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上大號拉在我手背上,我再也受不了了...」照顧者,小心不要讓自己成為下一個病人

不消耗自我的照護與送行

在身體還健康時就要討論對彼此最好的臨終準備事項!

雖然一律統稱為照護,方式卻有百百種。要是無法經口進食,是要用胃造口還是鼻胃管呢? 是想接受居家照顧到人生最後一刻? 還是想在最先進的醫療設備一應俱全的機構接受照顧呢? 要是必須動刀的外科手術,手術的年齡上限是到幾歲?等等問題都需要考慮。

附帶一提,父母本身也可以先告訴子女,假使自己有天得要人照顧時,希望兒女怎麼做。也由於我本身把照顧母親的負擔盡往自己身上攬,因而導致憂鬱症找上門,所以絕對不希望麻煩到自己女兒。

我對女兒們說:「我人要是失智了,就直接把我送照護機構吧。」儘管被兩個女兒吐槽說:「妳要是失智了,不是反倒會氣我們幹嘛送妳進照護機構?」但我是真心不想帶給家人負擔。當我說:「就算醫生下禁止令,我想吃什麼還是照樣不會忌口,想喝兩杯也會照喝不誤,止痛藥打個夠就好!」結果被兩個女兒狠狠取笑了。

肉體就交由別人照顧,也不想做不必要的延命治療。我希望自己能不違反自然,走到人生最後一刻都活得像自己。但願兩個女兒能把我的想法好好當成一回事……。

不要求自己作到「百分百的照護」
「長照殺人」雖然是絕對做不得的事,還是不時會聽到這類新聞。之所以照顧到最後會親手殺害最愛的父母,也是因為在毫無避風港的每日生活中被逼到臨界點,從而導致心靈生病的緣故吧。

在被逼到那樣無路可走前,有需要在漆黑的隧道內打個通風口,讓亮光和新鮮空氣進入。話是這麼說,我當時自己身處照顧母親的漩渦時,也是遲遲無法身體力行,如今我重新回顧當時的狀況,找到一些花點心思便能緩解鬱悶心情的提示,希望能給大家當個參考。

首先比什麼都來得重要的就是,「絕不要求自己作到百分百的照護」。因為絕不可能有人能作到滿意度百分百的照護。就算你再怎麼貼近受照顧者的心情拚命努力,還是不可能完全懂得受照顧者真正的心情。

忙著家事與雜務來不及做飯時向對方說:「對不起,你應該餓了吧。」對方就算回應你:「沒有,我還不餓。」實際上說不定餓得要死。就算再怎麼追求完美,受照顧者真正的心情還是只有本人會懂。要是想太多,覺得自己還能做,不做不行的把自己逼太緊,整個人就會越來越疲累的直奔照顧者憂鬱症之路。

為了不讓自己走上這條路,就先從「作不到百分百的照護是理所當然」開始吧。要是以百分百為目標,神經緊繃的照顧病人,其實受照顧者也會覺得有壓力。

在這樣的狀態下,照顧者和受照顧者雙方都不會感到幸福。拚了命照顧病人的心意是很重要沒錯,但父母會比兒女先離開人世也是理所當然。何不放鬆心情想一想,不管是誰,哪一天總會遇到這一關。讓照顧變得過度辛苦,根本是本末倒置。

如果要求自己作到百分百,將目標門檻訂太高,會把自己壓垮。請目前正在照顧病人的各位,以及日後要照顧病人的讀者,以此為準則展開照護生活吧。

為了要笑著道別
說到照顧親人究竟是為了什麼? 是為了要和長年養育自己長大的雙親笑著道別。因此不要過度緊繃,也別太過深陷其中。有一次我來不及協助母親上大號,便便沒多久就拉在我的手背上,當時心想「我再也受不了了」的我忍不住哭了。

然而會排泄就證明了人還活著。要是生命走到了盡頭,連排泄都做不到。我的手背沾到排泄物也是母親活在這世上的證明。要是像這樣換個方式思考,心情會輕鬆許多。要懂得轉念,幸與不幸就在你心的一念之間。

長照體驗的確是極盡辛苦之能事,但我想要是沒有那12個年頭,也不會有現在的我。歲數邁入五旬後的那十年都是在長照中度過,應該就是為了要讓先前的人生上半場歸零吧。

我從與母親共度的人生上半場,進入送走母親的人生下半場。在被長照追著跑的那12個年頭,我感到名為「自我」的土壤早已乾涸,其實那12年的體驗都化作了養分,讓本以為枯竭殆盡的土壤,如今突然冒出新芽。

那是日後會成長茁壯的希望之花嫩芽。我這幾個月在精神上好不容易多了一絲閒情,心頭也浮現好幾件自己未來想做的事。這是我在身處長照漩渦時無法想像的事,不過如今的我,已經開始看見人生未來的希望。

我的例子是拚過頭了,但不管怎樣拚死拚活照顧父母,還是得黑髮人送白髮人。父母應該也不願見到自己的寶貝孩子,還有重要的家人咬緊牙關照顧自己的模樣。

只要是人,誰不是哭天喊地的來到這世界。但到了人生的終點,就面帶笑容的送父母最後一程吧。

「謝謝你,就此永別了。」

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不要硬撐。能在自己周遭的人還有照護機構協助下,用笑容送行的照護,對接受照顧的一方來說,或許才是最感心安的方式吧。

書籍介紹

不勉強自己才是最好的長照:走出照護者憂鬱的13年時光,學會與親人笑著道別
作者:安藤和津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19/12/25

作者簡介
安藤和津

評論家.作家
1948年生於東京。從學習院初等科直昇高等科,曾就讀上智大學,之後赴英國留學兩年。任CNN主要播報員。1979年和演而優則導的奧田瑛二先生共結連理。長女是電影導演安藤桃子,次女為女演員安藤櫻。除了在〈情報Live秀 宮根屋〉等電視節目擔任評論員外,還出版以個人長照經驗為主題的《包尿布的媽媽 母女情與奮戰的每一天》(暫譯)等多本著作。現在發表以長照和教育為主題的專題演講,活躍於多個領域。

責任編輯:陳宛欣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