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罵我下賤,叫我滾出去...」面對情緒勒索的傷害,心理師教你保護自己

然後,心受傷了,關係也受傷了,自己不停忍受著,耗損著自己對這個人的愛,直到愛消逝的那天。甚至轉變成恨。

我在《情緒勒索》、《關係黑洞》乃至於《他們都說妳「應該」》(編按:三本書皆為本文作者著作),都不停強調:能夠看到自己的傷痛,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只有看到自己的傷痛,並且理解、接納它,我們才會有更多勇氣保護自己與關係;而我們,也才能試著理解別人的傷痛,才不會總是把別人說出傷痛的這件事,當成是對自己的打臉或傷害。

我們才不會在,對方試著想要說出自己的感覺、想要讓我們理解時,說出:「這點小事你都要覺得難過,想當年我們都…….你也抗壓性太低/太玻璃心了!」拒絕理解對方、說出更加傷害關係的話;然後,卻期待對方要理解自己。這不是期待太高了嗎?

就像,每一次,當我試著去寫這個互動發生的事情,以及可能出現的傷痛時,都有站在對立方的人,跑出來對我說:「為什麼不寫小孩要好好體諒父母的心情?你根本在製造對立,把父母寫得很壞!」

不論是在《情緒勒索》,探討各種重要關係令人有壓力的互動模式;或是在《他們都說妳「應該」》,深入探討與分析母子、母女、父女、夫妻還有婆媳關係;談到這些關係、甚至整個社會的傷痛時,我一直強調:

我想做的,並非是把一方當成加害者,另一方是受害者。而是,就算有愛,我們仍然可能會帶著過往被錯誤對待的傷痛,而繼續用同樣的方式,傷害我們所愛的人。如果,我們不能正視自己的傷害,覺得被這樣對待是「應該的」,那我們就更容易用同樣的方式,去壓迫、傷害其他人,而覺得對方應該概括承受

「因為我也是這樣過來的。」
「我這麼辛苦,我都沒說什麼,你憑什麼說你很辛苦、很受傷?」
「而又憑什麼,你可以說出自己的傷痛?那我的呢?我的呢?」

如果我們沒有意識到這點、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傷痛,並且學會安慰、溫柔的對待自己,我們就很容易在關係中,用別人對待我們的殘忍方式,去對待其他人。

然後,那些愛,轉成了恨,而我們卻覺得無辜,失望。最後,我們再度,深深受傷。

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那才能讓你產生勇氣,去保護你自己,因為你做的事情,不只是為了你自己,也是為了這段關係;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那才能讓你試著理解他人的受傷,而不把別人說出的這些傷痛,當成對你的「打臉」:沒有人覺得你比較不痛,但他只是說出自己的痛。而你自己的痛,你也得自己看到才行。

註:當我們已經習慣沒有感覺時,痛也會習慣壓抑下去。敬請好好練習《他們都說妳「應該」》的最後一章,你會慢慢找回-或許已經失去許久的你自己。

本文獲周慕姿心理師授權轉載,原文:【練習看到自己的傷痛】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專欄簡介_線上療心室

聊聊那些人和故事,療癒你我的心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