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優生沒考上第一志願後,再也沒有熱的晚餐、爸爸罵他在家等死...多數人不知道的「升學真相」:差點活不過今年夏天

我一句話也不回答、老師們也對我這種失敗者失了興趣,就這樣尷尬到放學。我把落榜榜單撒滿無人的教室,再去學校的班級櫃中一個班一個班的塞我的落榜傳單。撒完後手上的傳單還有一大疊,我走進巷子,把傳單塞進每一戶人家的信箱裡。我一邊塞一邊狂哭,甚至有發完傳單就去自殺的想法。

我的最後一站是補習班。會考後其實已經不用去補習了,但我爸說要幫我這個白癡跟榮譽榜合照,讓我知道自己多可恥。那時候還沒上課,是晚餐時間、所以人來人往,當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試圖把落榜榜單貼上補習班的榮譽榜時,我被3個看起來很兇的國二班女生圍住,他們問我幹嘛這樣,我老實說我沒考上健中,我爸要我來這邊貼榜單的事。說著又忍不住開始拔頭髮。

其中2個女生聽完後跟著哭了,然後看到她哭、其他的國中生也圍過來安慰我,還有一個國一的、沒變聲的小胖子,幫我在前額沒頭髮的地方「呼呼」。慢慢的越來越多人把我圍住,一張張不熟悉的臉孔一直安慰我,但我反而哭得更慘。助教以為我們要打架還來罵我們,沒想到他們也加入了安慰的行列。直到上課前10分鐘,女助教才趕著大家進教室上課,男助教則買了麥當勞,要我把麥當勞吃完後幫他破關,坐在這邊等我爸。

我就一直坐在補習班的沙發上幫男助教破關。我真的沒想過,被我媽說玩了就會瞎的手遊其實這麼好玩。

我爸果然在10點半一臉殺氣的來找我,嬌小的女助教和我爸吵到快要打起來,外表憨厚的男助教也一直說我爸這樣犯法。我知道我很不孝,但看著這群不熟的人一起對抗我爸,我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人情。男助教說他會追蹤我們家,看是我爸先打我,還是他叫警察抓我爸,然後「砰」一聲的把傳單丟到垃圾桶。

健中落榜的一連串災難,就這樣砰的一聲,結束了。

「為什麼能用榮譽榜預言幸福呢?」

幾個月後、我成為高中生,爸媽也慢慢的會和我說話。我回到補習班跟助教們道謝,才發現補習班門口再也沒有榮譽榜。

我詫異的問助教,才發現那晚過後、補習班有一堆小孩一起要求主任別再貼榜單了,好像是某個真的考上健中的同學知情後發起的,因為他們以為我最在乎的是榮譽榜上沒我的名字。我覺得好好笑,卻無法克制的流下了眼淚。

助教告訴我,真正打動主任的是那個健中生說的話:「我自己是健中生都不能保證我一定會很幸福了,為什麼你們可以用榮譽榜預言我們會過得很幸福呢?」

說真的,現在校排前10的我、也回答不出他的問題。只不過,看著榮譽榜上最高的地方,想起那天一點都不幸福的落榜災難,我就會覺得非常、非常的幸福。

本文獲原文作者「大坦誠」授權轉載,原文連結在此

作者簡介
大坦誠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學系畢業。
目前在補教業擔任作文老師。很能吃苦四個字做到前三個。
ig搜尋:bigtan_bitch
https://www.instagram.com/bigtan_bitch/
合作/邀稿信箱:bigtanbibi@gmail.com
臉書搜尋:Bigtan_bitch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