感到困惑。

那天為了整理剩餘的行李,我暫時回到「原本的家」。整理行李後,我又去了政府單位,幫因腰間椎盤突出而無法工作的公公詢問醫療費用的補助。再過幾天,公婆就會搬入「我們的家」,到時候我就無法按下那個家的密碼直接進門,而公婆和媳婦的關係也暫時中斷了。「幾月幾號開始休婚」我們並沒有明確的日期,但媳婦搬走而公婆搬進去的那天,是我自己心裡的期限。因此,在媳婦有效期內,該做的事還是要去做。我拿著資料走出政府單位時,給先生打了電話,感覺就像是在執行最後的任務似的。

我和先生、孩子住的家,家裡的客廳也兼書房。客廳其中一面牆全是書架,架上擺滿了我這10多年來所買的書。從單身到結婚後,我至少搬了5、6次家。雖然每次都會丟棄一些,但至今還留有300多本書。要搬去新家的前一天晚上,我坐在書架前呆呆望著,看來是無法全帶走了,必須有所抉擇。隨時都可以閱讀卻從沒碰過的書、無法再次閱讀的書……感覺每一本都是那樣的特別。經過一段時間的挑選,書架上的書少了一半。那就是那個家最後的風景。

4天後,我接到了先生的電話,先生問我剩餘的書是否可以丟掉。我內心其實很希望可以保留下來,但同時也想起廁所外留言板上的訊息:
「為了要搬進來人,請把位子空出來。」

就這樣,因為休婚,我們不再做表面功夫了。

責任編輯:歐陽蓉
核稿編輯:呂宇真

書籍簡介

休婚:婚姻卡住了,我們決定讓關係休假,竟喚回重新幸福的可能……
나는 지금 휴혼 중입니다

作者: 朴是炫
譯者: 劉小妮
出版社:采實文化
出版日期:2019/03/28
語言:繁體中文

朴是炫

  演說和寫作的人。
  今生的八字看來應該是無法過上安穩平順的日子。
  家庭、工作、家人,所有生活都飄蕩不定。
  雖然已經在漂泊了,但是依然期待更徹底的流浪。
  目前通過休婚來培養自己的自生能力。
  著有《跟隨生命河流舞動》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